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

自主學習者 關注哲學、歷史、文化 成長型大叔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Light in dark matters

發布於

意外、仓促、失控、矛盾的2020即将过去,可在进入十二月底最后十天的时候,我却毫无预兆的犯上了牙髓炎,牙齿开始不分昼夜钻心凿神的疼痛,令我似乎忘却了这一整年的焦虑徘徊与迷惘确幸。临时计划去看牙医,发现只能挂到一周之后的号,意味着这百爪挠心的煎熬还会一分一秒的耗困下去,索性既然无法摆脱这刻骨到窒息的缠痛,那就试着让自己安下心神,蛰享其中的那份隐忍吧。

1.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移民的决定

在年初疫情爆发之际,我是没料到2020年我会最终作出移民决定的,虽然在疫情爆发之前已有移民打算,但仅是停留于选择移民目的地的阶段。疫情的爆发,不但未使原本的计划搁浅,反而加速了最后的决定,现在反刍想来,我才发现即便整个斟酌过程充满了胶着与挣扎,可在这个问题上,我却早已做好了决绝的准备。


2.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自由的分裂

在美国大选之后,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割裂不再限于美国社会,很多华人(包含身处中国,自诩自由主义者的华人)由此也发生了巨大的对立,这突入其来的变化,是如此巨大与深刻。

从下半年的Black Lives Matter到年底的大选结束,我在若干个平台群组中看到了无数场撕逼大战,而这期间,我也始终是以旁观者的角色存在,看惯了保守派的端坐自恃,也熟络了进步派的激烈咄人,至今都没见过一次双方互相的抱拳妥让。保守派怀疑民主党利用严重舞弊手段破坏宪政规则,指责华尔街精英与网路、传媒垄断巨头的联手,将毁弃民主自由灯塔的阴谋论此起彼伏,而同时川普也被进步派冠以狂妄无知、口无遮拦、言行品性不堪的标签,导致反感他的不分左右其众甚多。双方虽然都自认为在守护自由的价值,可我不得不问,自由的价值到底何在?难道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预设立场、乱贴标签、无据猜忌、尖酸嘲讽、破口大骂吗?我以为,每个人都能好好说话应该是良善社会持久,优秀人格续存的前提,人们在追寻各自所信守的那份理想价值之时,实在不应只沉陷于偏执的自私中,导致最终无法看到并包容他者的意见,倘若可以领悟这其中最朴素的见地,那做个具有现实感的理想主义者,可能并不是什么难事。


3.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保持彼此的连接

2020年,因为疫情所致,世界各国的人们或多或少都曾经有一段时间,是陷于一种「自闭于家门、自绝于尘世」的状态的,被动的切断了与其他人的现实连接,原本美好的现实被撞得七零八落,正常的人际交流几乎处于停滞,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只能终日隔着手机屏幕划拨着各种不确定的流言与讯息,以虚拟的电子讯号建立联系,以此维系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连接,体会仍然存续的共同情感,唯有这样,那些被迫产生的不安全感,才可以渐渐消弭平息。


4.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环绕中国的旅行

疫情之前,身边有些朋友辞职完的第一件事,便是带上全家开启自驾环游中国的旅程,看着他们自由的身影,穿行驰骋于广袤的河川之间,不免暗自羡慕。2020的春节,因为疫情期间不想搭乘高铁的原因,临时来了一次5000公里——往返于北京与昆明——的自驾返家之旅,第一次领略到奔淌于公路上的浪迹云飞,也就此激发了我和妻子对于真正公路旅行的冲动。

妻子的性格比较感性,今年刚做完移民决定之后,她便饶带忧伤与不甘的提到,未来就要离开这片土地,可到如今却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下脚下的一山一河,老实讲,我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快便生出还未去国便已怀乡的心魔,也才开始明白,原来移民这件事,从现在便已开始。自此,我们便开始着手准备环游中国的计划,打算一家三口在离开中国之前,由北向南、自东往西,来一次环游中国的公路之旅。此时只希望疫情可以尽快过去,好让我们开启这段充满未知与告别的旅程。


5.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思想的惰怠

从下半年开始,大概是因为工作变得繁忙的原因,每天花在文字上的时间就少了许多,而回来Matters的次数也就更少了,这一切都是无意间发生的,身边的朋友发现我越发寡言,远方的朋友也会偶尔问起为何最近不写东西,我基本也都不会多想,简单以「工作太多、精力有限」一类的说辞造次敷衍。

这段时间里,尽管我会不时回忆起2019年残留于心底的愤怒、焦虑、期盼与歌声,但这些事物却已经开始慢慢变得冷却与模糊,那些发生在硝烟与呼喊中的经历与冥想,仿佛都不再具有温度,即使看到原本的希望最终沉沦到被海水淹没,也麻木到失去了共情的欲望,我本可以将这些都视为绝望过后所谓的「接受现实」,但我更认为这些都是我放弃思考之后的惰怠,我甚至认为这是放弃了对生命主体价值的负责,长此以往,思想也许会凝固,人格可能会消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必须要做出改变。


6.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理性」信仰的蛊惑

其实我可能没法如题给出所问的答案,不过倒是可以尝试谈个其他的认识。2020年关于社会底层陷困维谷的叙事很多,「社畜的内卷化」、「困在系统里的骑手」等等,慢慢的我也对所谓「现代性」有了一个换位的理解。

现代启蒙思想带给人们理性思维,但人们却不知道理性思维既闪烁着自由的光芒,但同时也暗藏着禁锢的锁链。理性主义至上的时代,人们的肉体可能只是一个个为规则机器提供经验能量的胚胎。

荷马史诗中的尤利西斯在杀死独眼巨人之前,告诉独眼巨人他的名字叫「无人」,以至于独眼巨人死前最终的呼救是「无人害我」。


7.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身材的均匀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运动的习惯,年初疫情之后,长时间的室内生活,迫使自己不得不考虑做些必要的运动,于是便开始练习做波比跳,从最初的每天30组,到现在的每天150组,整整增加了五倍,我的体重也在没有自虐的节食下,比年初下降了八公斤,肚囊上虽没有变出腱子肉,但也令原先的赘肉彻底消失了。让身体变轻,真的是一种畅快的体验。

有趣的小胡子

也是有赖于疫情的持续,上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无论外出办事,或是公司上班,我都习惯佩戴口罩,而这也给了我一个悄悄蓄须的机会,这其实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猜想着最终摘下口罩示人的那一天,朋友同事看到我酷酷的小胡子时,会发出什么样的惊呼,想一想就觉得好玩。的确,我对自己容貌的改换,最后也换来预期之外的轶趣——一位同事开始为我的小胡子周周作画,于是在那之后的每个周一,当我到公司的时候都会看到办公桌上摆着一副卡纸肖像画,上面是一个个卡通形象的我,或是颓废忧恼、或是乖张狰狞、或是一脸狐疑、或是侧目装酷。


8.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无止的阅读,勤奋的思考

我们的世界已被浮躁功利的欲望占据,充斥着泡沫化的信息碎片,以及被下了迷药的陈味鸡汤,太多的人误以为那些便是真实有用的「知识」,从此便不再善于思考,不再具有认知真实世界的能力,也无法理解过于复杂的事物,于是自私、标签与争吵便取代了包容、理性与讨论。可是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人之为人的关键所在,便在于人的主动思考,因为勤于思考的人,才能拥有属于自我的意识与人格,才能不被权威与体制所掌控。而思考的原始养分,又必须通过对外界不断的探求与知晓才能获得,而阅读便是最朴素简单,但又最系统稳健的获取方式。


9.請與我們分享你在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儿子的演出

儿子在看过《菊次郎的夏天》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久石让的钢琴曲,每每只要有音符在琴键上响起,他便会停下手中的事情,心无旁骛的享受乐律的灿烂与自然。整个下半年,我和他一起听便了几乎所有久石让创作的钢琴曲,也带他一起听了久石让作品的音乐会,还给他买了久石让的钢琴曲编集,他也不负自己的期许,每天都抽出时间,勤奋的练习钢琴独奏表演,并在刚刚过去的钢琴俱乐部年底演出中,完美演绎了一曲《邻家的龙猫》。


10.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黑暗中的光芒

入冬后的某个早晨,上班途中的我蜷缩在冥暗寒冷的班车里,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忽然一道扎眼的光芒从窗帘的缝隙中窜进车厢,刺射得我再无睡意。霎时明白,原来黑暗中的微弱光芒,竟也可以如此破竹有力。


11.2020,Light in dark matter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移民决定后的一点随笔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