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

自主學習者 關注哲學、歷史、文化 成長型大叔

历史必然论之下的绞杀 | 从「ideologie」到「Cyberpunk」

發布於

「ideologie」的变质

三十年前,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戛然而止,两个世界相对立的左、右意识形态对峙局面土崩瓦解,弗朗西斯·福山用一篇《历史的终结?》为其写下注脚,全世界的人们也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来重新雕刻世界的面目,可正当这项全人类的作品即将呈现雏形之时,我们才发现人类已深困于期中。或许可以说旧的左、右意识形态世界确已消失,但新的意识形态世界却已然建立。

回看「意识形态」一词,其来源是出自「ideologie」,如果对其做一个比较直接的理解,是深含「观念伦理」之意的。或许从宗教学说的角度来看,我们更应将其视为一套人们理解世界运行的必然规律,某种意义而言,这样的规律可能已经成为全人类决然深信的理性创世之教。


普世价值的纷争

无论是列宁所推崇的由暴力加持的「共产主义」,或是威尔逊所信仰的由道德维系的「自由主义」,都是用来宣扬他们所主张的普世价值意义之下的现代性,究其本质,或许都应被归结为一种以「历史必然论」为底色的前定式与预言式的人类发展宿命论的观念伦理体系。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用事后总结的方式,轻易便可以发现其中的构建原理,本身就存在着一种逼仄的认知牢笼。或许一个世纪之前人们的认知范畴并不能清晰探发现其中的陷阱,从而简单的认为历史的发展一定是遵循某种理性的、单一的路径依赖,于是便放弃自我,甘愿充当历史前进车轮上的零件。在这样的基调之下,建立在「历史必然论」之上的共产主义或者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便成为了那个时代不可悖逆的制度性权威。这种权威将历史赋予了方向性与目的性,把偶然或已然装扮为必然,并将未来塑造为某种愿景的乌托邦,而与其对应的政治制度便是通向未来的唯一通路。


「左」与「右」的合流

然而在几乎同一个时期,这类以世界主义为底色的全人类意识形态学说,却遇上了另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那就是19世纪日渐兴起的现代民族主义。于是当象征传统左或右的世界主义意识形态,与民族主义学说在中国相遇时,奇妙绝伦的一幕便诞生了。自19世纪上半叶开始,当秉承传统中华儒家思想的文人儒士阶层,亲眼目睹大清帝国在西方列强的步步进逼之下节节败北,对这群自幼接受「休齐治平」家国同构思想,并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座右铭的传统帝国知识精英是极具颠覆性与冲击性的。在以往的大一统中华王朝中,碍于朋党相争的局面发生,专制统治者们大多都尽力抑制文人儒士阶层的干政欲望,而19世纪大清王朝的日渐式微,也为知识精英阶层提供了扩大政治参与的转机,也恰逢这个历史节点,源自西方的现代民族主义思潮开始进入知识精英阶层的视野,于是「天下复兴」与「民族独立」的热望,便顺利的交织在一起了,传统儒家王道政治观念中的道德成份被逐渐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以一种民族主义世界观的丛林政治秩序,于是知识精英阶层的政治拓展参与,与现代国家的威权专制便渐渐合拢了,并由此一直延续至今。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新的历史必然论版本——中华民族重立世界之林历史必然论——便诞生了,民族与国家被推高到高于个人的位置,个人必须服从膜拜,必须牺牲奉献,无论是清末维新公车上书的戊戌举人,或是民国时期救亡图存的民族实业家,或是共产年代回国建设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又或是21世纪民族伟大复兴时期的工业党,都以满腔的热血情怀,前仆后继、以身许国、代代迭替,他们的头脑里都内置了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承、具有发展方向路径、神圣不可亵渎的民族与国家,肝脑涂地的自愿成为「中华民族重立世界之林历史必然论」之中的一枚枚螺丝钉。


「Cyberpunk」的绞杀

上世纪「冷战」的结束,虽然意味着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之争的幕布已经关上,但全球化互联时代随之到来,多元世界的催生,物质消费浪潮的席卷,科技至上的笃信,理性主义重新占据了人们的意识领地。正如一位文化研究学者所言「思想议题与社会经验统统被技术改写」,人们对象征着工具理性的科学技术深信不疑,将其视为开启人类进步之门的唯一钥匙。在这个看似没有统一制度性观念伦理的时代,摈弃传统左右意识形态之后的诸多「发展」议题,需要依靠科技进步才得以实现,而这便成了新的「必然论」的意识形态信仰。已经放弃集体精英信仰的人们,被隐形的权力以全球化时代的名义所裹挟,朝着科技理性映射出的海市蜃楼艰难迈进,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或许已被动的放弃了寻找自我存在的价值意义,随之而来的原子化、网格化使人们彼此的连接愈发脆弱虚无。当然对于中国而言,在科技理性信仰的基础之上,还杂揉着旧时代的遗留物——熏臭僵硬冥顽不化的「民族主义」思想,普世主义与民族主义在这里发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在民族主义的背书下,理性的科学技术信仰成为了实现「天下复兴」的工具,被绝对权力完全支配,于是「科技极权」便顺理成章的诞生了。而依靠科学进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论」,接续了上个世纪民族独立必然论的衣钵,成为了极权之下工业党们新的制度性意识形态,他们对极权描绘出来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深信不疑,期待着被他们单向相爱,实质却被反向相杀的伟大祖国可以主导世界。这样的现实越来越像科幻世界里的赛博朋克(Cyberpunk)一般,散发着刺眼光芒的乌托邦正在建立,渺小的人类正沦落为人肉电池,用血肉骸骨充当着野心家们重续旧日遗梦的垫脚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