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

JV 自主學習者,關注哲學,歷史,文化,成長型大叔。

在疫情中许个愿吧

随着北京疫情的再度爆发,社区的防疫级别又恢复到二级响应了。原本以为送水的师傅又不能进小区了,我试着问了一下物业,回复说可以,于是打电话给送水公司,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说送水师傅被隔离了,我顿时脑子空白,失语哑口,迅速闪过几个疑问,「送水师傅为感染病人送过水?」、「送水师傅自己感染了?」、「我之前喝的水被污染过吗?」……几秒后电话那头赶紧补充解释,送水师傅只是住在新发地市场附近,现在还没有确诊,请您不要担心。突然的心悸稍稍平复了一下,喝不到水是小事,毕竟还可以在超市买到桶装纯净水,若是全家被感染,那就是大事了。

身边很多人都在谈论,北京疫情的二次爆发看来是不可避免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许多人都觉得措手不及,一周前还以为历经坎坷之后会顺利的度过疫情,生活中的各种片段都能恢复如初,可世事难料,没人想到疫情真的就再度爆发了。与半年前的武汉很相似,这次北京的爆发核心同样是人口繁杂集中的集贸市场,病毒源头也第一时间就被怀疑到某种动物身上,上次是蝙蝠,这次是三文鱼。政府这次吸取了教训,早早便做好了舆论公关,象征性的背锅责任人很快就被免职了,不过对于熟知中国官场岗位调动操作的人而言,这只是一种独具中国特色的官场公关表演文化而已。「免职」实为一种人事任免的行政委任方式,与「撤职」一词虽只有一字之差,但意义却完全不一样,免职的官员下岗后也许稍待时日便可东山再起,而「撤职」却是一种行政处分,官员若被撤职,其履历将受到严重影响,很难再受重用。

半年之前疫情爆发之际,几乎所有人都很紧张,网络环境中更是充满了人心惶惶之势,人们为了避免接触,大多都选择宅于家中,室外的马路、公共场所空旷无际、难觅人影。虽然风暴的核心在千里之外的武汉,北京只是偶有零星确诊,但许多居民社区和公共场所,都在第一时间部署了24小时防疫人员,穿戴着整备严密的防护服,在社区入口不分昼夜的查验出入证、测量体温,这样的状况一直延续了三个月,自从五月份之后才慢慢放松趋缓。但此轮二次爆发之后,许多公共场合的防疫卡口标准却未有恢复如初,我所居住社区便是如此,至少在最近的几天内,只是由保安对出入行人抽测体温。附近有社区已连续几日内反复出现确诊病例,周围的几个街区也都上升为中等风险区域,对于社区设防标准的降低,我感到大为不解。放松警惕的不止社区的管控标准,周围的许多人,可能已经习惯了疫情的延续,抑或是天气渐热的缘故,自六月初开始也陆续除下了口罩,即使此轮疫情二次爆发之后,也未有太多人顾及,搭乘地铁、公车的人确实略有减少,但路上的行人却有很多都不再戴口罩了,这和新闻中紧张布防的片段形成了很直观的差异。我想可能是经过半年的情绪紧绷,太多人都已经累了,都渴望赶紧回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如常状态了。

从6月17日开始,陆续看到一些朋友在微信中发送做核酸检测的讯息,有的是公司集体安排检测,有的是社区集体安排检测,他们都是在病例集中爆发的集贸市场附近居住或工作。妻子上班的公司也在新发地集贸市场附近,第一时间便安排做了核酸检测,从15日又开始停工,距离上次复工刚两个月,虽然在我看来不上班还能拿薪水也很好,但她却也颇为无奈的感叹「太难了,半年多就只上了两个月班,没干别的,就只宅家隔离了」。

北京市的电信运营商,这几天都在用大数据筛查的方式,排查近期曾经到访过新发地集贸市场的人,并由特定的部门联系安排进行核酸检测,在网上也逐渐开始看到一些讯息,有的人只是开车路过新发地集贸市场,便接到质询电话,要求尽快去医院做核酸检测。因为工作的缘故,上周某天妻子曾在新发地集贸市场的门口短暂停留过几分钟,于是也接到质询电话,详细核对了妻子当天的行程经历,虽然质询人员的语调很客气,整个通话过程也很顺利,但挂断电话之后,妻子感到异常诧异,堆出一幅细思极恐的表情,和我重复一句话——「他们对我的行程竟然了如指掌」。

昨天是我的生日,下班回到家,妻儿便给我送上一个惊喜,他们为我准备了生日蛋糕和长寿面,三人一起开了个小小的生日party。以往几年,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一直没有精力为自己庆祝生日,这次碰上疫情,停工宅家的妻子刚好有空为我准备party,也实属难得。吹蜡烛的时候,妻儿一起为我唱了生日祝福歌,我闭眼许了个愿,儿子摇着我的胳膊问我许了什么愿,我神秘兮兮的告诉他,愿望要是说出来就会不灵验的,他一脸不屑的自言自语「要是我许愿的话,就一定许个让所有病毒都消失的愿望了!」

1 人支持了作者

北京疫情见闻01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