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尼漾

一個不常寫作的寫手,找個地方偶爾磨磨自己的刀,使它不會鈍掉。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三章(1)

戴琦的身份慢慢被揭開,失去的那段記憶也慢慢被喚醒。

  「你是『芥』的人?」表有點驚訝地看著戴琦,她則是點頭回應。「難怪你離線沒有被認可,中央那群傢伙基本上根本不可能讓別人知道你們的存在。」

  「那你們怎麼會知道?」戴琦問,雖然她似乎早就猜到答案。

  果不其然,表「哼」了一聲。「沒有一點談判的籌碼,他們怎麼可能容忍我們到現在。」

  「啊啊,原來是要拿來威脅別人的嗎?」

  「哎喲!幹嘛講那麼難聽?」裡吐了一下舌頭,輕靠椅背,用手指纏繞自己微捲的黑髮,說著沒什麼說服力的辯駁。「我們只是在爭取自己的權利嘛!」

  戴琦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表拿起披肩,稍微凝視上面的金色刺繡,又仔細地翻找披肩的其他區域,似乎是希望還能找到些什麼。突然表停止了翻找的動作,在刺繡的背面找到一個夾層,他從裡面倒出半枚硬幣。

  「…裡,你還記得曾經有個芥家的人來找過我們嗎?」

  「啊-你是說『那個』傢伙啊?」

  「帶著一枚芥家的硬幣出現,說了句『未來會需要你們幫忙』,然後這十幾年就再也沒出現過。」

  「沒錯!我記得他叫作戴李。」

  表拿起那枚硬幣仔細端詳,「當初我們兩方各持半枚硬幣,作為契約的證明。」

  忽然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另外半枚硬幣,將它們的缺口對準,靠攏,經過了短到只足夠握緊手掌的時間,它們再度出現時竟然已經合而為一了。那是一枚金銅色的硬幣,上面印著和披肩上一樣的圖案-一棵樹。

  「看來是他了。」表將視線從硬幣移開,卻看見戴琦用十分訝異和驚恐的表情盯著表手上的硬幣。「怎麼了嗎?」

  「合…合在一起了!」戴琦好不容易才把下巴闔起來,擠出這些字。

  「喔!你說這個?」表又將視線轉回手上,「這沒什麼,小把戲而已。」

  「你不知道嗎?表是『劇團』裡的魔術師!」裡一臉得意地插嘴,好像這位最受歡迎的魔術師其實是他自己。「不然你以為他耍嘴皮的功夫哪來的?」裡馬上接收到從表射來的目光,冷冷地記下一筆帳。

  「魔術師?你不是只負責談判而已嗎?」戴琦轉向裡,「那你是什麼?馴獸師?」

  「啊-有點像那種東西…的東西。」

  戴琦啞口無言,原來在『劇團』不能白吃白喝的規則在兩位團長身上也適用。

  「你認識戴李嗎?」表收起那枚硬幣,把披肩還給了戴琦。

  「呃…我不知道。」戴琦有點疲於再想起什麼,她總覺得今天一下子想起太多事情了;但是她也了解如果有什麼有重要的事情要發生,時間是不會等她的。戴琦試著要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雖然她很清楚自己幾乎算是空空如也的記憶幫不上什麼忙。

  此時外面傳來一陣悠揚的樂聲,似乎是又有人向奏者點了歌。

  那是一首雨歌。揚琴每一次短促的擊弦,都像是雨初的那一、兩滴水珠,伴隨著沙鈴一陣一陣的聲響,彷彿忽大忽小的雨勢。

  滴答,嘩啦-。

  樂聲被帳篷外的雨聲中斷。

  戴琦歪著頭問裡,「發生什麼事?」

  「下雨了。」

  「雨?」

  她不明白,因為戴琦從小就不曾有一滴水自天上落下。她掀開了帳篷的門,把手伸了出去,任由雨滴在她手掌上蹦開。

  「這些水,就是雨?」


  戴琦五歲裡的某一天,那個她稱為「叔叔」的男子坐在庭院裡,望著明亮又乾淨的天空。

  「我都快忘了雨天是什麼樣子了。」叔叔懶洋洋地躺下,眼睛卻一秒都不離開天空,彷彿這樣望著就能有水滴下來。

  小小的戴琦走到叔叔頭頂旁邊,低下小小的頭。

  「什麼是雨天?」她問。

  「雨天,就是有一堆水從天上掉下來,讓你不能出去玩的日子。」

  小戴琦歪著頭。「好討厭的日子。」

  「對啊,好討厭的日子。」叔叔翻過身,輕輕握起小戴琦的手。「可是下完雨之後,會有漂亮的彩虹喔!」


  男子的聲音迴盪在她耳邊,漸漸變化成一陣焦急的催促。回憶像幻燈片一張張出現在戴琦面前,然後她想起了那天有人闖入了在分部的家。

  戴琦忽然從恍惚中驚醒,她轉頭望著裡和表。

  「怎麼了?」

  「是叔叔叫我來的!他還在裡面!」

  表挑起一隻眉,說不定正如他所猜測的…。

  「有人入侵,然後我聽到外面在慘叫…」

  「好,冷靜一點。」裡扶住戴琦的肩膀,試著要安撫她,戴琦卻反而抓住裡的上臂。

  「要快點回去找他!拜託你們!他現在需要你們!」

  「你已經出來一個月了。」

  裡的提醒,澆熄了戴琦的緊迫和盼望。她像是鬆了線的玩偶一樣,跌坐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忘記這些事情,在「劇團」裡快樂的過了一個月,卻丟下生死不明的叔叔。

  「我應該要早點想起來,是我的錯。」

  表蹲在戴琦面前,也輕輕將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這不是你的錯,戴琦,沒有人比你更擔心他的狀況了。」

  表的臉上露出了難得不帶任何嘲諷的笑容,也不是協商時的那種假笑,而是真正可以讓戴琦感受到溫暖的那種微笑。

  「雖然晚了一個月,但是我們跟戴李有約定,一定會遵守的。」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找到那個老伯!」裡也展現他一直以來有醫治心靈效果的那種笑容。

  戴琦知道這些話並不會讓她的罪惡感少一些,但是至少她能夠打起精神、付諸行動;在戴琦覺醒的記憶裡,混雜在所有悲喜的時光中,小小的戴琦一直有個小小的願望-「也許能有一個朋友。」。

  「下完雨之後,會有漂亮的彩虹喔!」她想起了叔叔的話。

  戴琦知道她小小的願望正在加倍的實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序(1)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序(2)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一章(1)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