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粒码

關注社會弱勢群體、言論自由及環保議題。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

有这么一个人,我只见过她三次,但她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子。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并不是那么好玩的酒吧,她来参加我组织的les聚会。那时她进群不久,看到我发了聚会的时间地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先按兵不动,看别人的反应来作自己的决定,而是简单地回了一句,“好的,到时候见。”

其实那晚是我们几个相熟的朋友约好要去看看这个新酒吧,听说有个les之夜。在群里发邀请过后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人再回应,我也就没把她的回复放心上,毕竟都还不算认识,谁也不把谁说的话太当真。建这个群这么久,那些说过要来,最后放鸽子的人多了去了。

这个酒吧没有想象中热闹,甚至说话不用特意大声,同一桌的人也能听到。我们就四个人:我和我女朋友,还有另外两位朋友,她们也是一对。我们也是到了才知道,原来那个les之夜的活动已经许久都没举办过了。懊恼之余,我们喝了杯酒就琢磨着想要换个地方。其中一位朋友突然记起,那谁谁不是在群里说要来吗,我们走了她怎么办?我这才想起她来,思索了一下,觉得作为群主,还是得关照一下新人。

我加了她的微信,问她还来不来,我们准备换地了。过了几分钟,她回复,”刚到附近,现在正走过来呢,不然你们稍等一下?“

在这个亚裔基本不出没的区域,我看到一个中国女生模样的人推门进来,就基本确定是她了。她身材小巧,留着齐耳的短发,中分,没有刘海,化着不浓的妆,披着一件有棕黑色纹路的毛外套,手上拎着一个黑色方形手拿包,颇有点名媛范。我朝她招手,她看到我们的瞬间自然地露出一个笑容。

“Hi,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这是她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表情里没有网友见面的尴尬,倒是像许久不见的旧相识。一阵自我介绍之后,她明白了自己是在跟两对情侣当电灯泡,稍微有了点不自在,我赶紧补了一句,你放心,我们出来玩就是为了跟朋友玩开心,不会只顾着跟自己伴侣说话的。

接下来我们聊了很多,她不吝啬回答我们四个人一一提出的问题,也很好奇地反问我们同样的问题,是很会聊天的一个姑娘。我们觉得就这样坐着聊聊还挺好的,也就不准备换地方了。于是我们了解到,她是来美国念研究生的,专业跟环保相关,今年刚毕业搬过来这个城市,目前在一家公益组织工作。因为不认识什么朋友,在网上找到我们这个微信群的时候她是很兴奋的,觉得特别有“归属感”。她目前单身,刚跟前女友分手没多久,原因是女友在国内,不能忍受这段不知道期限的远距离恋爱了。她加群的目的首先是为了参加聚会,但如果能认识合适的单身姑娘,她也是不会拒绝的。我笑说,那下次要特意举办一个单身人士多一点的聚会了。

后来我就真拉了一个韩国烤肉局,认识的不认识的女生来了二十几个。那天我看到她跟新认识的朋友聊得挺好,作为主办人我有太多人要照顾,也就没花时间跟她多聊。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在微信上偶尔会聊几句。会聊工作,聊旅行,但是也没有到知心朋友的程度。我知道她搬到了北边的城市,加入了一个帮助初创公司发展的团队,从她的字里行间,也能看出工作带给她的满足感填补了独身状态下偶尔的落寂。

第三次见面已经是一两年后了,她来我的城市出差,临时约我说见一面,因为她决定要回国了。这次见到她,我从她眼中读出了许多幸福感。她说,决定回国是因为跟前女友和好了。她们商量之后决定搬到一个新的城市去生活,离两边的家人都远,因为她们俩目前都不打算出柜。工作都已经谈好了,休息两个月旅行一下,就会开始上班。我对她的这个决定其实很不解,因为我知道她蛮喜欢之前的工作,也很喜欢在美国的生活。她微笑着解释说,可能心里还是想要有个人陪伴着的那种安定的感觉,不想再一个人漂泊了。刚好这时候跟前女友又联系上,两人一拍即合,都想有个新的开始,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那时的我很羡慕她,毕竟我自己还在瞻前顾后找不到北,她这么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付诸行动的态度让我很崇拜。我只有祝福她,约好了以后我回国探亲的时候再见。只是没想到,这个约定竟然再也不能实现了。

两个月后,本该是她准备入职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我在微信上收到一条从她账号发出的信息,得知,她在泰国度假时因意外去世了!发信人是她的表哥,还留下了葬礼相关的信息。

我花了好一阵子,才接受这个现实。其他群里跟她加过好友的人也都收到了同样的信息,我们互相发了很多感叹号,谁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后来我看到她以前工作的那个公司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表达了他们的慰问,又多了解了一些她之前工作的细节,也发现她的前同事们对她的评价都很高。

在为这个逝去的生命感伤的同时,我想到的是刚跟她和好的女友,还有不知道她性取向的家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起为她送别。我没有她女友的联系方式,并不知道她那边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觉得自己跟她关系好到可以问她家人细节的地步,只是简短地表达过哀思。

过了几天,我又从她的微信号收到一条信息,这次是她妈妈发的。在一条很长的文字信息里,这位妈妈把对女儿止不住的思念换成了一个个带着泪文字,读起来并不通畅,但任谁都能感受到那一份无尽的悲伤。末了,她说想收集一些女儿生前的照片,希望女儿的朋友们可以帮助她拼凑出一些回忆。读到这里,我突然有点呼吸困难。我手机里有几张她跟别人的合影,还有几张拍立得照片,都是那次聚会的时候拍的,但是我可以发吗?这是她生活的另一面,她家人不知道的那一面,没有她的允许,我可以帮她出柜吗?而且,这会是她的家人想知道的吗?

我挣扎着选择了沉默。我不知道她的其他朋友会怎么做,更不敢想象她女友的心情。我不知道什么样子的关于她女儿的“回忆”是可以帮助这位母亲的。这个她女儿隐瞒了那么久的真相,对一位母亲来说,到底会是一个closure,让她确认自己曾有过的怀疑,还是会在她心脏挖出一个全新的伤口?

不过,这份挣扎却点醒了我。后来没多久,我逼着自己向父母出柜了。我现在还有时间来跟父母解释,能让他们进入我真实的生活中,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呢?

后记:谨以此文,纪念这位我还没来得及深交的朋友。希望你能为我骄傲,现在的我终于也过上了像你当时那样,为了梦想付诸行动的生活了。

摄影|K粒码


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