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5309 
不候鳥

[备份]对抗铁拳

1972年Angela Davis在加州的监狱里有一段采访。问:问题是你如何达成?通过对抗?暴力?答:这就是另一件事了。当你谈到革命的时候,大多数人想到“暴力”而没有意识到任何形式的革命的内容都在于你所追求的原则和目标而不是达成的方式。另一方面,【正因为这个社会组织和运作的方式,...

不候鳥

[备份]月经

厌女文化的背后是围绕女性生殖器官一整套的神化和魔化,性器官、处女非处女、初夜、怀孕、分娩、由“母亲身份”定义出的品质,随便哪个拎出来都充满了恶毒的文化偏见,经血被视为不洁,是身体排出的“污秽物”,和屎尿同义,因其“不可控制”的排出被认为是反理性的、失控、非人的、歇斯底里的、邪恶的...

不候鳥

[备份]一个月前了

“武汉人活该!吃野味感染病毒还到处乱跑?” 吃野味这个行为背后是“为什么”吃野味的问题以及“为什么可以吃到野味”的问题。前者有特权文化、养生文化、医学常识、环保常识等种种因素。官员到地方去,吃最稀缺的动物,象征着资源、权力、地位。对看病难的焦虑和对身体的焦虑投射在养生补品上。

不候鳥

[备份]命理/信教/政治/怨恨

我学命理,但我不信教,因此我不觉得命理有任何指导意义,更拒绝从中得到任何安慰。命理工具如同语法,是人对世界的理解、人的定义、人的规则的反映,而是否有自由意志,是否有天上的道德,这都不是工具可以回答的事。偶尔感应到命运是通过这一层媒介,而掌握工具,总会带有些彰显人力的企图。

不候鳥

问到无需问,可知地尽头?

月亮只能是幻梦[这边存一份。有关命理语言和自由意志。] [有时候看命盘,我也会隐隐感到,我是不是触摸到了黑夜里驶向我的火车头,那么远,那么冷,不容拒绝……命运在我们彼此无知无觉间,逼迫我们所有人站在一起。] 我问了一路了,有一次跟我吱说我心里的小人雪姨状拍上帝的门:“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