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928 
Milly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他们都不太在乎了

大概是已经对这个疯狂世界的惨状麻木了,麻木到发生多离谱的事情都仿佛在意料之中,无甚新意。关于缪可馨的议论,在听了《不合时宜》最新一期节目以后,终于牵动了我的神经。我一边被刷新绝望,一边忍不住分享给身边的家长们,然后陷入更深的绝望。

Milly

记不住真相的人,只能任由悲剧一再重演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是爸爸常看的公号运营者多次向他邀稿,他来“骚扰”我之后动笔的。一开始这个公号只转发方方日记,方方停笔后读者继续自发接力。目测读者群体多数是跟父亲年龄层差不多的中老年,观点的光谱介于反贼和小粉红之间,有被党国叙事收编的部分,也有对党国叙事警惕的部分。

Milly

工作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总是在困惑,从来没有解答

4月30日,2020艰难地过了1/3,五月就要到了,重新工作3周,还有五周试用期才结束,每天回家都充满了疲惫和厌恶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试用期,退堂鼓一天要响十几次。昨晚家人在看综艺,王牌对王牌薇娅那一期,主题应该是跟职场/工作有关。应该是节目最后例行要上价值的桥段,每个嘉宾都要...

Milly

复工复产之路的“人间观察”

去年12月初辞职时的计划是,休息到过完年便开始找工作,大约可以有一个月的假期。当时万万想不到世界会变成这样。在家无所事事两个多月后,舆论强行扭转,新闻里开始号召“复工复产”,“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的”我便开始投简历。虽说整个经济形势走低,但也存在着外地员工无法返工直接辞职的情况,所以...

Milly

对一个“关于新闻”常见想法的解析和回应

疫情爆发后,想着反正在家隔离,闲着没事,我又忍不住开启一个传递消息的阵地。虽然看的人不算少,但几乎没有有效讨论。直到最近有人在评论区抬杠让我很恼火,我表明态度后收获了一个回复。关于媒体和新闻,关于事实和立场,这个朋友所讲...

Milly

远方无力的愤怒

在整理相册的时候,翻到一张SARS维基词条的截图,保存时间是1月2号。那时候,我已经跟在武大的好友聊了几回“谣传的疫情”了。从30号看到消息转发给她之后,她就十分忐忑,并且开始多方打听,但作为一个刚去武汉一年的学生,并没有打听到太多的消息。

Milly

我们会航向怎样的未来?

从10月底就开始思考怎么写今年的年终总结。2019,毫无疑问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标记的重要年份。这一年,目睹了未完成的沉痛的社会变革,作为旁观者,也经历一部分变革带来的阵痛。这一年的成长或者说变化超乎想象,我不知道未来回顾这一年,我是否会感谢这一切的发生。

Milly

2019 — 割席年

有人说,2019是割席年。我想,是的吧。浩浩荡荡至今未完成的时代革命,彻底把所有大陆人拖到一个避无可避的场域,看见和接触最直接的政治问题。从我出生到现在,即便耳闻目睹过一些社会事件,也没有经历过过这样大型的与政治相关的运动。

Milly

2019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

今天是2019年12月1日 ,距离全面消除贫困的2020年,只剩最后30天。坐标上海,全中国毋庸置疑最发达的城市。体感入冬已经一周有余,昨天下了一天大雨。本以为今天需要冒雨出行,没想到居然放晴了。

Milly

稀里糊涂地“爱国”了

作为一个曾经在饭圈玩过一年的人,非常理解当下社交平台上“追星式的爱国运动”。毕竟我也曾经为了遥不可及的明星,不求回应不求回报地做过一些事情,并在其间获得一定的成就感和新的友谊。那段时间里,我的课余时间全部被这些事情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