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尼漾

一個不常寫作的寫手,找個地方偶爾磨磨自己的刀,使它不會鈍掉。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二章(1)

新的命案在發生,新的角色-先知出現,「伊甸的鑰匙」這首歌的秘密是什麼?

啪答。

「死小孩!」巡邏警衛EN507輕輕地咒罵,低頭望著落在皮鞋上的番茄醬慢慢分解。

  他的不遠處有兩名男孩正將手上的薯條死命的扔向對方,而他們的母親就坐在一旁看著最新的財經資訊,任由桌上那杯咖啡冒著煙。EN507皺著眉頭離開,他十分確定這兩隻小怪獸就算毀滅了整個InterWorld,那位母親的眼睛都不會眨一下-除非她已經看完了手上的雜誌。

  「我寧願去解決十個『木馬』也不要處理一個小孩。」回到休息室的EN507一屁股坐上躺椅,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休息室除了EN507之外,還有一個掃除軟體正拿著拖把安靜地擦著地板。這種負責掃除工作的軟體被稱為『清潔員』,因為工作內容不怎麼需要講話,碩軟就沒有為他們的語言系統裝設AI,只有幾個內建的語音句子用來報告或警告,所以『清潔員』正是一個聆聽抱怨的絕佳對象-而EN507現在正好需要的就是抱怨。

  「前一秒鐘還張著水汪汪的大眼,下一秒就變成一隻隻的小怪獸,用薯條毀掉所有他經過地方!那個媽媽也不管一下!馬的!下次換她最心愛的Lannel包被番茄醬洗禮,看她還能不能悠閒的看著雜誌!……」

  說得滔滔不絕,EN507絲毫沒注意到清潔員的拖把已經斜靠在牆角,而有個黑影正緩緩地接近自己。黑影不發出一絲聲響,站在躺椅的正後方,也是EN507視線的死角。

  「…你絕對無法想像面對一大群小怪獸是多恐怖的一件事!」

  「那麼就讓我理解一下吧!」

  EN507還來不及轉頭看清楚聲音是打哪來,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就抓住了他頭部的兩側。他只感覺到額頭傳來一陣壓力,接著眼前就只剩下黑暗。


  剩下最後一組了。先知正在擺放最頂端的兩張撲克牌,小心翼翼地不讓堆疊在下面的其他撲克牌失去平衡。先知屏氣凝神,手中的這兩張撲克牌似乎已經找到了最完美的支撐,而下面的牌也沒有鬆動的跡象,她緩緩地收回穩住牌的力量,打算放手讓它們自己站立。

  此時裡大喇喇地掀起捲簾走進來。

  「嘿!先知婆!」伴隨著問候的是幾百張撲克同時散落的聲音。

  先知瞪大眼睛望著手中還握著的兩張撲克牌,然後無奈地將它們丟到一邊。

  「喔!看來又要好一陣子才會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了。」她爬下梯子,坐上椅凳,把手肘架在鋪著繽紛花布的矮桌上,最後優雅托著腮,用眼神把帳算在裡頭上。

  「你預知一下自己會不會成功就好啦!」先知的眼神讓裡有些不安,他坐上桌子另一邊的椅凳。

  「我是先知!不是馬戲團裡幫人算命的吉普賽女郎。」裡偷偷瞄了一眼他面前的水晶球,又迅速將眼神轉回先知身上。「我是媒介,只負責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人!而我相信我這裡沒有什麼要傳達給你。不過如果你問我的話,我個人倒有件事情想跟你說:『你剛剛毀掉了我的傑作!』」

  表這時也掀開捲簾,領著戴琦走進先知的帳篷。他們一進門就看見正襟危坐的裡正用眼神向他們求助,表微微一笑,決定袖手旁觀。

  「你不要以為我不懂你剛剛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你以為我喜歡像一個八十幾歲的老女人一樣吵個不停嗎?就是因為現在滿街都是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把別人講的話當一回事,我才會浪費我的青春年華,淪落到在你們的馬戲團裡面當神棍!」

  「呃…先知婆…」

  「還有,你看我是哪裡像老太婆,需要在稱呼我的時候還要在後面加『婆』這個字?本小姐今年也才三十歲!三十歲!還有本錢穿高跟鞋和短裙!而且不比你年長多少!」

  「先知,你就原諒他吧!」看到這邊,表總算感到滿意,大發善心的開口結束裡的惡夢。「像你這樣高貴的女士不應該將你寶貴的時間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如果現在有誰稱讚表是一個誠實又實在的人,裡大概會直接反胃;但他表現出來的風度翩翩和紳士氣質似乎正好對了先知的味,她閉上嘴,並且從嘴角透出一絲笑意。表忽略坐在一旁的裡、和他正直射過來充滿怨恨的眼神,將戴琦引到先知面前。

  「先知你好。」戴琦很有禮貌的向先知輕輕點頭,「我是-」

  「戴琦。」似乎是因為由表介紹的關係,先知對戴琦的態度十分友善。「看來那首歌不只恢復你的記憶,也治好了你的大舌頭。」

  戴琦瞪大雙眼,她沒想真的能親眼見證到先知的神力,從一旁裡和表稍微露出的表情可以發現,他們對先知的預知也感到有些訝異。

  「喔,這沒什麼。」周圍的眼神似乎沒有讓先知感到不自在,她聳聳肩。「你們剛剛講話那麼大聲,我要不聽見也很難。」

  戴琦在心中啞然失笑,裡更是很不客氣的馬上就翻了白眼,先知面帶怒容順了順她橘色的髮絲。

  「我可沒有說我會算命。」先知又將目光轉回到戴琦身上。

「我是媒介,只負責-」

  「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

  「人!而且我正好有一個訊息要給眼前的這位小姐。」

  戴琦差點要拍手了。先是裡模仿先知的語調,打斷了她的話,接著先知又打斷裡的模仿,不疾不徐地把自己的話說完;想做到這種默契和趣味,若不是十分有經驗的相聲搭擋還不見得能。

  「你要不要考慮換個搭檔?」戴琦悄聲地建議身旁的表,但他的回應只是微微一笑,讓人難以看出他的感覺。

  「是什麼訊息呢…」先知坐穩了,開始沉思。一陣寧靜瀰漫在帳篷裡,眾人屏住呼吸,沉默一直持續,直到先知在一陣「嗯嗯」、「啊啊」後終於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喔-」,然後又陷入一陣沉默。

  戴琦搓著手,不時望向身旁的裡和表,用眼神不斷向他們詢問下一步的行動,只是兩位平時呼風喚雨的團長此時竟然一位事不關己地望向一旁、另一位則是直接向她聳了一下肩。

   戴琦轉向先知,有些膽怯地問。

  「呃…請問…那個…訊息…是什麼?」。

  「不告訴你。」

  「什麼?」裡覺得眼前這個人簡直不可思議。

  「忘了、裝神弄鬼、時間還沒到,要怎麼想隨便你們。反正我只是媒介,負責在特定的『時機』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對象』。」先知再次優雅地托著腮,帶著職業的笑容看向其他三人。「好了!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

  裡從椅凳上站起來,將表拽到一邊,然後把嘴湊到表的耳邊。

  「這女人的腦袋根本秀斗了。不如這樣吧?我們直接從那扇門離開,之後我再隨便找個理由把她轟出去,你覺得怎麼樣?」

  「真難得!你竟然也會有處不來的團員啊?」表露出驚訝的表情,但連瞎子都看得出來這個表情有多假。

  裡臭著一張臉,「我想弄走她已經是八百年前的新聞了。」

  「不過這八百年你也沒能弄走她啊!」表的這句話彷彿宣告裡的敗訴,他退到了戴琦的旁邊,讓一頭霧水的戴琦來安慰他受傷的心靈。表走向先知,換上了他協商時的那種嚴肅表情。

  「我聽說你成為先知之前是一位教授?」

  「沒錯。」

  「並且是研究民族文化的權威?」

  「過獎。」

  「我想要向你請教一首歌。」

  「你是說『伊甸的鑰匙』吧?」先知的眼神放出光芒,是那種自信而且博學的光芒,彷彿她又回到當年的那種光采榮耀。

  她清了清喉嚨,緩緩道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一章(2)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序(1)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序(2)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