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0251 
PhilipWu

中国白酒 美国高粱

有多少中国白酒是用美国高粱做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因为几乎无从网上查证,去到酒厂也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倒不是酒厂的人认为用外国粮于心有愧不愿多说,而是据说酒厂的采买与生产销售分得很开。那些负责论吨采购的人大概从不需要出现在酒厂,只要在谈判桌和高尔夫球场上买买买就好了。

14
PhilipWu

茅台、足疗城、4000家酒厂、30000个酒铺

去了趟茅台镇,简单记录一下所见所闻

82
1
PhilipWu

萨沙之后,被改变的鸡尾酒世界

2015年8月21日,周五,纽约哈德逊,年仅42岁的萨沙·佩特拉斯克 (Sasha Petraske)没再醒来,他留下了一堆没有付清的账单,还有一个被改变的鸡尾酒世界。209年前,本地报刊《The Balance, and Columbian Repository》首次明确定...

26
PhilipWu

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男主黄觉在生日这天聊了聊

黄觉戴着绿色的渔夫帽出现。他不担心是否会显得肤色暗沉,也没有遭遇类似的事情,只是不爽「戴绿帽」这个词,决定身体力行,狠狠嘲笑这个约定成俗的着装标准。「别人说戴绿帽有点那什么,所以我就非得戴一个。」反其道而行之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会遭来旁人的侧目,连带「离经叛道」的指责。

4
PhilipWu

和鹿音苑的厂牌主理人曾宇,在他41岁生日时聊了聊

今天是曾宇41岁的生日。他是双烽镇酉时《把青春唱完》的第十位人物,不过他没有出现高原的书中,因为他活跃年代开始于2000年,没赶上收起镜头的1999年。他的身份承上启下,传承光大了九十年代的音乐精神,在新世纪以不一样的面貌继续为好的音乐扑腾。

PhilipWu

黄小茂:无援的思考

前言:黄小茂虽然不是摇滚歌手,但为最摇滚的崔健写过歌词。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摇滚厂牌,但掀起了九十年代比摇滚更广为人知的校园民谣风潮。但我们要讲述的,并不是他在音乐行业里一路升到华纳和索尼音乐总裁的经历,而是他离开音乐行业后的故事,关于自我的探索和成年之后的成长。

1
PhilipWu

《余下只有噪音》的书评

​ 【本文为理想国撰写】 二十世纪有古典音乐吗?在绝大多数现代人的认知里,答案是没有,否则也不会被称作「古典」。然而,在登上月球也引发核爆的世纪,古典音乐依然存在,迎来了它史上最大的繁荣。可这不妨碍它沦为现代文化中的无人区。看看当今的流行文化就知道了。

8
PhilipWu

和魔岩唱片的总筹牛佳伟聊了聊这三十年还有音乐

Too Old To Die Young是牛佳伟为双烽镇酉时选的第一首曲子,出自《被解放的姜戈》原声带。他自言有点题的作用。欲知剩下的四首,请移步网易云歌单,二维码在文尾。牛佳伟去年50岁了,不光牙疼,还掉了一颗门牙。在古代,这个年纪落齿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11
PhilipWu

汪峰的现场导演【牛佳伟】:关于魔岩唱片和中国摇滚,你不知道的事他都知道!

牛佳伟 1969.4.21 你不知道他 但他知道你不知道的一切双烽镇酉时的「把青春唱完」系列已经做完了6期,记述了九十年代北京摇滚圈中形形色色的人与事。从聚会组织者到记录摇滚的导演再到早已成名的摇滚人,他们的故事都是单独成篇,仿佛六条河流,淌各自的入海口。

6
PhilipWu

生日|你那么爱《教父》,喝过导演科波拉酿的酒吗?

Francis Coppola 1939.4.7【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平台「双烽镇酉时」】 八十年代的一天,纽约市正在闷热的热浪中。曼哈顿上西区的一间公寓里,一个11岁的女孩用搅拌机搅拌一杯草莓大吉利,给她妈妈倒了一杯,然后从她自己的高杯中啜饮起泡沫粉红色液体。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