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面臨合併及人力精簡 不作為也是一種作為

皇后級大主管利用不斷地否定,製造一種「你們單位不行,這個也做不好,那個也做不好」自我否定印象。

一個半月前,皇后級大主管約談告知,人事室人力盤整後,我們單位人力過剩,我和組員同事業務重疊性太高,可能必須有一人調整到其他單位,她希望留我,但同事要安排到那一個單位令她頭痛,因同事的專業在其他單位似乎派不上用場。

那一刻,終於明白為什麼從3個多月前,皇后級大主管就開始無端地挑剔同事及我們單位的各種大小事,明明從專業角度或處理情形,乃至成果展現,均無失誤問題,卻被雞蛋裡挑骨頭的嫌惡到不行。

原來,皇后級大主管利用不斷地否定,製造一種「你們單位不行,這個也做不好,那個也做不好」自我否定印象。一直被稱讚的人會愈做愈有信心,反之,一直沒來由被否定的人,最後也會失去自信心。這樣,當她說出精簡人力縮編、調動時,似乎就顯得師出有名。

身為小主管,得知公司進行人力盤整精簡,組內可能有一人釋出到其他單位時,且我們組將和另一組合併,合併後只會有一名組長,該怎麼做呢?

50歲的我,希望能至少工作到55歲,就業務屬性來講,兩組合併後組長應該不是我,且若同事被釋出調整到其他單位,一人得做兩人的工作量,還沒有主管加級,等於變相被減薪,思量到這些,內心難免忐忑不安。

然而,我選擇不要急著去做什麼,繼續把份內工作做好,祈求老天爺會有最好的安排。因為皇后級大主管鋪陳3個多月的戲碼,應該心中已有定見,若我此刻意去做什麼,或隨著皇后級大主管起舞,去指責同事辦事不力,只會自亂陣腳,對同事也不公平。

沒想到,過2天,另一組的組長告訴我說,身體不好的她原本想再撐一年,但在冥想過程中,感受到目前工作氛圍不是她想要的,再撐下去,身體及心理恐怕皆吃不消,向皇后級大主管遞辭呈。

因為另一組組長的離開,紓解了合併後不再擔任小主管職務及同事可能被釋出的到其他單位的壓力。當然,皇后級大主管不會這麼簡單放過我們,把人力刪減單位的兩項業務分派到我們組裡,看到其他單位的動盪不安,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