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宏孺
趙宏孺

書寫者,有機會想成為寫書者

余英時先生逝去 中國在哪裡

(edited)
若是中國的歷史與文明不能回到中國這塊土地上,那將要何去何從

余英時先生走了,他生前曾說過,我到哪裡,哪裡就是中國。如今他走了,中國將到哪裡?這讓我想到了東漢馬融與鄭玄與故事,鄭玄拜別馬融之時,「融喟然謂門人曰:『鄭生今去,吾道東矣。』」,但余先生沒有給我們答案,他一旦仙逝之時,他的「道」要往何處去。

我是在余先生離世之後,看到很多人悼念他的文章,我才知道他自幼因戰亂而生長在?間,其實他也是書香世家,他父親也是大學教授。他一生關注的議題,是「士」在中國歷史上地位。他在鄉間成長,所以他很清楚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宗親與宗族才是維繫中國社會與歷史傳承關鍵,也是士這個階層依侍之所在。但士在西方列強進入中國之後,為救亡圖存,很快就分裂成左右兩派。許多讀書人曾對共產主義抱持著期待,包括余先生自己也承認。

余先生學貫東西,他很清楚吉卜林說的:「東就是東,西就是西,二者永遠不會有融合」,現在不但不會有融合,現在還進入修昔底德陷阱的競爭態勢。寄望於台灣嗎?現在台灣在搞去中國化,再過幾年,台灣這島上的新生代都相信自己是南島民族,想做一個「海洋為主體的文明」,在這個歷史的轉折點上,余先生逝去了,他不能原諒中共的六四,但歷史上的暴政何其多,無論是東西方。如果不回到縱觀上的大歷史上,我們不是要原諒與遺忘暴政,但若是中國的歷史與文明不能回到中國這塊土地上,那將要何去何從,跟其它的三大文明一併消失嗎?

中共也只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中國歷史沒有不會消亡的朝代,余先生走後中國在那裡?我不知道,但終究會有出路的,我相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