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3687 

我是中文母语者,但我看不懂白酒品鉴词

PhilipWu

威士忌爱好者刚开始接触白酒的时候,经常吐槽说风味不好找,觉得白酒天然不适合品鉴,进而觉得白酒不行,没有自己的风味轮体系(其实早就有了),没办法报菜名一样的说出里边的味道。这种不cool的体现就是现行的白酒品鉴词模棱两可,含义模糊不清。比如说清雅。

袁隆平的一件小事

PhilipWu

下午看书时,收到一位朋友的消息,问我「粳」到底怎么读?他在酒厂工作,和人聊到糯高粱比粳高粱好的时候,取得了共识,却因为粳读jing还是geng和人差点打起来。在去南方上大学之前,我都读jing。这是语文老师还有字典上交给我的。为了高考,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

人里離れた雪国の宿:沉痛悼念鸡尾酒雪国的发明者井山计一先生

PhilipWu

日本最高龄调酒师、鸡尾酒“雪国”的创造者井山计一先生于2021年5月10日晚因高龄自然衰老而亡,享年95岁。他今年2月身体不适入院,最终辞世。井山先生出生于1926年,最初是一名社交舞教师,后走上调酒师的职业道路。这中间,井山先生的经历涉及到太多关于日本太平洋战争前后的酒业历史故事,以后慢慢讲。

中国白酒 美国高粱

PhilipWu

有多少中国白酒是用美国高粱做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因为几乎无从网上查证,去到酒厂也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倒不是酒厂的人认为用外国粮于心有愧不愿多说,而是据说酒厂的采买与生产销售分得很开。那些负责论吨采购的人大概从不需要出现在酒厂,只要在谈判桌和高尔夫球场上买买买就好了。

茅台、足疗城、4000家酒厂、30000个酒铺

PhilipWu

去了趟茅台镇,简单记录一下所见所闻

1

萨沙之后,被改变的鸡尾酒世界

PhilipWu

2015年8月21日,周五,纽约哈德逊,年仅42岁的萨沙·佩特拉斯克 (Sasha Petraske)没再醒来,他留下了一堆没有付清的账单,还有一个被改变的鸡尾酒世界。209年前,本地报刊《The Balance, and Columbian Repository》首次明确定...

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男主黄觉在生日这天聊了聊

PhilipWu

黄觉戴着绿色的渔夫帽出现。他不担心是否会显得肤色暗沉,也没有遭遇类似的事情,只是不爽「戴绿帽」这个词,决定身体力行,狠狠嘲笑这个约定成俗的着装标准。「别人说戴绿帽有点那什么,所以我就非得戴一个。」反其道而行之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会遭来旁人的侧目,连带「离经叛道」的指责。

和鹿音苑的厂牌主理人曾宇,在他41岁生日时聊了聊

PhilipWu

今天是曾宇41岁的生日。他是双烽镇酉时《把青春唱完》的第十位人物,不过他没有出现高原的书中,因为他活跃年代开始于2000年,没赶上收起镜头的1999年。他的身份承上启下,传承光大了九十年代的音乐精神,在新世纪以不一样的面貌继续为好的音乐扑腾。

黄小茂:无援的思考

PhilipWu

前言:黄小茂虽然不是摇滚歌手,但为最摇滚的崔健写过歌词。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摇滚厂牌,但掀起了九十年代比摇滚更广为人知的校园民谣风潮。但我们要讲述的,并不是他在音乐行业里一路升到华纳和索尼音乐总裁的经历,而是他离开音乐行业后的故事,关于自我的探索和成年之后的成长。

《余下只有噪音》的书评

PhilipWu

​ 【本文为理想国撰写】 二十世纪有古典音乐吗?在绝大多数现代人的认知里,答案是没有,否则也不会被称作「古典」。然而,在登上月球也引发核爆的世纪,古典音乐依然存在,迎来了它史上最大的繁荣。可这不妨碍它沦为现代文化中的无人区。看看当今的流行文化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