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住的人

当他们反对“自由”与“民主”时,他们究竟在反对什么?

上次写完第一篇文章,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疑问以后,我就开始努力地找答案。我实在很想知道,分歧究竟从何开始,身在墙内的我,在我们习惯的思维和语言环境下,我能做什么。于是我在微信和微博都发出了一个疑问征集,希望大家告诉我,基于他们所知的情况,怎么看待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跟我预想的一样,微信上没人理我,微博上回复我的并不是我想找的答案。

周日,香港发生了令人心痛的激烈冲突。@周保松 老师只能隐晦地在微博表达,希望大家能多看多想。没想到评论区一片狼藉,很多人留言讽刺。我也留了一句话,说“评论区恶意满满,太难受了。愿意看到的人总有办法看到,不愿意看到的人,看到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而后我翻墙出来看新闻,看到了这里@abcd 写的两篇文章,我觉得是很值得分享的声音,于是我截了长图放在自己的微博里,希望让更多人看到。连着图片,我写的鼓励大家点开图看的文字大意:如果愿意了解并且有心了解,就请放下成见和习惯的逻辑,看到两边的不同,试着站在对方的立场理解他们的行为和诉求。

接着,在周老师微博评论区的留言被一个网友L回复,于是我以及我的朋友@huga 和她展开了几个小时的讨论。而我发截图的两条微博,被一个不理智的网友转发并附言,“挂一个港独分子”。我怕引起不必要的波澜,只能迅速把他拉黑。

我不常在微博表达什么,但是自从上一次两百万游行我在一个博主下面留言说,我整理了新闻截图大家可以私信我要云盘链接以后,涨了很多粉丝,他们时不时会问我最新的动态,我都通过私信分享。从那时候起,我把微博当成一个通道,在四处封锁的环境里,给一小部分人留下一点可以看到不同讯息的窗口。原本我也无所谓炸号,但是在收到几个陌生人给我的私信以后,我生出了一点要保护好这个“窗口”的责任感,我开始害怕因为那条转发对我的账号有什么影响。但没想到引来了几个我期待的声音,并且和网友D展开了也长达半天的友好讨论。

与这两位网友的讨论,我觉得十分值得被记录。

先说网友L,她认为,香港民众是“扛着民主的大旗反民主,说着法治践踏法治”。

论证过程是:“法律是不是保障人身财产安全?大批人卖奶粉的地方打砸是什么意思?打标语称‘踢走民店大陆游客’是什么意思?法律没有禁止大陆客在港消费吧?他们有什么权利踢走?更不用说袭警事件了,一群人围殴一个警察,这是所谓的被警察恶劣对待的正当防卫吗?拿港大学生为例,他们学校规定张贴在民主墙上的告示是不可以随意移除的,然而多份张贴在民主墙上反对暴力,呼吁理性发言的告示被撕除。而部分学生在自发清楚未张贴在民主墙的带有对陆生侮辱性攻击性告示的时候,却被人肉辱骂甚至围殴。嘴上喊着民主却做党同伐异的勾当。

港大学生的事情我自认没有@abcd 说的好,我就把截图发给她请她看,但是她认为文章“采取了很多很巧妙的语言混淆视听”反过来提醒我要学会独立思考。因为我的看法,她反问我对大陆、对体制内、对政治运转机制了解多少?希望我去体会一下扶贫攻坚可能想法就会改变。当“我们”在高呼民主自由的时候,很多人的愿望只是摆脱贫困罢了,于是我们转到了对人大代表制度的讨论(这部分这里不赘述,如果有人感兴趣,我可以在评论区另谈)。

因为讨论开始于凌晨,我实在困了,加上觉得跟她在很多基本问题甚至不存在共识,所以不想多说。没想到是我的好友兼非常尊重的姐姐跟她聊到了凌晨两点半,第二天鼓励我也去跟她聊聊。

因为姐姐跟她的交流比较多,于是这里放上她的总结。

网友L认为,大陆目前的首要问题仍然是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需要社会稳定,言论管制是维稳的一种,但是她也认同执行程度不好把控。这段总结,网友L认为所有的管控是为了维稳,但是我和姐姐对是为了维稳还是为了执政者巩固政权有所怀疑。另外,她认为,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就是要竞争,为了生存,要竞争,会相互掠夺。姐姐说,或许她到过扶贫一线,对贫困有种深刻的感受,所以才仍然认为,首要是发展经济。而且,基于她所有的经历和她看待历史的角度,她认为大陆现今的状态是正确的并且可持续的。

在和姐姐一起分析她的观点时,姐姐抛出来一句话,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生长环境都不需要担忧贫穷,所以才会生出对其他价值的追求

与此同时,网友D主动找我讨论。一上来他主动表明自己是大学刚毕业的粉红,偶然发现我的留言,顺道视奸了我的微博,想跟我交流,问我是否有兴趣。他想知道我的立场,以及我主张的“理解运动甚至到解释暴力如何产生”是否算暴力合理化。我没有急于表明我的立场,但是反问了他,基于他所知的,他怎么看待这次的香港运动。我认为暴力冲突是结果,而且是极端个例,如果我们单独把结果拎出来就结果论结果,是否有意义?

他思考了一下,发现确实没有意义以后,就开始回答我的问题。

在陆港关系上,网友D认为,中国的“大国崛起”让美国忌惮,港台是未来中美必争之地,游行一定有外部势力介入,目的就是希望大陆不要再发展,港人诉求不重要。他也明白,一国两制名存实亡,港府能决定的东西不多,实际由中央把控,当民众诉求超过了北京政府的红线,诉求就是不可实现的。

民众的诉求难以实现,同时北京政府不太可能答应,所以暴力冲突是必然的后果。我们居然在这点上产生了共识。

我在解释我的立场的时候,我说,我究竟站在什么立场我自己还没想清楚。不是民主自由那么笼统的东西,也有对公民参与和公民表达的感动,我认为大陆十分缺失这些,大众对政治的回避和不敏感让我们在失去很多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力。

紧接着,他说,希望我能跟他分享我的成长背景,因为他基于他的成长背景,他对我珍视的权利是不在乎的

首先第一句,就是,他出生于很穷的小镇,父母都是老师,学校是从瓦房到楼房,他切身感受着社会的发展。(此时我赶紧去跟姐姐说,她的判断或许是对的!)初中受老师的影响,对共产党全是负面印象,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以后,反而被同班同学指责为什么生活变好了不懂得感恩,在这种想法的冲突下,他第一次“有了‘需要时间来发展’的概念”,虽然仍然认为国家最终需要走向民主。同时期,国际社会上,爆发了利比亚战争,被民主国家轰炸过后,利比亚仍然混乱不断,甚至继续产生了ISIS,难民潮,叙利亚等问题,这一切让他对民主产生了怀疑。对比国内外不同的情况,他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好,不需要担心战乱,有工作,也有通过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的渠道,目前的政府和体制都十分适合我们国家的现实状况,民主可以靠后讨论。

这两位愿意和我交流意见的网友,很巧地都有经历过贫困或者见证过贫困的过往,在他们的逻辑里,民主约等于西方那一套,“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然国家就会被外部势力侵害

我第一次觉得,他们两个不是那种无可救药的傻子,他们的经历让他们有了当下的判断,而这些,我不曾经历过。我开始想,从改革开放以后,或者邓小平南巡以后,享受到国家进步带来的生活改善的人们确实很多,这么庞大体量的人群肯定对现有的一切制度都是感恩的。加上我们始终缺失的公民教育和去政治讨论,指望仅仅通过分享不同于官方语言的消息,和讲述自由民主之类的普世价值来打开他们的思路,跳脱固有的框架,要求他们对另一部分人共情,大概是痴心妄想吧。

虽然我清楚地知道,他们的想法有很多可以反驳的地方,但是我不认为这种反驳是有效的。

支持周老师的微博留言和两篇文章截图的微博都收到了一些恶意回复,比如直指我是港独,我卖国,我傻,我脱离现实追求民主和自由。且不说我是否真的支持香港独立,是否追求民主与自由。只是是表达“墙不是分隔的关键”以及希望大家能多了解多思考,就能被直接下这样的判定,我觉得很夸张。而追求民主和自由,在大陆的语境下,是和港独、卖国一样严重的问题。我不禁又开始好奇,那么在这些人脑海中,民主和自由又具体指向什么?

是笼统的被表述为“西方那一套”,或者被妖魔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实现一人一票的普选?还是有公民参与公共决策的社会氛围?民主是结果吗?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论吗?被这么敏感地反对的词语,究竟指向什么?我提出了疑问,但是还没有人回答我,或许他们不曾想过这样的问题。

基于我现有的知识储备水平,我也并不能明确表述民主和自由是什么。但我知道,民主不是解决大陆现存问题的办法,也没有任何一个体制可以复制过来解决大陆的问题。大陆的问题需要生于此长于此的人去讨论和去探索,但绝不是只靠执政者自己探索。开放公共讨论空间是必须的,培育民众的公民素养也是必须的。我对政府的失望在于,很多事情上,我能看到它面临选择时,有一个选项是于普通民众有利的但是可能会威胁到政权的稳固的,掌权者没有选它,一直选择在维护政权和利益集团的选项。但很多人对政府并不失望。

从周一给周老师评论并且自己发了微博,到昨天周老师在微博发了文章,到周老师竟然给我点赞关注了我接着二十分钟后周老师被炸号。这两天我经历的讨论密度极其高,和其他人的互动也很多,也因为一些恶意评论担心微博号被封担心了一天。看完周老师的文章再想想自己的经历真的有一种很深的屈辱感。

今天早上我又收到了几条新的回复,回复里和网友L、网友D一样,提到了维稳必要性和“中国崛起威胁论”。我开始思考并正视,在大陆稳定安逸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对稳定安逸的渴望,应该跟我对自由的渴望是一样的吧。双方价值差异如此之大,我再怎么平和叙述、理性分析,对这群人来说,都无济于事。

文章来到最后了,标题提出的问题,我其实还没有找到答案。只能隐约感觉,可能对应着他们脑海里的“稳定和发展”“自由与民主”等同于混乱和低效吧。

这篇文章,只是是为了记录我在探索分歧根源的一点进步以及纪念这两日我在墙内经历的舆论修罗场。

我觉得未来不会好的,我看不到尽头在哪里。周老师说不要放弃,好多朋友也私信我拜托我不要放弃,我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使命感舍不得放弃,只是面对现在的局面,我依旧迷茫和痛苦。

4 篇關聯作品
48
4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