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住的人

当他们反对“自由”与“民主”时,他们究竟在反对什么?

上次写完第一篇文章,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疑问以后,我就开始努力地找答案。我实在很想知道,分歧究竟从何开始,身在墙内的我,在我们习惯的思维和语言环境下,我能做什么。于是我在微信和微博都发出了一个疑问征集,希望大家告诉我,基于他们所知的情况,怎么看待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跟我预想的一样,微信上没人理我,微博上回复我的并不是我想找的答案。

周日,香港发生了令人心痛的激烈冲突。@周保松 老师只能隐晦地在微博表达,希望大家能多看多想。没想到评论区一片狼藉,很多人留言讽刺。我也留了一句话,说“评论区恶意满满,太难受了。愿意看到的人总有办法看到,不愿意看到的人,看到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而后我翻墙出来看新闻,看到了这里@abcd 写的两篇文章,我觉得是很值得分享的声音,于是我截了长图放在自己的微博里,希望让更多人看到。连着图片,我写的鼓励大家点开图看的文字大意:如果愿意了解并且有心了解,就请放下成见和习惯的逻辑,看到两边的不同,试着站在对方的立场理解他们的行为和诉求。

接着,在周老师微博评论区的留言被一个网友L回复,于是我以及我的朋友@huga 和她展开了几个小时的讨论。而我发截图的两条微博,被一个不理智的网友转发并附言,“挂一个港独分子”。我怕引起不必要的波澜,只能迅速把他拉黑。

我不常在微博表达什么,但是自从上一次两百万游行我在一个博主下面留言说,我整理了新闻截图大家可以私信我要云盘链接以后,涨了很多粉丝,他们时不时会问我最新的动态,我都通过私信分享。从那时候起,我把微博当成一个通道,在四处封锁的环境里,给一小部分人留下一点可以看到不同讯息的窗口。原本我也无所谓炸号,但是在收到几个陌生人给我的私信以后,我生出了一点要保护好这个“窗口”的责任感,我开始害怕因为那条转发对我的账号有什么影响。但没想到引来了几个我期待的声音,并且和网友D展开了也长达半天的友好讨论。

与这两位网友的讨论,我觉得十分值得被记录。

先说网友L,她认为,香港民众是“扛着民主的大旗反民主,说着法治践踏法治”。

论证过程是:“法律是不是保障人身财产安全?大批人卖奶粉的地方打砸是什么意思?打标语称‘踢走民店大陆游客’是什么意思?法律没有禁止大陆客在港消费吧?他们有什么权利踢走?更不用说袭警事件了,一群人围殴一个警察,这是所谓的被警察恶劣对待的正当防卫吗?拿港大学生为例,他们学校规定张贴在民主墙上的告示是不可以随意移除的,然而多份张贴在民主墙上反对暴力,呼吁理性发言的告示被撕除。而部分学生在自发清楚未张贴在民主墙的带有对陆生侮辱性攻击性告示的时候,却被人肉辱骂甚至围殴。嘴上喊着民主却做党同伐异的勾当。

港大学生的事情我自认没有@abcd 说的好,我就把截图发给她请她看,但是她认为文章“采取了很多很巧妙的语言混淆视听”反过来提醒我要学会独立思考。因为我的看法,她反问我对大陆、对体制内、对政治运转机制了解多少?希望我去体会一下扶贫攻坚可能想法就会改变。当“我们”在高呼民主自由的时候,很多人的愿望只是摆脱贫困罢了,于是我们转到了对人大代表制度的讨论(这部分这里不赘述,如果有人感兴趣,我可以在评论区另谈)。

因为讨论开始于凌晨,我实在困了,加上觉得跟她在很多基本问题甚至不存在共识,所以不想多说。没想到是我的好友兼非常尊重的姐姐跟她聊到了凌晨两点半,第二天鼓励我也去跟她聊聊。

因为姐姐跟她的交流比较多,于是这里放上她的总结。

网友L认为,大陆目前的首要问题仍然是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需要社会稳定,言论管制是维稳的一种,但是她也认同执行程度不好把控。这段总结,网友L认为所有的管控是为了维稳,但是我和姐姐对是为了维稳还是为了执政者巩固政权有所怀疑。另外,她认为,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就是要竞争,为了生存,要竞争,会相互掠夺。姐姐说,或许她到过扶贫一线,对贫困有种深刻的感受,所以才仍然认为,首要是发展经济。而且,基于她所有的经历和她看待历史的角度,她认为大陆现今的状态是正确的并且可持续的。

在和姐姐一起分析她的观点时,姐姐抛出来一句话,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生长环境都不需要担忧贫穷,所以才会生出对其他价值的追求

与此同时,网友D主动找我讨论。一上来他主动表明自己是大学刚毕业的粉红,偶然发现我的留言,顺道视奸了我的微博,想跟我交流,问我是否有兴趣。他想知道我的立场,以及我主张的“理解运动甚至到解释暴力如何产生”是否算暴力合理化。我没有急于表明我的立场,但是反问了他,基于他所知的,他怎么看待这次的香港运动。我认为暴力冲突是结果,而且是极端个例,如果我们单独把结果拎出来就结果论结果,是否有意义?

他思考了一下,发现确实没有意义以后,就开始回答我的问题。

在陆港关系上,网友D认为,中国的“大国崛起”让美国忌惮,港台是未来中美必争之地,游行一定有外部势力介入,目的就是希望大陆不要再发展,港人诉求不重要。他也明白,一国两制名存实亡,港府能决定的东西不多,实际由中央把控,当民众诉求超过了北京政府的红线,诉求就是不可实现的。

民众的诉求难以实现,同时北京政府不太可能答应,所以暴力冲突是必然的后果。我们居然在这点上产生了共识。

我在解释我的立场的时候,我说,我究竟站在什么立场我自己还没想清楚。不是民主自由那么笼统的东西,也有对公民参与和公民表达的感动,我认为大陆十分缺失这些,大众对政治的回避和不敏感让我们在失去很多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力。

紧接着,他说,希望我能跟他分享我的成长背景,因为他基于他的成长背景,他对我珍视的权利是不在乎的

首先第一句,就是,他出生于很穷的小镇,父母都是老师,学校是从瓦房到楼房,他切身感受着社会的发展。(此时我赶紧去跟姐姐说,她的判断或许是对的!)初中受老师的影响,对共产党全是负面印象,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以后,反而被同班同学指责为什么生活变好了不懂得感恩,在这种想法的冲突下,他第一次“有了‘需要时间来发展’的概念”,虽然仍然认为国家最终需要走向民主。同时期,国际社会上,爆发了利比亚战争,被民主国家轰炸过后,利比亚仍然混乱不断,甚至继续产生了ISIS,难民潮,叙利亚等问题,这一切让他对民主产生了怀疑。对比国内外不同的情况,他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好,不需要担心战乱,有工作,也有通过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的渠道,目前的政府和体制都十分适合我们国家的现实状况,民主可以靠后讨论。

这两位愿意和我交流意见的网友,很巧地都有经历过贫困或者见证过贫困的过往,在他们的逻辑里,民主约等于西方那一套,“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然国家就会被外部势力侵害

我第一次觉得,他们两个不是那种无可救药的傻子,他们的经历让他们有了当下的判断,而这些,我不曾经历过。我开始想,从改革开放以后,或者邓小平南巡以后,享受到国家进步带来的生活改善的人们确实很多,这么庞大体量的人群肯定对现有的一切制度都是感恩的。加上我们始终缺失的公民教育和去政治讨论,指望仅仅通过分享不同于官方语言的消息,和讲述自由民主之类的普世价值来打开他们的思路,跳脱固有的框架,要求他们对另一部分人共情,大概是痴心妄想吧。

虽然我清楚地知道,他们的想法有很多可以反驳的地方,但是我不认为这种反驳是有效的。

支持周老师的微博留言和两篇文章截图的微博都收到了一些恶意回复,比如直指我是港独,我卖国,我傻,我脱离现实追求民主和自由。且不说我是否真的支持香港独立,是否追求民主与自由。只是是表达“墙不是分隔的关键”以及希望大家能多了解多思考,就能被直接下这样的判定,我觉得很夸张。而追求民主和自由,在大陆的语境下,是和港独、卖国一样严重的问题。我不禁又开始好奇,那么在这些人脑海中,民主和自由又具体指向什么?

是笼统的被表述为“西方那一套”,或者被妖魔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实现一人一票的普选?还是有公民参与公共决策的社会氛围?民主是结果吗?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论吗?被这么敏感地反对的词语,究竟指向什么?我提出了疑问,但是还没有人回答我,或许他们不曾想过这样的问题。

基于我现有的知识储备水平,我也并不能明确表述民主和自由是什么。但我知道,民主不是解决大陆现存问题的办法,也没有任何一个体制可以复制过来解决大陆的问题。大陆的问题需要生于此长于此的人去讨论和去探索,但绝不是只靠执政者自己探索。开放公共讨论空间是必须的,培育民众的公民素养也是必须的。我对政府的失望在于,很多事情上,我能看到它面临选择时,有一个选项是于普通民众有利的但是可能会威胁到政权的稳固的,掌权者没有选它,一直选择在维护政权和利益集团的选项。但很多人对政府并不失望。

从周一给周老师评论并且自己发了微博,到昨天周老师在微博发了文章,到周老师竟然给我点赞关注了我接着二十分钟后周老师被炸号。这两天我经历的讨论密度极其高,和其他人的互动也很多,也因为一些恶意评论担心微博号被封担心了一天。看完周老师的文章再想想自己的经历真的有一种很深的屈辱感。

今天早上我又收到了几条新的回复,回复里和网友L、网友D一样,提到了维稳必要性和“中国崛起威胁论”。我开始思考并正视,在大陆稳定安逸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对稳定安逸的渴望,应该跟我对自由的渴望是一样的吧。双方价值差异如此之大,我再怎么平和叙述、理性分析,对这群人来说,都无济于事。

文章来到最后了,标题提出的问题,我其实还没有找到答案。只能隐约感觉,可能对应着他们脑海里的“稳定和发展”“自由与民主”等同于混乱和低效吧。

这篇文章,只是是为了记录我在探索分歧根源的一点进步以及纪念这两日我在墙内经历的舆论修罗场。

我觉得未来不会好的,我看不到尽头在哪里。周老师说不要放弃,好多朋友也私信我拜托我不要放弃,我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使命感舍不得放弃,只是面对现在的局面,我依旧迷茫和痛苦。

4 篇關聯作品
31
31

回應134

只看衍生作品
  • 关于发展是不是硬道理、两位网友以经济发展为政治压迫开脱的论点,最近端的这篇文章(主要是“六四鎮壓後的「穩定」,是否有利於經濟增長?”这一部分)有稍做分析:简单的说,作者认为社会的民主开放与否与经济是否增长并没有直接的正相关或负相关,经济在增长更多与国家的调控和产业模式有关。改开初中期的是制造业,所以政局稳定的承诺、压榨劳工福利以降低投资成本,对吸引外资至关重要。作者认为维稳与繁荣之间的看似关联只是一个时间点的巧合。

  • 想起文昭视频里讲过共产党是用法家的手法利用人性最恶的地方控制百姓。首先把百姓洗脑成只相信利益的唯物主义者,之后他们就不会在乎什么民主自由了,怎么说都变成鸡同鸭讲。成年人要完全摧毁自己的三观再重建其实是很难做到的……

  • 比起机场被骚扰,殴打的人,我更同情本文作者内心的扭曲

  • 起碼應該可以指出,他們並不確切知道民主自由的具體指向,但他們是切切實實在捍衞自己的既得利益。既是談利益,就有在現制度上無法維持個體利益的受損受害者。如果不繞去政治哲學的泥淖,單講利益的話,反而容易了。你的利益是利益,別人的利益也是利益。而況,你的利益若想長久維持,不被一朝奪回,還是需要制度保障。

    • 你的话说的没错,但时机不对,现在中国只想回到世界第一,其他的都是扯淡,威权能让我回到世界第一就威权,民主阻碍我回到世界第一就是踢开它,这是中国14亿人民的集体意志,任何力量都对抗不了,只要跳出来就会被碾碎,只有这项目的达到后,才可能讨论其他的,虽然到时候公权力有可能无法被限制,但用莫须有的猜测,是阻碍不了人民意志的。

    • 哇哈哈哈哈…嗯!好。加油!

  • 您分享的這些與網友交流的經驗,

    我十年前在國外求學時遇到的大陸同學們身上也聽過很多。感覺是個很普遍的 "共識"。

    不過,對於大陸在文革之後的經濟發展歷程,在大陸的青壯一代真的了解嗎?

    出於對對岸的好奇,

    我最近開始聽程曉農博士主講的 "中國的陷阱與困境" 系列 (YouTube),

    並在過去半年讀了 "現代化的陷阱" 一書,

    其中揭露的諸多細節,讓我不禁感嘆,

    按照華人勤奮愛賺錢的民族性,其實不需要一個高壓政府,也可以發展得很好 (同意 @NG 觀點)。

    多了這個高壓政府,不僅是犧牲了三十年一代人的人生,

    也造成諸多分配不公與利益集團,種下了內需不振的種子。

    • 好好的資料。小弟才疏學淺,一時憤懣表達得確實好粗疏,都是些道聽途說。謝謝屈尊不吝賜教。

    • 瞎扯淡,莫不是忘了民国还统治了大陆四十年,结果呢,连国家统一抵御外侮都做不到。

  • 好烦,個個都说搞好經濟發展是共產黨最偉大的功績,因為要發展所以要犧牲很多東西來維持穩定。我呸。盛唐,北宋,大明,滿清康乾盛世,哪個朝代沒有民族偉大復興的,GDP橫比遙遙領先全球的時候啊?中國人這個民族一直善於生財有道,看看當今環球民主國家有幾多華裔富豪啦,只要政局穩定華人發達就是必然的。重要一點是,當今中共國是要暴發来維持穩定,不是穩定來維持暴發。經濟是不可能永遠向上的,一旦停滯,不会是有粥食粥有飯食飯這麼簡單的了,各方利益受到衝擊,無民主選舉疏導各方政治勢力有秩序地進行鬥爭,只有槍支彈藥代替選票,內戰隨時爆發。和所有盛極一時的朝代一樣,最後都要血染山河民不聊生改朝換代,又不斷重複著。這台國家機械如履薄冰的運作原理想想就得替他揑一把汗。

  • 長篇大論一瞄而過,暫時不想思考。謝謝作者

  • 脫離邏輯談觀點,都是耍流氓。

    好了,抖機靈時間結束,以下都是個人想法,不太专业,若有錯漏歡迎指正~

    不好意思忍不住抖了个机灵,但是这也是我很想阐述的事情,那就是在大家争论的时候许多”言论”并不是“观点”,很多都是“立场”(也许用词不准,烦请斧正)。观点代表着一个人对事物或问题的看法,从根本上能够反映一个人的认知,这样的认知本应是“合理的”或者至少是符合逻辑的。

    但是由于人们对于“意见领袖”的盲從,和不能對於自身認知有明確的認識以及準確的表達,導致這個很多人所謂的“認知”甚至根本不能自洽。个人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大部分人思维都存在谬误,形式与非形式谬误都广泛存在,逻辑混乱和言语失范的现象也令人咋舌。

    我认为一个不合逻辑的推论,不论结果多么美都不应该被接受,只有基于事实的逻辑思维才应该具有讨论与被讨论的价值,否则的话只有观察与被观察的价值,是不可能借此达成真正的有效的交流的。

    对于“立场”不应当,也很难讲对错,但是“观点”是可以的,或者说逻辑是可以的。所以说很多痛苦都是来源于对“立场”的强行辩论,而不是对于真正的观点的交流,对于内在逻辑的探索。这样下来别说达成共情进而相互理解了,能够平心静气了解对方的想法已经算是高素质了,鸡同鸭讲的情况自然屡见不鲜。

    所以一切讨论都应该建立在概念无歧义,逻辑无谬误,等等的基本范式之下或者是接近这些范式才有意义,不然不是讨论而是情绪的发表,而且很累人的。。。。极为容易得出“他们被洗脑了”“不是蠢就是坏”“好累,感觉hopeless”等等负面情绪伪装成的结论~

    下为个人做法以供参考,在遇到严肃问题需要深刻讨论的时候,先感受自己真正的感觉,探究它是什么,试图总结出为什么,尽可能做到自己的最好。然后遇到愿意交流的就从最基本概念开始消歧义先(当然特别熟的人就省了),不愿意的你就当做田野调查了,把他当成调查对象,不用一定指望他能够理解你,你能了解他的想法就行了,这样总还是会有收获。唔,我是这样保持心态的,在台湾这些年还没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开玩笑)~

    不好意思啊,刚发现前面因为在写论文,所以繁体没转换过来。。。实在懒了请见谅。。。

    最后欢迎小伙伴们交流~

  • Freiheit
    關聯了本作品
  • randy
    關聯了本作品
  • 其实现在让很大一部分内陆人感到不满的是:原本以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教育的普及,我们的言论自由(无论是网络还是整个社会)会慢慢提高,我们的个人权利会慢慢扩大,但现在事情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网络言论审查越来越严格,连著名的学者,商业大佬都会“因言获罪”。在前几任领导人的时候,还可以谈中国的宪政,民主这一些话题。现在连这个机会都没了。

    • 大陸約 10 年前開始的政治收縮,應該是中央的路線。

      曾經有一段時間開明一點的地方政府,還鼔勵人們自發研究甚麼是公民社會,但後來都禁了,公民社會不能提,風向變了。

      現在,核心的詞是全面管治,或名之全權主義 (Totalitarianism),政府管治被鼔勵去觸及社會全一個方面,引導,指導。而看齊意識,大局意識的學習亦下發,傳逹了中央的精神。

  • 不仅仅因为内地太多人有贫穷经历所以现在依然保留着那一份记忆所以才反对自由民主破坏目前难得的一种稳定生活

    内地的宣传工作做的非常好,言论管制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强硬暴力,但是一个每月10元的vpn就能翻越的墙其实一点也不高

    中国实在是太大了,北边是高寒,东南是大海,西边是群山,导致除了日韩等国我们与其他国家没有十分相似的文化或者生活方式,也没有很深的交流需要,墙内所谓不自由不民主的体制,其实并不给大部分人束缚手口的感觉

    比如我一直都有使用vpn,但我英语水平不行,平时基本上不翻墙,翻墙能看什么呢?一些敏感的政治新闻,大多数还要靠机器翻译,一些外文的电子书等资源。 这些需求对绝大部分人都是不存在的。国外主要的互联网公司我们都有相应的盗版存在,想讨论一些敏感的政治事件?大陆人基本没有形成什么多样的墙外社群,墙外的基本都是无脑反对共产党,还有很多法轮功等造谣的组织,比如恶搞习或者种种所谓“内幕”,墙外也没有一个理性的讨论空间,所以大多数人是根本不需要翻墙。

    所以这堵看起来不高的墙实际上却形成了非常有效的分隔人群的效果。对于墙内的人民来说,除了不能谈论自己原本就懒的关心的政治话题以外,生活在墙内并没有感受到不自由或者不民主,如果未来自由民主了能给人生活带来什么好处,我是想象不出来。

    自由是人的一种天性,但目前这种不自由并没有让人感受到真的不自由,牺牲的只是意识形态上,“西方那一套”概念中的自由权利,我不能在公共场合发表政治议论但是私下里和朋友说不影响吧。人追求的自由可能更多的是觉得自己是自由的“自由感”吧。

    至于民主,相比起自由我觉得民主并不是一种基于人天性的需要,民主只是一种管理方式,内地人相信黑猫白猫,所以民主好不好,不能通过民主给政权提供合法性来论证,而是民主选出的领导人能否带来更好的决策,这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目前的集体领导制度毕竟都是教有政绩的人组成的,让人觉得还比较靠谱吧。

    目前执政的正当性确实很大程度就是建立在经济发展良好的基础上,但是基本上没有国家不会面临经济危机,发展衰退,也许近几年就会发生大的危机,但这并不就会导致政治危机,因为老百姓的诉求就是经济诉求,即使经济诉求引发了政治改良的诉求,也不意味着换党,因为看不出还有哪一个组织更有管理经验。

    不过这几年管控越发的严格还是令人担忧的,因为狂热的极权制度并不会有助于达成国民期待的经济发展,中国人信奉中庸,凡事总有个度,虽然觉得强势一点的管理更好,但是极端的发展还是会带来破坏性的后果,如果一点民间的批评都没有,也会担心领导人无法正确认识到实际情况。比如修宪在内地竟然一点反对的声音都看不到或者说非常的微弱,一个针对逃犯的送中条例在香港闹出这么大风波,不由得感慨同是中国人,在不同体制下却像似有着两种不同的灵魂。

    • 我觉得加强管控是一个入世以来就不断发展的手段升级,因为在世纪初实际上并不知道如何管理互联网舆论,而发展到现在已经是驾轻就熟的知道该如何对互联网舆情进行引导了。 虽然十年前比现在自由,但是我从观察一些老师(也就是二十年前的大学生),我觉得二十年前应该会更加自由,而三十年前就是64 可见管理手段实际上是在一个螺旋上升的阶段,中短期的原因可能仅仅是促进了这一进程的加速发展。据我观察大概是在14-15年开始的快速恶化,而之前两年的反腐之类行动大概是为了新阶段的行动扫清阻碍

    • 反对修宪是扯淡,全票通过的

  • 高呼:「逆贼!你追求的民主是什么民主?自由又是什么自由?稳定、稳定、稳定,稳定才能压倒一切!」

  • 很希望能解答博主的疑惑,尝试着回答。

    背景相关:我98年出生在大陆南方,母亲是不爱聊政治的马哲教授。父母把我保护得很好,没有经历过经济窘迫。在大陆长大成年,目前在北美某高校攻读本科。

    我先分享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我在高中之前对政治没什么兴趣,对个人思想纵深也没什么追求。直到高中很liberal的语文老师和朋友让我学会思考,教会我思想自由的重要性。我天生对思想政治教育没什么好感,上高中经历了“启蒙运动”后,更是连带着把我关墙里的政府一起不喜,一心向往自由自由自由。之后留学出国,一下子各种各样的信息涌向我,不同的人奔向我。我乐得享受三观被一次次刷新的感觉,适应得也不错。

    所谓求同存异,本来我就倾向于于理解而不喜欢judge,再加上我对政治了解甚浅,这导致每次我都会下意识的去回避关于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问题。但是今年这次香港事件,让我下定决心去直面不同意识形态,或者说价值观。

    在过去一星期我像吸毒般沉迷此事,熬几个夜看资料看书,让我对政府乃至中国的看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目前我个人对此观点还是很矛盾,在这里不表态。

    关于博主的问题,先说几个我认为比较普遍的理由:

    1. 内陆年轻人逃避意识形态之间的挣扎。实话说,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有时脑内反复有几个人在同时吵架,很痛苦。我甚至有过两次和长辈及朋友讨论到直接崩溃,眼泪忍不住的掉,而这样的痛苦是他们不想经历的。
    2. 经历过极端贫穷会非常渴望吃饱穿暖的安稳日子(aka穷怕了),祖辈相传,深入年轻人心中。当时,中国要在资本极度稀缺的条件下进行工业化,生活是极其困难的。外加中国独特的政治体制使其“孤立无援”。
    3. 中国工业化速度过快和教育脱节,导致民众人文素养不高,对于自由没有很好的认识,更安于“小确幸”。
    4. 耻辱教育过度(aka被欺负怕了),“经济实力强才能有保障”的 观点深入人心。不过确实,“弱国无外交”不是瞎说的,详见美国攻打伊拉克卡叙利亚
    5. 大河文明对中华民族的深远影响,其特征是韧性强,可自给自足,但易固步自封。中华民族作为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民族集体意识极强。愿以牺牲少数人利益去维护集体利益。i.e. 网络防火墙
    6. 父母一手包办的“习惯”,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政府属于家长型政府,中国是教育和工业脱节的早产儿,民众文化程度不够,需要政府精英理性分析做出最优决策。

    下面说说自己的想法:

    首先,博主关于“大陆内对民主和自由的敏感”,我好像没有很大感受。我认为大陆内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不在少数。但民主自由的定义是各不相同的,就像博主无法理解他们的民主自由,不同的定义之间无法理解对方,除非交换定义达成一致。比如说,我就不认为西方投票选举制就是民主的代表,言论思想放开管制就是言论思想自由。我看来,投票选举和produce a responsive government没有必然关系。当选民政治素养不够时,群众决策也容易滑落为民粹。而关于言论自由,我认为大陆和西方只是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的区别。前者用墙把你的路给封了,后者用舆论把你的路给藏得严实,本质上还是言论控制和意识形态渗透。并且我认为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才是体现思想言论自由的关键。就就我而言,算是“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墙,确实提高了我独立思考能力。墙配合VPN,其控制甚至起到一定筛选功能(得出这一点我也被自己惊了)。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独立思考的人是有想法的人,其极大可能可以完成阶级上升而为自己争取到渴望的自由。而言论控制主要针对易被煽动、政治素养欠佳的人民(观点尚不完善,关于这两点我之前评论也有提过,后续打算直接写文章论述,不多赘述)

    其次,不知道博主是否了解过中国如何从建国走到现在的历史。这星期熬夜看资料,我觉得中国是真的蛮惨,执政者也是真的不容易。当时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是小资阶级的汪洋大海,而对于小资阶级进行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没有任何理论框架可以参照。那时候资本极度稀缺外加通货膨胀,又不能像西方国家掠夺海外资本,中国执政者用血和泪完成了工业化,然后开展教育、改革开放、收复港澳,换来了今天。了解完历史后,我对中央执政者们肃然起敬。不怕博主笑话,我甚至有种莫名的使命感。不知你是否理解,中国发展到现在,前人付出了太多,太苦了,作为中国人我不敢以国家为赌注,输不起,因此我会主张攘外而后安内。我想这也是我本人从整体(集体角度)出发考虑问题的原因之一。

    另提出一点,关于博主提到的“民众诉求超过政府底线,不可实现”,我认为是政府集体/国家利益先行,个人利益在后,和西方的个人主义思维方式不同。

    最后作为大陆人很感谢博主愿意去了解大陆年轻人的看法,期待博主的回复。

    • “就我而言中国的言论控制提高了我独立思考能力。配合VPN,其控制甚至起到人才筛选功能。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独立思考的人是有想法的人,其极大可能可以完成阶级上升而为自己争取到渴望的自由。言论控制主要针对易被煽动、教育水平不够的人民” 我看到这段话已经无语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赵家人视角

    • 感谢回复。政府建墙自然会有他的一套解释说辞,而我只是认同他们说辞中的这点。仅以“我认同赵家人所说的一点”并不能推出“我就是赵家人视角”。这顶帽子扣下来我接不住。

      我知道自己肯定有思维盲点,这也是我将这个不完善的观点写出来讨论的原因。期待你能进一步说明你的观点。

  • 朋友你好我想请教三个问题1. Propaganda是否只能由政府/政党控制进行?是否存在一种干预传媒市场的Propaganda?2. 当一个缺乏媒体的“有效市场”时(即,当媒体不能广泛反映大部分社会群体的利益与诉求时)民意是否容易被劫持?3. 当民意要求的政策对公民利益造成实质损害(如:脱欧)从而使民众背离民主道路,是否能允许民众建立一个反民主的威权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