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

自主學習者 關注哲學、歷史、文化 成長型大叔

撤回條例僅是解决政治問題,成立獨立調查委员會才能平復眼下的社会秩序問題

最近兩月常與認識的一位朋友聊起香港,她是我能接觸到為數不多的明確持反送中態度的內地人,確切的說,能在高牆之內粉紅氾濫的環境中, 遇到明晰香港事態,且有合理是非判斷的現實朋友實屬不易。

今天下午傳出林鄭即將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傳聞之後,我的這位朋友第一時間聯繫了我,她用長舒一口氣的口吻對我說香港的事情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我 卻向表示不然,撤回《逃犯條例》固然重要,但現在民憤洶湧,社會關注的另一個焦點是香港警察的濫權與暴虐,成立獨立調查委员會更為重要,同時我還和她談到了昨晚太子站內有年輕示威者被警察 嚴重致傷後仍然阻止救援人員的現場施救,這樣的行為正是警察濫權暴力的體現,而且類似的個案還在不斷增加。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一直認為與我持有同一價值觀的這位朋友卻回复我——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在我看來,和撤回條例的結果相比,你說的這些受傷、自殺都是過程中的小事,我不願意糾結過程中的這些小事,我認為結果是 第一位,咱倆的觀點不同,套用一句俗語,有付出就會有犧牲」

突然間我不知該怎麼回复,且立刻產生被一種莫名突兀感纏繞的感覺,而且這種突兀感還帶著強烈的無法認同的理由。 怔了半分鐘,我反應過來這也許確實如這位朋友所講「咱倆的觀點不同」,我也只能欣然接受。

抱著解釋、剖析、說服的複雜心態,我又編輯了一段話發給對方——

「無論對誰而言,無故被打、無故受害都不是小事。你認為有付出就會有犧牲,可我卻懷疑這仍是叢林社會體系的話術,在我看來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可以 一起付出、一起努力,但不應該有誰應當被犧牲。那些從出生起始就處於弱勢地位的人,他們沒有理由降於人世就是被犧牲的對象,但現實中他們就算再如何付出努力都一樣 是被犧牲的角色,同時另一些所謂的勝利者可能只是能維持一時的勝利,他們也無法保證第二天是否就會被犧牲,因為若是每一個人都得不到尊嚴與尊重,那整個社會 都無法存有公平道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本質實為對權力的一種彌補性監督,如果不監督權力,反而縱容權力、包庇袒護權力,那麼權力只會不斷侵蝕每一個權力之外的人 的權利,那些承受警察暴力對待的年輕人就是最直接的例證。美國前總統小布什曾經說過 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在當下的香港,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實質是對於製度的一種彌補,撤回條例固然重要,但這僅解決了棘手的政治問題,而只有通過獨立調查委員會 的調查運作,才能最大程度的還原三個多月以來每一件受公眾質疑事件的真相,這是基於法治精神平復當下社會秩序問題的最好手段」

可能對於我那位朋友來講,我的這一番論調實在過於傲慢冗長,她也沒再回复我,我不知道以後我們還會不會交談,是有些許可惜,也許我應該在她說出 「咱倆的觀點不同」之時就應該暫停這次對話,但我還是任性的說出了我認同的原則。

家人一直都認為我是個沒有朋友的人,但我認為沒有朋友總要好過沒有原則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