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ac

I,Robot

《大典》--- 变(8)

国安委大楼留给主席的三十一层平时锁着,主席从未正式在这里办过公。此刻门打开,蛛网组开启设备,支起摄像机,布设灯光。老叔坐到主席的座位。桌上有国徽,身后有国旗。明知这会被官场视为僭越,老叔也要坐到这个座位上,因为这个座位代表「处突组」在国家危机时的统领地位。

化妆师在老叔脸上做最后修饰。三个机位的摄像机都已准备好。此前在官场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老叔,这是他第一次作为主角在全国亮相,必须注意每个细节。他反复斟酌念通告的语气和语速。通告是他自己起草的,每个字都经过仔细推敲。拍摄反复好几次,姿态要端正,表情分寸恰到好处,画面尽可能完美。虽然最终也未完全满意,迫于时间只能差强人意。蛛网组的翻译把最后完成版配上中英文字幕。至此所做的其他部门都能做,蛛网组的与众不同在于播发。

主席在应对危机方面总是居安思危,不遗余力,万一有突发事件或不测变化,尤其是发生政变,其他传播管道无法使用(如被占领)时,如何仍能向全国发声,抢回对舆论的主导?蛛网组便是为此建立,由老叔按照主席的意图一手培育起来。以前虽曾多次演练,现在是第一次实际应用。当播发系统的设置和调试全部到位后,老叔示意其他人退出。这套系统专为主席量身打造,最终播发必须识别主席的指纹,别人的指纹不但无效,还会触发警报,系统自动关闭。老叔从保险柜取出写着「母亲纪念」钢笔字的戒指盒。托着戒指的绒垫下有个不注意便看不见的轻薄胶套,是当初设置指纹识别时从主席手上取下的。老叔在销毁模子前做了这个胶套,如同是从主席右手食指尖剥下的皮肤。老叔冒这个险,当时没有明确目的,只是考虑万一有用。他一辈子为「万一」做了无数无用功,也许九千九百九十九都是白做,只要用上一次就超得过所有的白做。

老叔将胶套套到右手食指的顶端,放进左手掌心捂了一会儿,与体温一致指纹扫描仪才能通过。系统确认指纹后全面启动。当时钟显示到差十秒九点,主屏幕出现倒计时数字,连续两次询问是否播发,老叔皆平静地点下「是」,如同只是同意播放一首歌。

当倒计时结束,整个中国的主要电视频道,包括卫星频道、闭路频道、国际频道;主要的广播电台,包括中央电台、地方电台、网络电台;主要的互联网媒体,都在同一刻被强行插入男女声轮流宣读的一句话:「请注意,即将播放重大通告,请全国人民观看收听。」反复宣读这句话三十秒后,播出老叔刚拍摄的视频。语音版、文字版也同时发出。各媒体正在值班的技术人员皆被震惊,且不说播出的内容让人欲罢不能,想看个究竟,就是当做黑客入侵而试图制止,也是穷尽手段都无效。能强行插入这个节目的权限超过所有级别管理者,劫持了所有功能,任何操作都没反应,连想关机都关不了。那些一向自负的IT人都傻了,从没见过这么高的权限,这时才知道自己的见识多不够格。

视频中的老叔只是从头到尾念了一份国安委处突组的通告——主席被刺身亡。通告长度二分十五秒,被连续滚动播出十次。播出之间仍是三十秒的「请注意,即将播放重大通告,请全国人民观看收听。」那对男女声毫无感情,却能让听到的人放下正在做的事,或聚拢到电视机前,或打开智能手机,或召唤没听到的人。估计全国至少有五亿人在那十遍播出过程收看或收听。然后便像出现那样来无影去无踪,强行的插入倏忽消失,各个媒体恢复原本正在播放的节目。而在滚动播出过程中被人们留下的众多拷贝,以更大势头继续传播。

老叔在通告中没有说明主席遇刺的具体情况,因为案件正在侦讯中,细节暂不公布。他保证局面完全受控,最终一定会给全党全民清楚的交代。通告要求各级政府和官员尽职守责,军警进入戒备,人民保持稳定,社会维护正常。通告呼吁全体国民相信党和政府一定经得起这次考验,最后告诫「现在是需要每一个人保卫国家的时刻,国家也一定会给每一个人应有的功过奖惩。」

国际媒体在被中共主席遇刺身亡的消息震惊的同时,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官僚以如此方式公布消息感到不同寻常。这完全不符合中共行事风格。老叔在通告中给出的解释是,按政治局常委会分工,这类突发重大且可能有危机后果的事件由主席为组长的国安委「处理紧急突发状况领导小组」负责处理。同时国安委的相应章程规定,当组长无法履行职责时,由副组长代为履行——目前正是这种状况。

如果咬文嚼字,章程确有老叔说的条文。然而目前不是一般情况。在国家最高领导人遇刺时仍套用这种表面文章,由一个党内地位远在其他常委之下的副组长处理,怎么也让人感觉不对。起码应该先由政治局常委开会,确定新的党主席,再逐层向下通报,有步骤地释放震动能量,统一认识和做好准备,最终才向全国民众公布,无论如何不应该用强行插入媒体的方式,突然袭击地扔出一颗原子弹。这路数更像是发生了宫廷政变。

老叔完全清楚他会成为流言对象和挨打的出头鸟。但这孤注一掷是必须的。如果遵循通常程序,比他职位高的有几十号人,个个都是人精,而博弈只要被纳入程序的框架,职位低者就必然无法掌控全局,被职位高者拿走主导权。那时的走向就将脱离自己的控制,矛头也可能很快指向自己。想要保自己,就得自己当主角,也就必须打破程序,另辟蹊径。而谁能抢先发布主席身亡的通告,话语权就落到谁手里,以后再说什么世界都会侧耳倾听。这个消息的爆炸性和蛛网组播出的覆盖面,让老叔立刻成为国民瞩目的中心,也成为国际报道的焦点。他的照片传遍世界,上了几乎所有媒体网站的头条,他的名字成为最热的网络关键词;不了解官场内幕和规则的中国民众则会想当然地认为,谁发布这个通告,谁就应该是国家权力的接掌者。

《大典》--- 变(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