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

自主學習者 關注哲學、歷史、文化 成長型大叔

保持彼此的連接,尋回遺失的安全感

2020年的開年之際,所有的中國人都經歷了一個最沒有「安全感」的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將往年此時應有的合家歡慶氣氛一掃而淨,人們都陷於一種「自閉於家門、自絕於塵世」的狀態,被動的切斷了與其他人的現實連接,原本美好的現實被撞得七零八落,正常的人際交流處於停滯,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只能終日隔著手機屏幕劃撥著各種不確定的流言信息,以虛擬的電子訊號建立聯繫,以此維繫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連接,體會仍然存續的共同情感,唯有這樣,那些被迫產生的不安感,才得以漸漸消弭平息。

「為何會有強烈的不安全感」? 「什麼才是真正的安全」? 「我們究竟真的安全嗎」?

從字面理解「安全」二字,顧名思義即為達成內心精神之安定,身體髮膚之整全,訴求雖簡單樸實,但終歸是一種無法徹底現實定義的抽象之感,如要抽絲剝繭的探求其中的箴真詮解,可能需要從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片段中出發。 眾所周知,手機對於大部分的現代人而言,重要性須臾不可或缺,很多人如果某日忘帶手機出門,可能終日都會有一種內心惶惶的不安感,因為不帶手機,就意味著在世俗的現實層面失去了既有的人際聯繫,失去了這種人群連接,就無法最快的取得各種信息,在信息場域的選擇與定位過程中,落入一種無從邁步的境地,進而產生一種不安全的強烈感覺。

人們已經習慣了網絡互連的現實世界,互聯網名曰「互聯」,字面意義即是將世界的每一個個體連接於一網,初衷是為了建立一個密而不亂的信息網絡,促使信息交流的通達 ,人們可以建立更好的連接,拉近彼此的距離。 這種連接帶來希望的融合,每一個懷著美好期許的人類個體,都會產生一種人們可以共同面對各種危機的安全感。 無論從精神角度或現實角度出發,每一個個體的人都不再是獨立的存在,也是這種具有連接的存在,才會使得普遍的「安全感」得以存在。

人群間有相互連接,才會有信息的傳播與交流,這是正常理性世界最起碼的憑證與標記。 在科技落後的古時往昔,古人可以用烽火狼煙傳遞危訊,而現時的互連時代,有些愚蠢的人們,卻無知狂妄到以為可以掌控一切,為了粉飾虛假的太平盛世,構築阻斷信息傳遞的層層高牆, 最終親手把全人類推到距離懸崖不遠的地方。 而導致如此危機產生的根蒂,正是因為人們失去了連接,真實信息無法傳遞,最終的不安全感,也就只能由每一個人類個體來面對與承受。

曾經看過一個卡通片,片中主角可以用特殊方法使世界進入時間靜止的狀態,主角以外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不動,剛開始主角是興奮的,他可以為所欲為,但這種興奮卻是短暫的,因為他發現除了自己,其他一切都靜止了,本質上他就失去了與周遭的所有連接,一切都是虛無,他看似雖擁有一切,但其實卻一無所有,內心中唯一剩下的,只有孤獨帶來的無盡恐懼。

客觀存在中的各種「連接」構建了宇宙的輪廓與肌理,這是人類個體體會「安全感」的基礎所在,有「連接」才會有「安全感」,反之如果失去與周圍他者的「連接」,個體就會立刻陷入孤獨,隨之而來的便是陷入喪失若干不確定之後的不安全感之中。 人類是社會性動物,與他人建立相互連接是天然的本能,這種連接是每一個個體,之所以能在不確定的社會運作中,應對各種問題危機的基礎所在。 因為有了「連接」,人們解決各種問題才能更加得心應手,這是很實際的社會維繫條件,人群之間的各種連接成為了現代人類社會不可或缺的條件。 有了連接,每一個人類個體才可以順應內心的平靜,才可以維繫與周遭的感情,才能夠看清麻木忍耐之後的底線,才能夠感悟良知天性之下的思想意念。

狂妄與無知是專制極權的愚蠢習性,世界在其面前,並不是一個耦合連接的有機存在,而是一座掌控力層層疊加的金字塔,他們通過監視、剝奪、切斷個體間的連接,使每個個體漸趨原子化,製造不安全感,營造恐懼氣氛,從而達到掌控每一個個體的目的,這便是極權的壓制邏輯。

這個世界的每個人,既已生存於虛無紛擾的現實之中,就無法免受一切由骯髒虛偽引發的危機折磨,如何才能在這離亂紛雜的局面下,找到撫慰內心的安全感? 是安於現狀的自我安慰,或是祈禱辰運的恩己降臨,又或是逐夢同行的圍爐取暖。放眼當下,瘟疫在肆虐,謊言在橫行,小丑在掩袖諂媚,魔鬼在陰影戮 刑,迷霧幾時才能消散,無人而知,誰人能曉,網格之中的人們縱有滿腔的憤怒,卻也只能噤若寒蟬,失去連接的你我都知道撒旦就站於身後,但也只能暗暗齊喑。

武漢肺炎疫情以來,從來就不缺勇敢直面冷酷極權的人們,李文亮、艾芬的吹哨鳴鐘,陳秋實、李澤華的一線報導……陳秋實曾說過:「我是害怕,我前面是病毒,我後面是中國的法律和行政力量」,他們深知現實中有專制恐怖的存在,但他們仍從「人之為人的良心」與「還原真實世界的願望」出發,用自己的方式,傳遞真相,維繫連接。 權力固然可以使他們或是閉嘴、或是消失,但他們曾經用良心與希望建立的起來的「連接」卻亦然牢固,全民對李文亮的線上線下哀思祭奠、媒體大眾對《發哨人》的接力傳播、網民為拯救陳秋實而自發的白宮簽名,都是歷歷力證, 只要這樣的「連接」還在存續,真實的力量就會對撒謊者和劊子手施加以最強大的凝視壓力。

在暗夜無光的迷途中,你我都是孤獨的行進者,我們時常會在內心中與自己對話,避免太久的孤獨之後會墜入恐懼的深淵。 與此同時,我們深知前行路上一定還有其他同行者的存在,雖然看不到相互的身影,但卻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有了呼吸,才會有希望,希望可以維繫夢想,可以重構連接,唯有如此,我們才會體認到真正的安全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