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出走調查員:白手套VS鬼秘書

曾經詢問調查官:「為什麼你們不辦這個案子?」他給我一個含糊其詞的回答。在我看來,和地方首長用了調查員出身的「鬼」當機要秘書有關係。

調查局調查員、調查官工作內容主要從事反制敵諜滲透、檢肅貪污、防制重大經濟及洗錢犯罪以及查緝毒品等工作,包含案件調查、據點工作,據點工作部份,必須掌握所分配轄區狀況,進行有關國家安全、貪污瀆職、賄選查察、毒品防制、經濟犯罪等情報資料之蒐集及線索發掘。

從事據點工作時,調查員和地方互動頻繁,有少部份調查員路走偏了成為白手套,也有部份調查員轉任為一般行政部門公務員。

民意機關首長特別喜歡和調查員打交道,尤其是本身卡到案子或從事游走不法邊緣行業的人,用各種方式豢養巴結,甚至延攬他們轉任機關裡高階公務員。

為什麼呢?因為調查員可以當耳目及作為打點司法機關窗口,從昔日同事口中探聽到貪污瀆職案件口風。再者,調查員由於過去辦案關係和檢方、法院熟識,能夠幫民意機關首長上下打點。

台中縣曾發生過一件前調查員白手套捲款逃走的案子,這名前調查員因故離職後,成為穿梭包商和地方首長幕僚間的白手套,以籌措競選連任選舉經費之名,要得標包商繳交10~15%工程款回扣,距離選舉半年多前,累積了近億元回扣。

未料,選舉活動起跑,正要用錢之際,前調查員竟攜家帶眷捲款逃跑,據說是逃到加拿大,包商和首長幕僚大亂。

後來,幾位大包商出來和首長方喬好,繼續支持首長連任,但預繳還未標到的工程回扣及資助選舉經費,連任之後要繼續攤還,這位地方首長表面上風光連任,其實已被包商架空。

曾經詢問負責這個據點的熟識調查官:「為什麼你們不辦這個案子?」他給我一個含糊其詞的回答,這是前同事的個人行為,調查站裡也很困擾,巴拉巴拉講一堆,並未正面回答問題。

在我看來,這些和地方首長用了調查員出身的「鬼」當機要秘書有關係。

「鬼」秘書在負責地方據點工作時,就結識了當時擔任農會CEO的地方首長,據說,農會當時被檢舉,因「鬼」秘書放了一馬,安然度過,才能夠有接下來的仕途。

地方首長第一任剛上任,重用派系要角當機要職一級主管,熟稔公部門運作的派系要角把好的缺一下子都做了自己的人情,補好補滿,甚至傳出「賣官」收費。首長要用人補人反而沒缺,大為吃驚,在不好得罪派系要角情況下,延攬「鬼」秘書來處理人事及執行重要政務。

「鬼」秘書因而成為一人之下的「地下首長」,他帶著濃厚調查員職業病,窩在首長辦公室旁小房間,指揮著機關的大小運作,把官員叫進小房間,或叫甲官員傳話轉告乙官員事情,神祕兮兮,像極明朝東廠。

若未事先相約「鬼」秘書,要碰到他很難,機關辦公大樓有東西南北四個電梯,每天上下班絕對不走同一個電梯,為什麼會發現呢?因為記者沒有固定停車位,車停靠近那個電梯就坐那一部,可是「鬼」秘書有固停車位,卻連續幾天在不同電梯碰到刻意搭不同部電梯的他。

據說,「鬼」秘書和重要的人約在外面見面談事情,會選擇約在田中間只有一個通道的小路,便於觀察對方有無被跟監及跟車。以上這些情節,是不是很有007電影的感覺。

「鬼」秘書用稽核及績效查核之名,大肆整頓機關,權力使人腐化,他擁有極大權力,也必須接受極大誘惑,金錢、女色皆聽過,至於是真是假,因未掀開到檯面上,無從查證,但他確實讓這名首長連任後「安全下樁」,沒有被檢調單位搜索及卡到官司,「鬼」秘書功過在首長心裡及當時機關官員心中,應該各有不同評價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