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在國境之北刺鳥咖啡感受遺世獨立的孤獨

 (編輯過)
在我看來,刺鳥不是咖啡店,也不是書店,是極具個人風格的書房,書房主人開放讓顧客可以進來參觀及品嚐咖啡。

常和朋友一起喝咖啡,聊東聊西,交流生活及工作心得。想想,除了早上在家一起吃早餐喝手沖咖啡,似乎不曾和先生在咖啡館喝咖啡。唯一的一次,應該是去年到國境之北刺鳥咖啡獨立書店喝咖啡。

先生接了馬祖的案子,時常去開會,沒去過馬祖,覺得具戰地風光值得一去,主動提議下次請假陪你去馬祖開會順便旅遊,去年在雙十節假期提前到馬祖三日遊。

苦中作樂探訪刺鳥咖啡。

馬祖3日遊變成「關島5日遊」

原本預計10月12日開完會就返台,未料受到圓規颱風外圍環流影響,馬祖12日停班停課,會沒開成,還回不了台灣,因為風速過強12日、13日飛機全部取消航班,如朋友所預料,馬祖3日遊變成「關島5日遊」。

12、13日早上、下午都到機場想要排候補,以前新聞看到離島因颱風取消航班或年節塞機,民眾在機場苦等排候補之苦,切身體會。

苦中作樂探訪刺鳥

等待的空檔,苦中作樂,提議到刺鳥咖啡獨立書店喝咖啡。因為曾在雜誌看過報導,書店是曾擔任連江縣政府文化局長的曹以雄所開設,多年來積極推動「聚落保存」和「閒置空間再利用」。

2014年卸任文化局長,認養昔日是軍事碉堡的12據點,著手整理成一間結合咖啡館形式的書店,幾年經營下來已成當地特色。

我們Google查了地圖,從福澳港走復興路前往大約半小時,便決定迎著風徒步前往,爬了一段長長的坡之後地圖顯示快到目的地,往左手邊看到迷彩拱門寫著刺鳥咖啡,閃過一個念頭:「這種地方真的有咖啡書店嗎?」

刺鳥不是咖啡店,也不是書店,是極具個人風格的書房。

走小路到海崖邊尋獲

沿著兩旁雜草叢生小路往下走,慢慢接近海崖邊,還不敢確認,直到迷彩建築映入眼前,看到帶刺的「刺鳥」店名,才確認終於找到了。

店門口木板寫著:「生命的終止,不是死亡,而是與書絕緣。」在我看來,刺鳥不是咖啡店,也不是書店,是極具個人風格的書房,書房主人開放讓顧客可以進來參觀及品嚐咖啡。

「有一種鳥,會用盡一生的生命,唱出最動人的歌曲。」曹以雄以知名小說「刺鳥」為咖啡書店命名,小說中提及一種鳥,一生都在尋覓帶刺的樹,只有當牠往最尖的刺撞去時,才會在極度痛苦的臨終前唱出一生最美的歌聲,他把自己當成刺鳥,12據點則是他的最終站,一如刺鳥臉書所介紹:「老闆曹以雄一生不羈縱愛自由,把這作為人生的最終站,創造屬於自己的生活流。」

以知名小說「刺鳥」為咖啡書店命名。

好像守衛碉堡孤軍

我沈浸在書店老闆的用心營造氛圍中,好奇地這看看那看看,先生不太能理解雙子座喜歡探險尋幽訪勝的心情,卻也無處可去,只好陪著我喝咖啡、吃厚片土司充當午餐。

颱風外圍環流的呼呼風聲,灰色的天空,濁濁的海浪,在遺世獨立孤懸海崖邊廢棄軍事碉堡喝著帶有酒味的東湧拿鐵,好像自己是守衛在這裡,終日望著大海另一端的北竿列島的孤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