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Rao

高中生,2021希望走出舒适圈。

HARDtalk质问 EP03 艺术与设计:实用主义&人道关怀

HARDtalk质问是一档基于谈话制作的文字节目,名字来源于BBC同名栏目,由两个高中生呈现。本节目会关注我们最近感兴趣的事情,无所不谈。

编者按:本期Joshua谈到了艺术和设计的区别,我们也就儿童舒缓治疗等人道关怀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 Joshua: 我特别喜欢看Wallpaper卷宗,它的口号就是:解决问题的人。这就很实用主义。这里面有关于设计、建筑、时尚的内容,都是关于实用主义的延伸,包括我很喜欢包豪斯,也是实用主义为主导的,只不过到后期他加上了更多的东西。
设计界限杂志《卷宗》


  • Simon: 我对实用主义一直有一个偏见就是,它是不是太注重实用而舍弃一部分艺术价值了?
  • Joshua: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笑),因为我也曾经想问过。我们有Fine art,就是纯艺术,纯艺术是一种自我表达,我暂且说它是一种自我表达,有可能是社会问题,也有可能是自我情感的表达。我作两个区分,除了Fine art之外还有一种艺术形式是Design,我对Design的定义是能去使用的或者可以实现功能性的东西,当然它是为了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去做一个好设计,比如说人体工程学、无障碍设施,我们考虑很多东西,雨雪、风吹、日晒,我们考虑我们所有能想象到的一些风险或者可能性,然后把社会关怀也考虑进去。我现在觉得所有东西都有设计,只是看你设计的功力够不够。
  • Simon: 不是人设计的呢?你觉得设计必须要人来设计吗。狭义的。
  • Joshua: 狭义的是需要人来设计的。因为Design是我们造的一个词,我们进行设计。我们继续说,设计的功力不一样,会带来结果的不一样。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很棒的基础设施,有些就会考虑到它如何让残障人士,在这个社会体系中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并且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当然好不好是他们定义的,但要让他们觉得,这个社会是关怀他们的,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我一直主张这个理念,当那些社会中最弱小的人,我们所认为最弱小的人,最不能做某些事情的人,当他们能够在社会上活得更好的时候,我相信这会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好。我特别觉得失明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失明者他们即使有一些感光,但是他们在很多地方都是需要很长很长时间适应的。比如他们很难在一个拥挤的地铁去找座位,很多路有盲道,盲道是我们现代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中必不可少的一项,而这个盲道在很多地方会烂掉,甚至你在斑马线上,很多地方就没有做出一个指示,让他们很难前进下去。包括我觉得,即使是现代社会,如果我们有些人关怀不够,甚至他们会很难生活下去。我们讲回到设计上,这也是设计的很大一部分。设计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生活,设计好坏之分也会有一个差距,你觉得有些设计是丑的,但你同时也觉得一些设计是好看的。我想问你的是,这些好看和丑怎么去判断呢?或者是这些美丑之辨是否让其失去了功能性?
  • Simon: 我觉得这些好看和丑,如果以你的以功能和社会关怀为主的定义来说,美丑其实是它的第二性,它的第一性是功能和社会关怀,第二性才是我们评判的美丑。
  • Joshua: 我特别认可这个区分,美丑确实是它的第二性。我之前用Fine art作为区分是因为,可能功力不足(笑)。就觉得一些东西是,他们为什么叫纯艺术呢,就因为他们反映的是我们情绪上的东西
  • Simon: 纯艺术到底是说它是纯美丑还是具有纯功能性?
  • Joshua: 首先这个概念太广了。你觉得一幅油画有它的功能性吗?当然是有的,挂在家里面。你说一个雕塑有功能性吗,有啊,摆公园
  • Simon: 那个牛也可以摆学校(笑)。
你觉得它好看吗?至少我们认为它“活力四射”的色彩和我们学校黑白灰的沉稳配色格格不入
  • Simon: 那你觉得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有功能吗?
  • Joshua: 有啊,它是一种表演。所以的话,这些东西我就把它搞混,也许是因为功力不够,我暂且分两类。但重点在于一个是强调功能性,说强调不过分吧,我可以要画也可以不要画,可以放那头牛也可以不放那头牛。
  • Simon: 所以说Artwork和Design的区别就是前者就是拿来欣赏美丑的,后者是用来实现其功能和社会关怀的。
  • Joshua: 是的,这是我所认为的。
  • Simon: 当我们提到社会关怀的时候,我就想起前两天提到过的话题:儿童舒缓治疗。我正好有个小问题,约翰·洛克认为,我们人的一些最基本的权利,比如说生命权、自由权、私产权是不可被剥夺的,包括我们自己。在他看来我们不能自杀,因为我们没有权利自己剥夺自己的生命。那么,你怎么解释安乐死和儿童舒缓治疗呢。
儿童舒缓治疗,即儿童临终关怀,为儿童提供包括身体、心理、社会和灵性方面的整体照护并为其家庭提供必要的支持。
  • Joshua: 儿童舒缓治疗它没有剥夺任何的权利。
  • Simon: 他本来就要死,只不过让他们死得更开心?
  • Joshua: 是的。
  • Simon: 所以你对安乐死的诠释也是都要死只不过死得更开心,就没有像洛克说的放弃了自己的权利。
  • Joshua: 那些思想家认为的是这样对不对,我也可以认为他是**** ****(笑)。
  • Simon: 洛克已经是很老的理论了。
  • Joshua: 我认为安乐死和儿童舒缓治疗是不能放在一起的。
  • Simon: 安乐死的争议大一点,儿童舒缓治疗没那么多争议。
  • Joshua: 舒缓治疗是我们大家都认可的啊,因为它是创造一个更好的医疗环境,除了给儿童还可以给老人、给社会上所有人,如果突破了这个点,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可以享受一个良好的医疗待遇。安乐死不同的是,它不是提出一个医疗体系,而是自己选择死亡,和自杀在目的上是无异的。
  • Simon: 目的上一样,但安乐死的动机不也是让他的体验更好、更开心吗。
  • Joshua: 换一个角度,舒缓治疗是一个医疗体系,安乐死你也可以这样说。但安乐死是一个选择,舒缓治疗只是一种医疗关怀而已,是每个人都可以有的。比如说我家孩子马上要去世了,病情很严重,安乐死可能还需要一个选择,但舒缓治疗是没什么门槛的。所有的人今后都可以接受舒缓治疗,这是一种人道关怀,而无需改变原有的医疗措施。
  • Joshua: 舒缓治疗是一种在普通治疗之上的人道优化,力图减缓诸如化疗、透析等所带来的痛苦,但安乐死也可以说是一种人道优化,只不过相当于提前选择了死亡。抛开死亡来讲,每个人要有尊严,尊严这个词很重要。
  • Simon: 虽然说我们还是失败了,没有解释安乐死,但我们弄清楚了舒缓治疗的问题。
  • Joshua: 我们没有成功讨论死亡。
  • Simon: 不讨论不代表没有啊,人类最原初的计划就是计划死亡。人类无时无刻不在面对的计划就是死亡。
  • Joshua: 我先去天堂待会儿,再来找我(笑)。总结一下吧,我们把纯艺术和设计做了一个分割,虽然说我觉得其实不需要分割,但我觉得我功力不足,暂且还需要分割。功力够了应该就会觉得,它们是贯通的、是一体的,是紧密联系的,甚至就是一样的东西;他们就是一件事情、就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一些东西。功力够了之后可能会想到,我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自然所创造,都是这个尘世间,我所认为的一种美、或者是我所认为的一种存在的东西;我们已经抛开了所有限定的词语,回到了最本真的东西上。
后记(by Joshua):为什么一个好的设计,又要兼顾功能和设计关怀,也同样要做到美?比如东京奥运会的一些视觉上的东西,它为什么做得这么好看,是因为我们需要美,需要一个融入更多想象的空间,做到美的时候,要把它简化到更多人的理解。所以我很喜欢极简主义,这种简化的美,可以让人们在短的时间内,知道这是一个容易明白的视觉标识,这就又回到了功能性和社会关怀上。当然,这个美丑,是由个人去判定的。

HARDtalk质问 EP01 发刊词:艺术与哲学的碰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