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8 articlesIn total 458754 words

每个行业都有一个wordle

inking

Wordle 之后,有各种类似wordle的产品迅速出现。一种是将wordle扩展到其他语言上,各种汉语版,日文版,法文版,西班牙文版等等; 一种是将其扩展到其他领域: 文学领域: Peotik: https://peotik.com/ 数学领域: nerdlegame: ht...

Wordle被NYT收购之际,来列一下汉化版wordle

inking

wordle被NYT收啦, 来列一些汉化版

Where to post your side project?

inking

Just jot down some websites to post your side project.

寻风记 目录

inking

目录 01 留客 02 论义 03 讲武 04 悟道 05 牧狼 06 夺位 07 遗恨 08 助拳 09 分兵 10 贺寿 11 传书 12 出洞 13 扶柩 14 争令 15 亲政 16 访友 17 跪寺 18 平乱 19 夺经 20 归书 21 脱困 22 迁乔 23 驭...

寻风记 42 会盟

inking

当唐赫等人离开宰府南下后,整个武林都在谈论着重新推举盟主之事,甚至互相传书议论,终于定下九月九日在江南会盟。恰巧燕棣北归,只是将恩公祠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北地,将燕府转手给了唐赫,又被唐赫献出,正好做了武林会盟之地。一时间,江湖客栈、武林酒肆里都是快活的气氛,个个呼朋引伴,相约同去。

寻风记 41 接班

inking

唐赫、罗珂、罗亦、燕真又加上丁景、霍牧,六人继续向东,自然是顺江出蜀,船行至乐山,唐赫正给人讲着凌云寺大弥勒石像。罗亦看着茂林修竹的山中,一佛席地而坐,睥睨众生。就有几只船从两路围了过来,霍牧首先发现了危险,叫着丁景也在船艄上防备,共有八只船靠近,船上人见到丁景,突然一起躬身行礼,道:“见过丁公子。

寻风记 40 布道

inking

伊舟被那八名道士所激,心思如果不是让这道长胜了自己的灵意指,只怕还得有一战,双指去夹来剑,没想到就觉双指突然如火燎一般,一只手就有些麻木, 正是中毒之象,生怕那毒药滲不透,那剑脊上还专门磨出来了细细的倒刺。伊舟心中骂道:“哎,好不卑鄙。” 忙跃了开去,那毒性上行得好快,正自用真气...

寻风记 39 解纷

inking

伊舟、叶瓷、燕真三人葬下红蕾姑娘,到了杭州城,燕真就留在城外,伊舟和叶瓷直接去见丁景,就觉杭州城不像之前那般热闹了,众人纷纷传说着燕府的战事: 丁景已经占了仙景楼,居高临下,能看见好多燕府里的虚实。伊舟心思:“这燕府可不像端木府或五德堡,如同军事要塞,这燕府只是个普通的江南园林,恐怕不用霍牧援兵到来,就能攻下了。

寻风记 38 逼婚

inking

霍牧下了云竹崖,本计划从商洛到南阳、信阳,再到江南与丁景汇合,刚下山就得到消息:丁景已到了庐州,商鸣湖、姜鸣山准备去夺百花谷。霍牧道:“他们趁百花谷空虚来攻,只怕丁景也来不及回援了。这商鸣湖就是抢了修山九碑帖的人,我倒是要去会会他,看他九碑帖练到什么境界了。

寻风记 37 立派

inking

少林寺传位大典完毕,绿萼等人从少室山下来,回到百花谷后,就向青枝抱怨谷主如何宽待点苍山门人并放弃了父母之仇,更别说百花谷被世代欺凌之仇了。只好几位女子擅自作主,偷偷动手,至少逼死了子山和尚,也算先为谷主报了一丝父母大仇。青枝道:“公子是有远虑,当初我们被点苍山欺负,只因我们弱小,...

寻风记 36 追凶

inking

云竹洞老鹰时有受伤,霍牧要去探查,叶瓷自然又是自告奋勇要去采药医治,在伊舟陪伴下,向修山深处而去。来到一处深谷,叶瓷看着远处一丛花草繁盛,正要奔上前去,突然觉得脚下一软,踩在一处软软的物事之上,拨开草丛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 想是死去没多久,身体还未完全僵硬。

寻风记 35 传谣

inking

六人重新回去那些原来闹腾过的客栈,不厌其烦地说着:这客栈已经改邪归正,不再偷听宾客说话了,原来的东家已被我们赶跑了。那些客栈大堂中的柱子都已经换做了一根铁柱,还没碗口粗细,自然是容不下一个人藏在里面的。与此同时,风敝帚接管客栈,补偿伙计工钱,并捐赠唐大善人赈济乡民的善行也在客栈间传扬开去。

寻风记 34 开店

inking

伊舟、叶瓷、霍牧、丁景、罗家兄妹一行六人继续向东,去寻风敝帚、云姐两人,一番闹腾,江湖中已知好多客栈会暗中偷听客人谈话,就不太多说自己的隐秘之事了。大家只是议论纷纷:原来还觉得这些客栈招待得可好了,进过一家客栈,再进其他客栈,小二就知道我爱喝什么酒,爱吃什么肉,喜欢硬床还是软榻,...

寻风记 33 拆店

inking

丁景与绿萼等人分开后,一行六人,虽然年轻,却俱是当世高手,一路上,还在谈论着刚才伊舟与抱微道长一战, 罗亦也是赞赏有加,丁景道:“这臭道士真是为了一剑之辱,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辱,却一直夹缠不清,于是就一辱再辱。” 罗珂问道:“是怎么回事?” 丁景便将伊舟哥夹住道长一剑,从他剑下救出...

寻风记 32 复辟

inking

自蓝蕊宣布百花谷规矩后,最终留在百叶谷中的各门派弟子,也就一百余人,都划归蓝蕊统领。每人武功底子也算深厚。丁景门户之见淡薄,十部武学经书都放在那里,每个人都可以自取,按自己熟悉的路子去修习,也不担心武学秘笈会外传。丁景自学成才,也就认为习武大可不必有人专门教习,一味地自由放任,按...

寻风记: 31 归根

inking

丁景出谷一趟,回来时却带回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丁景将三道红编在了紫芽部下,各门派流亡弟子由蓝蕊和明山和尚一起管束, 暂不允他们入百花谷,择地又建了百叶谷,暂时安身。到底如何安置他们,丁景心中还得思量。与姐妹们相聚不几日,紫芽就带着三道红们去桃花庵安顿,众人送别出谷。

寻风记:30 赶山

inking

罗珂出雾谷,送完众女还家,心思:“真得去找哥哥了。” 又买了马匹,继续朝东而去。走到桐城地界,路遇一少年,脸上几条剑痕,但依然俊俏,腰悬长剑,跟着四名秀丽女子, 罗珂心思:“这次下山,怎么总让我遇上美少年,却都是有主了。莫非这位便是伊舟?看他从东边过来,有些疲惫,好像刚刚伤愈,也是打过架的样子。

寻风记: 29 陷谷

inking

伊舟体内九龙真气正自相冲突,五脏六腑、脉络营卫成了自己的真气激荡之所,九龙相戏之场,较与罗亦内力相拼时还要凶险、难受, 心思:“终有一刻,自己的身体被自己的真气撕成了一片一片,再爆炸开来,才得解脱了。” 又想那蠕毒掌如果练到了最高境界, 中掌之人可能也会受这般煎熬了,不曾想这武林...

寻风记 28 燃萁

inking

到了三月十五,伊舟、罗亦大战的消息已在江湖上传说了一个多月,还没开打,已经被说成是武林史上最巅峰的决战了, 众人都夸赞五德堡主计划周详,安排在月圆之日,如果战到夜间,就无需举火把,也能看得清楚。至于如此长久,两人会不会累毙,观者倒是没有想过。

寻风记 27 修堡

inking

五德堡被毁,燕门撤退几天后,从铜绿山边上的一座山上,下来一位骑马的青年,大约二十来岁,五官端正,颏下无须,一副慵懒样子,眼睛半睁不闭的, 偶尔见到感兴趣的物事,才露出乌亮的眼珠子,轮上几圈,显出神采奕奕的本来样子, 皮肤微黑,是炉火长时间照烤的结果,就如温三硝一样,只是这位青年烤...

寻风记 26 毁堡

inking

霍牧会同枯草九堆过了潼关,正赶向终南山时,还有几拨人马也拾到求援丝带,正向潼关赶来,却在酒肆客栈里听闻:终南山之围已解。群豪虽觉得蹊跷,也只聚在潼关等候,不几日,真的见到皇甫中一行人出了潼关, 虽然见他们披伤挂彩,但也不愿与四盟多做纠缠,就此散了。

寻风记 25 并帮

inking

霍牧下了修山,急急忙忙向终南山赶回,在报讯鹰的黄丝带上写下:“用鹰救急”,绑在腿上,将其放回。心思:“去哪儿能找些帮手呢?” 一路上住店打尖都是风风火火,但也努力不放过任何江湖上关于云竹崖的传言,可一直到了武昌府,也没听到一丝只言片语, 甚至连终南山也没听人提到过,却听到很多修山...

寻风记:24 临帖

inking

霍牧安排好云竹崖事务,开始探查出现在云竹崖周围的鸽群,指挥两只黑鹰轮流跟踪着信鸽,一路东行, 虽没经历云竹崖上断水少粮的绝境,但也风餐露宿,翻山越岭,经历另一番苦行。一直追踪了一个多月,到了修山山区,这地方北临扬子江,西接鄱阳湖,南有赣水,实乃百鸟绝佳栖息之处。

寻风记: 23 驭鹰

inking

霍牧别了丁景等人,一行人自乐山继续北上,跋涉千里,在川蜀、汉中等地寻踪觅迹,顺便寻找新的栖身之处,最终到了长安。从济南府回云竹小舍又到长安,一路上都是大姐负责张罗,霍骁潜心修炼内功,每日精进。邬叔叔之死,让他一夜间长大成熟许多, 突感肩上担子重了。

寻风记: 22 迁乔

inking

丁景一行回到百花谷,从茶花谷入内,却无人迎接,走了好几个屋子都是空荡荡的,曾经鸟语花香的百花谷宛如空谷, 众人心情焦急,连鸟鸣也充耳不闻了,分头查探,丁景一边疾走,一边寻思:“莫非得罪了点苍山,趁我们出谷,前来偷袭?” 一直查探到桂花谷,才听见了人语声,一群人呼啦啦涌出来,围住了...

寻风记: 21 脱困

inking

燕棣、伊舟一行休息片刻,便来到附近镇子,在街上寻找客栈。伊舟心中挂念叶瓷,突然听见“噫……”的一声,以为是谁要叫自己的名字却被捂住了嘴, 忙环视四周,却只见到或行色匆匆、或悠闲踱步的路人,还有几道大姑娘的目光找到了自己。初以为发生了幻听,但依然向后面的街角奔了过去,依稀见到一片衣...

寻风记: 20 归书

inking

霍牧与燕门一行人分别,虽然心中挂念着叶瓷、伊舟,也不得不急忙赶到一家小客栈,邬云竹的四大金刚和弟妹们都在那里等候。霍牧与四大金刚一一见礼,五姐弟抱在一起,良久分开,各述别后情状。原来,邬叔叔在云竹小舍内一直注意着中原江湖局势,半年多前接连获知,燕门与端木世家双方争端愈烈, 寻思正...

寻风记: 19 夺经

inking

燕门众人刚打退端木家和丐帮的围攻,正在休整,却见丐帮去而复返,都叫骂起来,待走得近了, 众人见丐帮领头的老者,身材瘦长,披着长衫,手持九节杆,原来丐帮还换了帮主。伊舟细瞧之下,已认出老者,却是在大理城见过的,长衫已经洗干净了,露出青布颜色和密密麻麻的补丁,脸上已没了惫懒和无所事事的神情, 倒有了一些威严。

寻风记 18 平乱

inking

燕云天终于确认了伊舟的来历,也明白了他为何对燕门一向亲近,两次救下杜鸣城,被劫杀后还能重归于好,都是看在他师父,自己恩公的面子上, 想起放任燕锋劫杀,要不是伊舟天纵奇才,差点杀了恩公之后,实在愧疚不安。而待伊舟了解到燕云天生平,观感就有些复杂,既敬佩,又不满他闹得江湖不安宁,间接...

寻风记 17 跪寺

inking

燕云天那时候还没被叫做天爷,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燕云天是谁,那时候他还被父母称作须儿,也许是因为生出胡须的时候太早了吧。那天,他已经在少林寺的山门外连续跪了第六天了,他感觉自己似乎就是用腰直接坐在一块石头上,腿脚、屁股已经麻木, 连在了一起。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