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二譯社
人二譯社

翻譯圍爐💬👻📑📚📝🗺

譯步亦趨|「讀芥川龍之介,定係讀文潔若?」:從DSE選用翻譯文本說起

今年香港中學文憑試中文科首次採用翻譯文本《橘子》(芥川龍之介著,文潔若譯),成為一時熱話。正當一眾接受報章訪問的老師紛紛表示「選材愈趨多元」、「譯者翻譯功夫不錯,不礙理解」的時候,臉書卻輕輕推送了翻譯系教授的一句:「係讀芥川龍之介,定係讀文潔若?」

今年香港中學文憑試中文科首次採用翻譯文本《橘子》(芥川龍之介著,文潔若譯),成為一時熱話。正當一眾接受報章訪問的老師紛紛表示「選材愈趨多元」、「譯者翻譯功夫不錯,不礙理解」的時候,臉書卻輕輕推送了翻譯系教授的一句:「係讀芥川龍之介,定係讀文潔若?」


仔細想想,這也是個有趣的問題。儘管文潔若的翻譯確實以「一個零件也不丟」的忠實風格著稱,連她自己也曾表示:「翻譯融入了個人的很多見解和理解,對自己要翻譯的作品,你覺得理解它了,融會貫通了,才會有感覺。」也就是說,讀文潔若翻譯的芥川龍之介,不僅僅是讀芥川龍之介,同時也在讀文潔若,讀她如何參考巴金、沈從文、郁達夫、老舍的作品,力求讓「譯文語言符合他們的氣質和風格」。翻譯既經人手處理,自然不免滲入譯者的思想與世界觀,這並非不專業的體現,而是無可避免的事,正如歌手翻唱他人作品,也不免會融入個人風格一般。雖然我們平常讀翻譯文學時未必在意,但譯者對作品的影響往往大於想像。最廣為人知的例子莫過於村上春樹的譯者之爭。


一直以來,村上春樹的「林(少華)譯」和「賴(明珠)譯」孰好孰壞一直是讀者之爭。有人認為林少華的譯文比較流暢,符合譯入語(中文)語法特色,但也有人批評其過於修飾,使用過多四字詞,讀起來不像翻譯作品;賴明珠的譯本則以風格貼近村上春樹欲言又止、含蓄委婉的風格著稱,但也有人批評其譯文生硬,過於彆扭,一度引起中港台讀者熱烈辯論。有趣的是,評論甚少從日文原文出發討論,大多還是比較兩個中文譯本(或加上英文譯本)得出結論,而簡體和繁體中文的讀者似乎都對自己版本的譯本深具情意結,似乎大家都傾向受所選譯者影響對村上原作的解讀。今年,村上春樹相隔六年推出短篇小說集《第一人稱單數》,繁體中文譯本的譯者再也不是賴明珠,而是同樣有豐富日本文學翻譯經驗的劉子倩。劉子倩的翻譯風格比起賴明珠簡潔易懂,斷句更多,讓忠實書迷大呼不習慣,再度引起「到底是喜歡村上春樹還是賴明珠」的爭論。


其實依我之見,不少人應該兩者兼喜歡之。譯文讀者讀的不只是原作者的思想感情,更有譯者深思熟慮的翻譯選擇。所以回到DSE閱讀卷的翻譯文本,問題如果提到「作者」或「芥川龍之介」的思想和寫作風格,那其實略有偏差,更準確來說,文中反映的思想文風,已經分不開是來自作者本人,還是暗藏譯者的投射與解讀。


大大個頭盔:日文讀到一半就放棄的小薯,無讀過芥川龍之介 / 村上春樹原文,歡迎精通日文人士大力鞭打。(誤)



【傳送門】 💬

立場新聞《【DSE】閱讀卷首現日本文學翻譯作品資深中文教師:整體較以往易不再是「死亡之卷」 | 立場報道

眾新聞《30多年譯村上春樹40多本書賴明珠:「我一輩子做這樣一件事,做對了」

點·讀《是日閱讀|書迷大呼看不慣新書譯本,那到底是喜歡村上還是賴明珠?

明報《星期日文學‧《第一人稱單數》:沒有賴明珠的村上春樹 - 20210221 - CULTURE & LEISURE


==========

人二譯社|InBetween Translators’ Collaborative 🏠👯‍♀️

Translation | Transcription|Proofreading|Reviewing | Copyediting|Copywriting | Typesetting

.

Enquiries ✉️: [email protected]

Follow us on Instagram ✨: @inbetween.tran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