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214 
PhilipWu

我们对何勇一无所知

我们都以为自己知道何勇,就像我们都以为自己清楚九十年代怎么回事。魔岩三杰、香港红磡体育场、“四大天王都是小丑”和“李素丽你漂亮吗”,还有一句“张楚死了,窦唯成仙了,我疯了”。最后这句既有无奈和嘲讽又有苦中作乐的自述,在...

1
PhilipWu

“像那闪耀的灯球”:七十年代的极乐迪斯科

John Travolta「女士们,先生们,又到了大家最期待的环节——兔宝宝餐厅扭扭舞大赛即将开始。下面让我们请出第一组参赛选手。这位女士,请问您贵姓?玛莎太太。那麽您的舞伴呢?文森·维嘉。

6
PhilipWu

《人民日报》的这个标题宣布简体中文退化到了「弃其精华,取其糟粕」的新阶段

有一位朋友在地方台工作,回复说:「标题是给网友看的,他们的判断是这群网友只配看这样的标题,部分佐证了冯导的“垃圾观众”论。」 这种高高在上的观点就在制造无法弥合的撕裂。大牌媒体有责任去让人知道更美的东西。

PhilipWu

谁还在怀念科特·柯本?

2016年10月的一天,吴虹飞带着乐队在纽约,完成了一场对她而言意义重大的演出。她几个月前收到联合国的邀请,去美国的大学和博物馆做演讲,分享保护非遗侗族大歌的经验。碾转各地,顺道巡演。

PhilipWu

观赏一阵风

我制造了风。它原来不存在。远处的低矮平房上烟囱里升起的白色和黄色的气体直挺挺飘上天证明了这一点。我拉开客厅的窗户,又拉开斜对着的卧室的窗,风陡然出现。风吹进来了,带着远处的声响。呼呼声中,有工地上的敲击,有远处卡车的发动机响,夹杂着几声狗叫。

3
PhilipWu

清早无事,回忆起几天前的奔溃时刻

清早无事,回忆起几天前的奔溃时刻。那天从上午八点开始,我就在改文档,梳理字句,修改别字。到了九点,老板开始提意见,把自己与人物的关联素材加进去。我跟着调整版式。他发一句,我改一句。就这样追逐到十二点半,即将发送的节骨眼上,老板让另一个编辑来检查一遍。

PhilipWu

专访|和窦唯站在红磡演出的邓讴歌:我的人生一百分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双烽镇酉时」邓讴歌 1974.3.22讴歌出现在公众场合,人们总惊讶他的面容看上去如此年轻。因为人们把「那批摇滚乐手」当成同一代人。但他们中的第一代领军人物崔健生于1961年,窦唯出生在8年后(1969...

10
PhilipWu

专访《再见,乌托邦》的导演盛志民:今天看似多元前卫,实则单一保守

盛志民 1969.3.17 很多人都把他错看成坂本龙一 盛志民是谁?豆瓣上搜“盛志民”,你会找到他有5部挂名导演,3部挂名编剧和1部挂名剪辑的电影电视剧作品,一个拥有38人的小组,以及数个跟《再见乌托邦》相关的豆瓣用户日志。

10
PhilipWu

Q for Quincy

2009年6月15日, 上海电影节华谊兄弟之夜, Quincy Jones大老爷来参加派对。那是华谊兄弟上市的前夕, 派对上群星荟萃,人人眉飞色舞,空气都是雀跃的。当时在华谊工作的老员外接待了Quincy。

PhilipWu

爵士乐的纸上王国:凯鲁亚克与Charlie Parker的诗篇

今天是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的生日(1922年3月12日—1969年10月21日),也是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的祭日(1920年8月29日-1955年3月12日)。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