peaceeee

香港、大陆公民文化,我们还能走多远

偶然了解到这个网站,并且浏览了两岸三地有识之士的一些文章,心里也有一些感触。深知每个人都是有主观偏见且为环境所限的,所谓感同身受、中立客观很多时候也只是罗生门。但我认为只有愿意去沟通和交流,愿意去倾听对方的声音,才会有真正的理解,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作为一名大陆土生土长,经受欧风美雨的留学生,不敢说有什么见解,更不奢求能得到认同,但愿意拿出一些看法,在这个难得的相对理性和观点全面的平台上与大家一起讨论分享。

一、关于香港问题

(一)关于媒体、观点、真相

对于香港问题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已经有多方解读,虽然单独拎出任一篇都不尽全面,甚至在客观讲述上有失偏颇,但通过整合和了解各方观点,大概能一窥事件本质和后期的乱象根源。我认同是,最开始以及最根本香港人是在争取现代公民权利和号召市民精神,最后要求有自决权。最初的反修例游行,我觉得这个初心是在的,很多大陆人甚至也在心底支持反修例。到了中后期,事情似乎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自然,你可以说这是此类事件发展的necessity;亦可以说是外势介入,图谋不轨;也可以说是社会民怨积压,青年背锅......你可以以任何角度去解读,并且都拿得出证据。从资料内容看,网上照片、录音、截图、视频不少,但人为加工后的“事实”其实已经算不上客观,更遑论真相。取不同面,说不同话罢了。

从信息获取方式看,我们了解资讯大部分时来源于网络,拥用特定算法的fb,youtube给你推的内容也是按照你的倾向和喜好来推荐的,观者每日所见所闻都很局限,难免变得越来越biased;即使是从现场得到,你又如何保证你真的从头到尾以客观中立的角度去了解了事实呢? 从信息产生者看,媒体也是有政治取向的,他们报道的事实能否称得上纯粹的事实仍然存疑;有些公众号、博主、uploaders不仅事实讲述有失公允,观点片面,还喜欢用一些煽动性技巧和鼓动性言论,误导公众。我要说这些,只是想告诉部分朋友,所接触的环境固然塑造了你们自己的立场,但对于“事实”,“真相”等词不要过于迷信,没有绝对的真理,没有绝对的正确,没有绝对的正义,没有“上帝之眼“,真相往往是罗生门,你只能让自己尽量不偏激。其次,即便你有反对对方的充分理由和出发点,亦不应该认为暴力、毁灭、妨碍他人正常生活的手段是正义的,我会在下一节论述这一点。

(二)关于暴力、政警体制

暴力不是不可以合法化,历史上也有暴力革命的传统。但是在今天的香港,难道暴力是合情合法合理的?我不认同。相信大家都看到过一些黑衣青年围攻少数不同意见的人,并且各种侮辱和挑衅的视频(不代表全部黑衣,但至少存在一些)。人多的时候便用重型武器进行攻击,人数不多便只敢语言挑衅。从他们的言语和行为,以及自以为是的血性,我看不到年青人的朝气,反而是极为可怕的反社会反人道的戾气。梁先生在《香港之夏:误读与真相》中论述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警察有错在先,所以示威者要反击,甚至无奈之下变本加厉去主动进攻,因为他们承受的制裁压力更大,认为这是勇敢的抗争行为以此美化示威者的暴力。(原文:回到那些「譴責任何暴力」的說法,我們得理解香港現在不止有示威者的武力,還有白衣人的暴力,以及警察的濫暴。在這三種暴力當中,白衣人和警察都是無差別對付平民,反而示威者的卻是有針對性地只限於對付當權者;在這三種暴力當中,白衣人和警察都不用為其暴力負責,反而示威者卻要面對數以年計的牢獄生涯作為代價。這如此不平等的前提下,「譴責任何暴力」的說法忽視了示威者的武力正正是由白衣人和警察的暴力而起。而停止這個惡性循環,白衣人要先被繩之於法,警察的濫暴要被制裁。任何負責任的媒體,都應把注意力放在白衣人和警察的暴力,多於示威者的武力。相反,我發現那些持「譴責任何暴力」論調的人,最後只會針對示威者的武力,對白衣人和警察的問題卻完全不談。如斯地「譴責任何暴力」,一句到尾,就是偽善。)

首先我并不赞同警方或者反对示威者的人就有绝对权力使用暴力,但是上述的逻辑“因为警察怎么打都不会负责,但示威者打警察就要背负很大压力所以我们应该主动把这些能让我们承担责任的人打倒,(这样我们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了)”实在不敢苟同。难道上街头使用暴力的人因为打死了所有警察和政府官员,就可以天经地义地get away with violence了?这合理合法吗? 占中时警察也有被判重刑的例子,只要违法就应该承担法律后果。公民有权申诉,也有义务承担非因申诉而因其他方式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的责任。文中指公民以激烈的暴力逼迫政府将警察制裁,停止恶性循环的逻辑我实在看不太懂。难道这样不是会激发政府更强力的压制和出现更多的暴力吗? 其次,文章质疑暴力明明因白衣人和警察而起,为何“谴责任何暴力的人”主要针对示威者。我理解梁生的心情,如果我是街上的青年,我也会因为大家单反的指责而感到愤怒。造成这种单方面指责的原因,一方面,示威者早在白衣人之前就曾被谴责暴力行为,暴力因白衣和警察而起不太有说服力(例如7.14沙田一警察被人围殴)。另一方面,警察是执法机关,他们的行为是在维护社会稳定、除暴安良的框架下进行的,职务性质和相对克制的行动容易得到更多人的谅解。最根本在于不少人觉得示威者不主动对抗自然就不会有警方和他方的反制了,这是站在社会管理者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辜角度来看的。如果站在被压迫方或者是支持示威者方,我亦理解面对一条日益艰巨到难以收拾的绝路,惟有悲壮地前行,不能回头,不然一切牺牲都毫无意义。也因此,在这个时候去要求他们平和地,有道德地进行示威太过于道德高地。但我真正感到悲恸和不禁后背发凉的,是看到作者介绍是港中文的老师(当年笔者曾差点去港中文就读硕士,因其他原因放弃了)。伪善与否,很想请教这位老师你可曾见到过因冲突受伤的孩子?你是否为他们亲自上过街头去“奉献力量”,去进行暴力?你是否将心比心地想过像警察一样被人曝光家人信息,活在威慑的恐惧下你会怎么办? 当前在前线的大部分都是年青人,他们有着这个年龄的许多特性,你也许亦心疼那些孩子(大部分华人是真的很心疼),你可以教育学生理性,教育学生不屈服于权威,但你试图合理化这种暴力自毁的行为却会让人误解,让那些血气方刚孩子觉得他们是英雄,后面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谁也难以预料。如果是为了特定的诉求,但做出了不必要的行为或者牺牲,我想这对未来的市民精神,对香港的自由可能会是适得其反的打击。值得警醒的是,当前的示威行动恐怕不是因为公民意识觉醒才发生,我从中看到不少电影《浪潮》、文革历史,64的影子,一种集体主义和英雄主义下对某一行为热情上头的忠诚和献身最后演变为与初衷相悖的结果,希望香港同胞能够理性再理性,保护自己!

(三)关于大陆的公民文化

大部分人说示威者是反对政警,反对体制,我没有长居香港没资格评判。但是我也许可以让大家了解一下大陆的政治环境。我曾经觉得如果一个体制真的腐朽不堪,公权力机关真的如此不义,为何大家不想办法移民? 反而要留在原地妨碍渴望安居,不愿卷入事端的其他人? 我后面反思了一下,这个可能就是我生长地所灌输的价值观所造成的态度偏差。之前有文章提到大陆和香港青年的价值观不同,被有些看客解读为“大陆人朝钱看,民主和自由没那么重要”。在我看来,那篇文章应该是想表达“大陆青年成长起来的环境与中国这几十年在备受挤压的国际环境下强大的奋斗史是很相似的,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努力使自身强大,对于大环境要顺应规则利用规则才能成功,落后就要挨打还得不到别人的帮助。另一方面,人民确实是在国家强大的基础上获得更多机会的,没有理由不想要国家好、和谐、发展。”在这种集体主义的精神感召下,很多人都会以国家集体利益为优先,个人面临冲突都是采取息事宁人、回避、随大流的态度。同时因为政府层级多,很多意见和矛盾都会被基层政府故意”消化“在本地,息事宁人,能被公众知道并且声援的机会很小,所以也很难激起大水花。所以这是大陆人面对大规模反对政府行动的不解,因为在大陆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你可以利用舆论去施压政府解决某一件社会事务,但你不能号召别人跟你一起搞社会运动,因为那是制造混乱,“不想要社会好“。

可以指责大陆的制度有不完美,不自由,但是面对一个多民族、社会环境复杂、人口众多的社会,安全稳定是放在最基本的地位的。我相信这一点香港年轻同胞可能感受会差别很大,因为较为西化的教育方式和成长环境会更注重个人主义、公民权利,安全稳定是政府的义务而不是公民义务,公民有权利去反对不喜欢的东西且不受惩罚。 而集体主义价值观下,你应该对所做的事负责,如果你的行为影响到别人的正常生活,那是非常没有道德的。此外,有时候港人确实被强加意见,或者说一些示威者把他们的诉求强加到其他民众身上,然后对别人的正常生活进行干涉,认为“你不听我的”就是否定民主否定自由,这一部分人恰恰是站到了民主和自由的反面。我很理解示威人士从内心里不相信规则的公平正义,但是这些行为又真的能让政府感受到你们是理性的不信任而不是单纯为反对而反对?也就是,我担心提要求的正当性会不会随着这些暴力行动而消除殆尽。妖魔化非示威者和警察,从另一个角度也体现了多数人的暴政在现代民主下发生的可能性,人各有观点,大家只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罢了。事情说到这个地步,我的立场应该很清楚了。我不反对民众表达对政府的反对意见、进行监督,如果大部分理性人都是在追求同一个价值,且这个价值不是无脑反对某种社会制度,也不是在否定为你们创造了现今生活条件的前辈先人(diss某些独和使用”支“等字眼的无脑人),那么抱着对社会的责任感和向好的希冀去表达观点,政府也能受制于民意进行改变,那是我十分向往的理想制度。社会需要克制、理性的异见者。

大部分港人吐槽政府吐槽执法机关,但没有吐槽香港的司法,看来对司法是有“信任”的,如果司法真的值得信任的话,又怎么会担心牢狱被判不公的说法呢?其实就曾经被捕被诉的反对派学生领袖前途来看,很多人获得英美的教育机会,一走了之,剩下的其他学生前途如何却没有人关心。如果真的要讲公平,要讲正义,要讲未来,示威者群体不仅要思考”我不站出来,将来不公平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时该怎么办”,还要思考“如果结局注定是不公平的,我要如何最大化保护自己的利益,规划自己的未来”。

(四)后话

每一个社会都有其问题和弊端,因为政治说到底是人治,那么人性弱点作为变量就要考量进去。若有不受限于政党利益且理性智慧的社会精英担当管理者角色,任何社会都可以向好的地方发展。在欧洲一些国家,居民只需要在门口张贴反对标识,就可以表达对政府道路工程的抗议,这些高度默契的社会运作模式是值得期待的。衷心希望两岸三地的中华儿女,不要互相攻击分裂,相互理解和促进。西方国家不想要中华强大和团结,恨不得我们每天吵架互殴的阴谋太可恶了,我们是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发展自己认同的制度的。sorry我原本希望更理性论述但时间不够,peace~

香港之夏:誤讀與真相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