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開記者會、爆料是要解決問題或製造更多問題?

(edited)
立委、議員等民代難免會想藉由大聲量事件來彰顯仗義執言,但受理陳情,最重要的是解決事事,而不只是博眼球、博版面。

呱吉(台北市議員邱威傑)9月21日的Podcast以秘密為題徵文,一位「菸嗓妹妹」道出從小被父親猥褻的不堪事件,16歲那年男友知道後通報警方揭發,接踵而來的是更大的挑戰,她雖被安置,但全家崩潰,篤信宗教的父親無法再工作,媽媽不願意承認恐怖的真相辱罵,親友雞飛狗跳,爸爸以外的家人全被連帶懲罰。

後來爸爸勸「菸嗓妹妹」向社工、檢察官、法官聲稱是受男友誘枴,才會編造不實謊言,為了不讓其他家人受傷,她選擇說謊聽從爸爸的建議,被班導及輔導老師誤會是為引起大人注意放羊的孩子,被要求在臉書po和樂全家福,營造與家庭和好假象。

「菸嗓妹妹」雖懊悔選擇輕鬆的路走,把秘密永遠埋藏在心中,對不起從小受猥褻委屈的自己,但5年後,她走出陰影,和家人互動正常化,也交了互動良好的男友。

呱吉念完故事說,人生沒有後悔藥,重要的是現在有沒有開心、幸福。接著,呱吉舉例當議員期間碰到類似案件,當事人本來想鬧大訴諸媒體伸張正義,就在開記者會前,呱吉和年紀尚小的當事人談到,事情在檯面上掀開伸張了正義,但隨之而來的後座力不一定能應付,尤其是網路片面的解讀及評論,若單純要追求正義,可以選擇別的路。

後來,當事人決定選擇別的路,由於當事人也向其他議員投訴,呱吉還得忙著聯絡取消公布案件。

立委、議員等民代難免會想藉由大聲量事件來彰顯仗義執言,但受理陳情,最重要的是解決事事,而不只是博眼球、博版面,若博得版面反而害當事人得接受無法承受的輿論壓力、網路批評,應該要踩剎車。

記得10多年前,一位大砲級縣議員接獲剛到職聽障公務員投訴在單位被孤立及排擠案,我及蘋果日報記者剛好得知此事,這位投訴公務員說,由於擔心別人說話聽不清楚或遺漏重要工作交代,上班時口袋都帶著錄音筆,同事反而更不敢和他說話。

「如果公司或單位裡的同事,口袋時隨時帶著錄音筆,打算錄音存證,你會怎麼想?」向大砲級議員分析,這個聽障職公務員的錄音行為正是問題所在,其他同事擔心動輒得咎當然不敢接近,媒體如果寫了這篇爆料,更會使得聽障公務員被單位貼標籤,認為是問題人物。

大砲級議員聽從我的建言,安撫聽障公務員,建議他莫動不動就說要錄音,反而是要跟同仁說明,由於是聽障,助聽器必須搭配讀唇語才能更精準了解,請他們說話或交代事情必須站到正面,才容易讀到唇語。

另一件,是一位身心障礙者剛升到國中,開學一個多星期,復康巴士交通、學校轉銜課輔導程都無法解決,媽媽每天得從家裡走路推輪椅,走半個小時到學校,這絕對是好新聞,但考量事情一鬧,恐怕沒有其他學校願意收這名學生,且教育局長答應馬上居中協調解決這名學生的交通、輔導課程之下,我放棄寫這則新聞。

新聞只有一天的壽命,記者的獨家表面上可能立即解決了問題,卻可能種下學校覺得這名身心障礙學生及家長難搞、不好溝通的負面印象,並被教育局檢討,對於未來3年的學習來說,不見得是好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