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住的人

生活在墙内的痛苦、困惑与迷茫

我大概是从17年3月开始能翻墙的,一开始只是为了追星。慢慢地发现,几个关注的博主会表达一些跟我惯常接受的信息不同的说法,于是我开始思考这些不同。

不久之后,刘晓波先生离世,墙外和墙内截然不同的舆论场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加上身边有几个早于我翻墙的朋友的指引,我主动地去了解了更多关于六四,关于维权律师的消息。18年夏天,那群奔赴深圳的大学生们的事情,让我彻底对官方叙事失去信任。我开始觉得,我有责任在有限的范围内提供不同的消息。我以为,这已经足够了,大家会去思考的。

没想到后来,欧阳娜娜的事情,香港的事情,我凑巧有机会和两位在海外留学的学姐有了深入的交谈,也在不同情况看到一些能够翻墙的朋友对某些事情的态度,以及有很多所谓的五毛党可以翻墙继续维护着当下的秩序时,我才彻底明白,原来墙并非分隔世界的关键。

我开始反思我与他们的不同。

我能想到的仅有的原因,大概是我从高中开始,有幸遇到一群尚有理想的老师,他们不断地鼓励学生阅读和思考。尤其是历史老师,他推荐的书目,虽然我只能看有限的一部分,但已经足够对我造成影响了。我认可现代国家需要自由、民主、宪政和法制,我认为我们需要培养公民素养,让每个人都明白自己有责任参与社会的建设。

可惜,在官方叙事里,这些现代社会的普世价值是被刻意抹去的,教育并不会向学生输入这些,媒体更不可能。它们会被定义为“境外势力煽动”、“颠覆政权”等等。而大部分人也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模式,所以完全不能理解香港人的抗争,不能理解台湾人的不愿意回归。

高中养成的阅读习惯一直伴随我至今,我不停地看更多的书,不停地思考。或许就是这个,造成了我与其他人的不同吧。所以我在墙内平台除了想办法提供不同的信息之外,也开始想办法鼓励身边的朋友多阅读多思考。但这条路真的好难好辛苦,可以说是毫无成效的。我不敢说我有多大的成就,我深知相比很多人,我差远了,我的学习我的思考都只是在入门的阶段,根本说不出多有价值的话语。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责任感和心情,让我一边痛苦着,又一边无法放弃做这些事情。

我微信的朋友圈里一共411个好友 ,除掉日常屏蔽的客户和一些一面之缘加的人,大概真正有效的剩300个,而没把我屏蔽掉的,保守估计150个吧。

可以想象,我通过朋友圈在绝大部分人眼里的形象就是,这个人外面的信息看太多,被西方言论影响了,对社会太过不满,像个愤青。再往深了说,可能很多人会以为,我就是向往西方那一套,根本看不到现在国内有多好。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墙外的信息是很多,偏激的也有,我并不全部相信。NYT有些时评我也是看看就过。我认为,墙外的新闻会呈现出事情的另一面,仅此而已,这并不等同于抹黑。比如很多人只知道一个月前突然宣布重启贸易战,这是结果,但不知道原因。如果知道原因,我不相信还会那么大面积欢欣鼓舞,热血沸腾。

另外,以我浅薄的政治经济知识来看,我也同样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当下存在的任何一种制度,照搬到这里就能解决所有矛盾。我赞成的是,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探索,这个探索需要来自不同领域的知识分子、专家,出于自己的良心进行研究,然后各抒己见去找到一条合适我们的道路。

我所不满的现状在于,我们的教育体系并不希望培养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我们的制度不容许异见者存在,我们的媒体只能起政治宣传的作用,公民社会极度脆弱,在很多情况下,大部分人会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在位者选择另一个选项就能真正可能于民有利,可是他们选择了另一边,维护既得利益团体的利益,矛盾日益凸显,而除了继续高压,我尚未看到他们做出任何调整。

我当然希望这片土地上所有人都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因为不仅仅我,我的朋友家人都在这里,我一点都不希望他们受苦,但我对未来真的很茫然,我不知道我们会去向何方。我想守住我该有的一切,但这在几乎所有人的眼里看来都是荒唐可笑的。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常常想问问身边的朋友。难道你们没想过,希望给你的孩子留下什么样的未来吗?如果你说你不想要孩子,那么20年后,你希望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你真的觉得就现在这样继续着,未来的生活会令人满意吗?

看到米米姐新的文章,我想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记录吧,通过写作去整理自己的思考然后继续学习。

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在评论区跟我交流噢!

3 篇關聯作品
11
11

回應43

只看衍生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衍生作品」。

  • 一切相对, 不同的人体验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谈不上谁好谁坏, 谁对谁错. 作为一个人, 困难的地方在于怎么找到自己的立足点, 别活成处处围城.

    大陆的制度, 整个结构不过是历史的继续, 中国依旧没有跳出历史周期律. 可以看下吴思的书, 应该能抓到比主义这种概念更为基本的东西: 事物的内部结构. 这种进程不是一二个清官和明君可以阻挡的. 从这一点看, 中共如果不自己革自己的命, 那么也只能是被革命. 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下的中国是属于上升期的, 真到了"盛世", 下面的发展进程也都是可以预料的.

    那中共真的一无是处吗? 从国家角度而言, 建国后, 中共在大多数层面都做的不错, 有些非常的好. 凭心而论, 有几个政党有能力游走于美苏争霸, 两弹一星, 以弱平最强, 最终恢复五常, 获得全基础工业, 经济在短短20多年冲到世界第二? 但对当时的百姓而言, 日子是真不好过, 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时期. 老一辈的人多半是从自己的经历评价中共的, 体验的是穷, 不信任, 信仰的奔溃, 看到的是中共的恶; 新一代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以前的苦难和巨变, 多半是从国家角度来看中共的, 评价自然较高.

    那再来看看美国的自由和民主. 美国对内是真民主, 是不是真自由我是打个问号的(很大程度上被资本绑架了, 最明显的就是医疗, 司法, 舆论这几个体系). 对外(国家之间)宣扬的"自由"和"民主"不过是一张皮罢了, 扯掉了皮, 才是真正的本质: 利益至上. 如果中国全面倒向美国, 结果只会比日本差的多! 毕竟: 半死不活的毛子才是好毛子, 同理, 苟延残喘的兔子才是好兔子么. 所以, 中美的冲突, 和制度无关, 只和利益有关, 美国的对外政策受政治制度的影响是非常小的.

    从内部的组织架构, 你仔细去想想民主的本质是什么? 是不是民主一定是好的, 集权一定是不好的; 抑或倒过来? 美国的民主为何不是一人一票制而是胜者全得? 中国的集权制度历经2000年, 每个新朝代都会吸取前朝的教训, 换一批代理人管理国家, 却依旧没能摆脱历史周期率? (集权式的金字塔结构本来应该是最稳定的三角结构, 问题出在结构件上,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层级代理人的作用方向只有从上到下施压, 缺少从下到上的反馈/反作用力. 当顶层"何不食肉糜"时, 整个结构就从底层崩塌了. )

    一切的基础都是人性, 人性的选择基于利害关系, 利害关系又是由内部结构决定的, 内部结构决定了相互博弈的底线. 道德对人性的约束十分有限, 所以孔子失败了. 掌握好枪杆子是最重要的, 枪杆子决定了伤害权. 笔杆子其次, 每个人的利害判断是基于已有认知的, 如果并非亲自经历, 大多数人是根据获取的信息去判断利害和是非的. 所以笔杆子影响的是人们对利害关系的判断.

    请继续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万不可否定一方而直接滑向另一方, 你最终会发现这是围城. 当然, 做个"中间人"是非常痛苦的, 与人交流时, 容易两边挨骂!

    香港的事, 港人的所作所为我是钦佩的, 力的作用从来都是相互的. 如果只有压迫(利益受损)而没有反抗(讨价还价), 这份压迫是被整个结构记住了, 或日后强力反弹集中释放压力, 或不堪重负直接坍塌.

  • 感谢分享,作为一个成长在墙内,工作后独自肉身常在墙内外游走的人,对作者的描述的阅读、思考和同周围的人交流的体会感同身受。

    倒是想分享一句 米米亚娜 在之前的文章里写到的话共勉: 「其实人的常态就是和不确定性相处,我们要警惕一个过于自洽的、对自己和对世界非常笃定的人,也不要轻易相信那些能够保证确切答案的事物。」

    对于教育的反思,除了讨论其对于普通人对于政治制度的思考之外,不知道作者有没有尝试过探索教育对于个体成年以后的生活工作上的影响呢?由于我的工作环境是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一起,稍微对比时发现,和同为大陆教育背景的同事们,在一些需要多方协调的会议上,效率会比较底下,很难摆脱零和博弈的思想困境,也许这也是公民教育的一个具体影响吧。

    对一些评论纠结于作者用「回归」这个词的一些想法:即使是有意的,也不觉得这个词汇的用法影响了作者想表达的意图,政治叙事都会或多或少的带上讲述者的立场,这本身,也可以说是作者思考和阅读的一个结果,没有高低之分。

    阅读和思考,无论在哪里,都是没有人能剥夺的乐趣呢。祝在记录的道路上有所得。

    • 谢谢你的留言!你提出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教育一直是我很关注的话题,我会再去观察和思考!因为现在工作的地方是个创业型小公司,所以可能不太会面对这样的情境,不过我会想办法的~

  • Milly
    關聯了本作品
  • 三足乌
    關聯了本作品
  • 小同志,时代在前进,事业在发展,伟大祖国的墙也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坚固。

  • 一开始我翻墙,觉得墙内真的很多人东西让人窒息的时候我还会和别人争论。到后来已经放弃了。因为所有人都会告诉你“小心一点别再说了,到时候会被抓去约谈的”你会发现,总有一些人就是真的被奴化了,你是没办法改变的。当自己的力量不足改变别人的时候,你能做的只有逃离或者守住自己,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和他们变成一样的人。

    • 墙不推不倒。我们这些翻出来的才是破墙的希望所在。

  • 身在墙内的我们一起加油,保护好自己,怀抱希望,将自由和民主的精神传递给身边的人,等待墙倒众人推的那天

  • 三足乌
    關聯了本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