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住的人

做个人吧!从现在开始!

香港从六月开始的抗争,大陆从一开始的一部分人知晓,到如今全民参与“发声”,将一些我们平时避而不谈的话题,摆到公共空间。虽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离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讨论”还很远,但两个“阵营”持续不断的关注和持续不断的争吵,已经足以发现一些问题,所以我开始试图探究分歧背后的原因。

这两个阵营像两个毫无交集的圆,圈在各自的世界里,难以对话,甚至不屑对话。但这两个圆圈里的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不论他们愿意承认与否,我们都要共同面对未来。如果不想办法找到分歧的根源,并弥合分歧,我们只会在各自的逻辑下越走越远。

上一篇文章,我发现对立的一部分来自对“经济发展”的看法不同以及个人经历不同,这种不同让我没办法要求人人必须与我共情。但文章引发的更深远的讨论,使我发现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导致这种割裂,并不断加深这个割裂。

一开始,我简单地想把它划定为大陆长期以来的“文理分科”造成一部分人(尤其是理科生)对“民主、自由”这类普世价值的误解,但是遭到了朋友们的反对,我决定继续深。后来看到陈纯老师写老朱的故事,我才发现,原来不是我知识储备不够丰富,逻辑太差从而解释不了对立立场的朋友抛来的问题,而是“那些价值在听众看来不是价值”的问题。

@feano 的文章带来的讨论仍在继续。一石激起的千层浪里,他说的闹事维权戳中了我的痛点,他的反思也引起了我的思考。是怎样的经历,让人本能地感觉到到失去尊严难以启齿,却意识不到无法言说呢?我越发觉得@abcd 提到的“非人的教育”可能是根源,也可能是解题的关键,但我仍然没有想清楚怎么理清和描述这个问题。

昨天参加完@米米亚娜 发起的讨论会,会上我们用马克思拆解的现代社会框架来讨论“垃圾”的话题,这个框架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想,或许可以借用这个框架来分析两个阵营对立的总体原因。

框架是:

“生产力与生产工具”-“社会关系基本单位”-“经济基础与制度” - “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价值观”-“文化”由低到高排列。

这六个层级每个层级都会相互影响,下三层的变化会驱动上三层的改变,而上三层的改变也会反过来影响下三层的发展。我们能直观看到的是上三层,于是我们常针对上三层进行讨论而忽视了下三层。

生产力和社会关系基本单位两个层级的问题,我想是大家已经不会再产生分歧的部分,于是我们从“经济基础与制度”开始分析。很巧的是,上篇文章就已经隐隐约约触及了这个问题。

现在我又一次回顾我与所有对立立场的朋友的交流,我们自身的经济基础存在差异,这使得我无法要求任何与我境遇不同的人共情我的理想。而基于我们对“经济发展现状以及制度”的不同看法,导致了我们对上三层的理解出现了完全不同的逻辑,并且无法相互理解。我们对政治制度的认识有冲突,我们的价值观有冲突,我们热爱的文化也有冲突。

现代社会中,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依赖集体生活,社会关系的基本单位是“个人/家庭”而不是“宗族”。这是我们每个人面对的现实情况,不论你是否承认或者是否意识到。但当下的大陆,千年农耕文明使得“集体”的影响在当下仍然延续着,我们的潜意识喜欢在集体中寻找归属感和安全感,多数人走过的路一定是安全的路。加上党国维护统治的需求,人越简单越统一越容易控制,使得我们一边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一边又被拉回集体中,与集体共存。

如果放弃个体经济基础的差异以及对整体经济发展看法的差异这两个无法强求达成共识的部分,从别的角度去寻找共同话语。我想,两个阵营的区别,或许就在于,我们是否已经觉察到个体在当今社会的位置,是否发现个体的价值并且看重个体的价值,我们是否意识到个体不应该被集体淹没。

我又一次在微信的朋友圈和微博发出疑问“人,究竟为什么是人?”。这次只有一个回答。或许是因为承受不了,我拉黑了几个热衷于监视我的对立立场的人所以收不到答案,也许是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难,根本无法回答。唯一的答案很好,“Human being, 人人平等。我们有思想是我们区别于动物的特点。而因为‘我’的存在,所以我不是别人,我才能去爱别人,爱世界。”我强迫好友回答我的问题,她说很难,直觉就是,“自由,自律,自爱。

至今还有很大部分人认为,香港走上街头的人是一小部分,他们都是无脑的抵触大陆的可以被用钱收买的容易被煽动的“废青”(严正声明,我一点都不赞同,相反我认为大家充满了创造力和想象力)。是怎样的思维,才能让他产生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比他人聪明,自己“有脑”别人“无脑”,无视他人正常的情感,他们甚至从来都不懂得想象,那座城市与他所处的城市一样的发达(甚至某些方面更发达),有学校,有企业,有媒体,人人都接受过教育,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是亚马逊丛林也不是非洲草原。

伊藤诗织正在大陆巡回演讲,有个群里有人聊起了《黑箱》这本书。我看不少人看过,于是忍不住发问,看完书他们怎么看待京东CEO的事情?他们却仍旧说,这事太复杂了,不知道怎么说。竟无一人尝试理解Jingyao的苦。同时,同事也遇到了客户的性骚扰,我们在午饭聊起了这个话题以及自己各自的经历,仍然有人认为,我怕被打脸,我想保持中立。我很震惊,即便我们经历了相似的痛苦,了解了当下极其不平等的背景,我们仍然不懂得共情彼此的痛苦,甚至无法将他人代入自己曾经的经历,去理解这份不易。

周五上午看微博,又有三名公益人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带走,我气到发抖。报导者发出的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报道也让我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仍然有人质疑公益人士的行动,也仍然有人觉得被关押的人活该。这些惨不忍睹的事情触碰不到大部分人的神经,因为这些人做了与“我们”不同的事情,这些人与“我们”不同,所以他们遭罪了。我跟我身边的人都一样,所以我没事。

为什么呢?

我们从小,被教育爱国,爱家,爱他人,却没有爱自己,甚至没有“自己”,个性的存在是不合适的,合群才是美德。我们最好按照大家一直走的路走下去,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结婚生子,你的人生就是完满的。这个逻辑,存在于大部分人的脑海中,不存在阶级差异。

我们保护自己的方式是对照群体中已有的存在,来证明自己的合理性,而非完整地给出一份理由,告诉别人,“我”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或者,我们想出了原因也需要面对群体扑面而来的指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缘由。因为不同,原因也不被认可。然而,我们已经步入了社会关系的单位是个体的时代,我们越来越多人关注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守护住“自己”

为什么现在,会有越来越多人珍视每一个个体,关注每一个个体,为个体呼喊呢?

因为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文明最核心的意义,就是人的价值。”我们是人,我们发展出了与众不同的文明,就是为了不再呆在食物链里弱肉强食。

因为强权之下,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哪天就站在了少数的一方,成为被牺牲的群体。臣服在这个逻辑之下的人,只能拼命往上走,因为害怕有一天因为不够强大而被抛弃。在这个逻辑下参与的每一次竞争,都害怕失败,失败了就是没有价值的被淘汰者,他们“应该”被抛弃。保护每一个个体,就是在保护自己。

米米在分享会的最后提出来,现代社会的构成要素是:“大众文化”,“民主法制”,“科学技术”和“市场经济”,在这个架构里,没有人,也没有自然。而现实世界中,人在其中,就是这个框架的载体,循环往复地努力着,只是不停地完善这个框架。我们成就这个结构,也无意识地在被结构摧毁。

因为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我没办法总结出每个“个体意识”觉醒的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哪个关口被触动,从而从一个圆圈走到了另一个圆圈。如果你好奇他人的经验,就请放下成见,真诚地交流。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相信既定的答案,不接受模棱两可的存在,也缺乏对答案推导的训练,这导致我们习惯于看到结果,得到结果,根据结果判定过程的价值。可是看到的事情越多,我们越应该明白,人是复杂的,万事万物也是复杂的,没有什么一定如此或者一定不如此,比起模仿结果,去倾听过程和书写自己的故事,往往更值得也更有意义。

作为一个,非政治经济哲学相关专业的人,写下这些粗糙的推论,应该会从各个角度被说不严谨吧,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推论一定是正确的,我更希望它像个引子,抛出问题吸引大家共同思考。对于分歧的探索,暂时告一段落,我会继续去找我能做的事情。

我想,作为每个承载着这个框架的人,我们都是框架里最不可捉摸的变数,或许我们带不来任何改变,也可能松动了框架上的一个螺丝。而面对大时代无解的命题,只有爱与理解能化解彼此的伤痛。

希望这个周末,不再有人受伤,为你们祈祷。

4 篇關聯作品
8
8

回應11

只看衍生作品
  • 与孟德斯鸠的观点有相似之处:

    對一個人的不公,就是對所有人的威脅。因為對一個人的不公,所顯示出來的是“制度的邏輯”。這種邏輯,可以用來對待所有人,無人能保證自己倖免。
  • Freiheit
    關聯了本作品
  • 首先请见谅,可能我写得跟文章不太符合。我只想找个地方跟人说说话,也许评论是个不错的地方。因为我现在微信都不发动态了,很少在墙内说话。现实中又很难找到一个朋友,相互说说的。

    看到一个 matters 友好像是因个人信息暴露,退出了;一个Twitter 友在境外发表言论,回国就被拘留了。在如此时代,愿各位保护好个人信息,避免暴露哈!

    关于与墙内好友的沟通墙外的信息,我自己现在是不主动谈政治、谈政治的前提是彼此知道墙内外的事实,对于事实有共同的认知,才有观点。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希望尊重彼此的观点。不过这个好理想化,现在也许能够找到一位吧。沮丧……哈哈!

    在墙内自己的一个朋友,有时交谈,只是抛出自己的观点,更在表达一种情绪,而看不到论证的过程。他也不会去尊重彼此不同的观点。有点可惜。看到 Twitter 上LindaTangUSA说:”Kids who grow up in a very fucked up society, with very suppressing parents, teachers, standard-answer communist style education, is hard for them to think and act like anyone who grow up in an democratic open society.“ (https://twitter.com/LindaTangUSA/status/1154243782943993857)或许说出了部分事实。

    最近看了杨小凯关于文革的《牛鬼蛇神录》,里面好多有政治远见的人物,对当时文革时事的分析,让我挺震撼的。

    还好有这个平台,还能说说话,大家见谅哈。

    各位祝好!

  • 我认为,人可以注重个体,但如果影响到他人利益,就不能以个体自由来当作挡箭牌。比如随地吐痰。

    比如你在一条船上,你热爱雕刻,是你的自由,你在船甲板上雕刻,就不是你的自由,因为你可能把船搞沉。

    现代社会不需要集体生活,这句话是一个谎言,你住的房子,用的工业品都是集体工作的产物,你看的书,受的教育,网上的信息交流,都是集体生活,你认为的集体生活难道只是大家吃住一起吗?

    社会关系的单位是个体,并不意味着你的个体利益能够凌驾于集体利益,如果你承认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那你就要重视集体利益并认同其意识形态。如果你不承认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那么你就走上了与集体对抗的道路。

    香港的游行,并不是个体对集体的抗争,而是集体对集体的抗争,没有游行人群,你一个人举牌子在大街上抗议,没有任何用处,欧美不是没人这么做过,没有任何用处。

    认同集体的意识形态,并不意味着你完全无脑顺从,集体与个体并不是二元对立的,个体有监督,协助集体的责任,作为有独立自由意志的个体,你的责任是帮助完善改进集体的意识形态。

    个体之所以有维护个体利益的空间,是因为物质条件的改善,能够满足个体的特殊要求,即使这个要求对集体利益有所损害,比如你在船甲板上雕刻,如果船底足够厚实,可以专门弄一层红木的专供你雕刻。

  • 高級五毛,混淆視聽

  • 你的文字戳到了我的泪点。可能对部分推论有同感,也对最近发生的事感到痛心。我们生长在墙内,即便有的人有机会接触墙外的东西,他并不愿意以一颗包容的心去尽可能了解事情发生的始末,反而是用自己的所学、经验去分析解释事件,好像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看明白所有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乌合之众的闹腾而已。他们可能不信任中国政府(特别是在事关切身福利的问题上),但也没有静下心来倾听了解另一方的观点,好像在没有涉及利益的地方,他们更容易不自觉地和政府站在一条线,显露着所谓的爱国主义情感、批判思考和逻辑分析能力。

    最近网上疯传的香港示威者围堵辱骂老人的视频以及显示出来很多人一边倒谴责示威者的评论,让我让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只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就连官方媒体也只是单方面地发起谴责,根本没有好好说清楚为什么示威者要围堵辱骂老人、而这个老人有没有什么特殊身份、做过什么特殊事情。这样片面的语言和报道成功地激起了群众的愤怒(而且中国境内近些年发生的引起群情激愤的事情太多了,群众本身对所谓的“恶”的行为本身似乎容易形成条件反射式的对抗和谴责了,而不明缘由的对抗和谴责其实可能带来另一重“恶”——我们这个社会就像进入了恶性循环一般)。因此,我们可能永远看不到真相,因为我们没有拿出积极的合适的探寻真相的姿态,或者我们根本不在意真相只在意情绪输出而已。

    我很讨厌自己常常无法做出合适的分析判断,认知达不到,容易感情用事(积累得不够的确很头疼)。但是经过了解这一两个月的发生的事情,我告诉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低姿态,不妄下判断。如果真相的确难以获得,至少自己不能停止探寻真相的心。

    只能和各位共勉了。

    • 抱抱。

    • 好喜欢你说的,在教育和媒体失守的情况下,保持质疑和独立思考也许难上加难。但正因为如此,更加不能放弃。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