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著迷於歐洲各地老咖啡館

聖母院過了河便是左岸,有許多知名咖啡館,秉持著朝聖的心情,和朋友硬是挑了一家咖啡館喝咖啡,不管它是不是知名咖啡館,只為一償「我在左岸喝咖啡」的浪漫感。

「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館;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這句深受咖啡迷喜愛的句子,出自奧地利詩人 Peter Altenberg,各種翻譯版本略有不同,卻最能傳達咖啡在咖啡迷心中的地位。

咖啡可謂歐洲文人、藝術家、哲學家的靈感繆斯,大學到剛工作那幾年,非常著迷於歐洲各地老咖啡館,陸續買了時報文化出版攝影記者張耀的《打開咖啡館的門》、《咖啡地圖》這兩本書,《打開咖啡館的門》講的是歐陸350年的咖啡文化風雲,《咖啡地圖》則是收錄60家歐洲最精采的咖啡館蹤影。

想像在維也納與Peter Altenberg相遇

真是羨慕張耀可以喝遍歐洲知名咖啡館,閱讀者這些古老咖啡館的故事,想像著在音樂之都維也納,有著50多家歷史悠久咖啡館,散落在大街小巷之中,佛洛伊德、阿德勒、雨果這些哲學家曾在前往這些咖啡館的路上,或在這些咖啡館駐足。

因為這句「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館;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使得維也納我最想去的是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創史於1860年。

根據咖啡迷遊記描述,中央咖啡館一跨入門,就看到Peter Altenberg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塑像,這是他專屬的永久位子,朋友如果找不到他,只要到此咖啡館便能找到,他幾乎天天都在裡邊寫作、喝咖啡。

巴黎咖啡館也很想去,張耀在《咖啡地圖》中說:「巴黎,讓喝咖啡變成風流。」

2019年3月荷比法8日遊到巴黎,剛好碰上抗議,警察高度警戒,巴士繞了好幾圈才到達知名聖母院,得以入內參觀最具代表性的宗教建築與歷史古蹟,欣賞瑰麗的玫瑰窗。

巴黎左岸一間咖啡館。

朝聖巴黎左岸咖啡

聖母院過了河便是左岸,有許多知名咖啡館,秉持著朝聖的心情,和朋友硬是挑了一家咖啡館喝咖啡,不管它是不是知名咖啡館,只為一償「我在左岸喝咖啡」的浪漫感。

喝完咖啡回聖母院集合路上,碰到警察追捕要犯的驚險場面,滿懷浪漫的心情頓時化為緊張。

荷比法排8日行程很趕,但當時假不多,休8日已是極限。未料,回國不到一個月,就發生聖母院大火,接著,是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國外旅遊停擺至今。仍不知,那兩本書裡的咖啡館,我未來能走訪幾間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老派虹吸式煮咖啡像在變神奇魔法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