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e

霍不出去的普通人生. 我是霍普.

逆, 膩 & 溺

叛逆著,對於一切都膩,但還是沉溺。我們都曾如此吧?對於自己想堅持的,總要弄得自己滿身傷之後,才懂得成長與轉變。那年輕時的叛逆,只想著,要全心全意地做自己,誰不順自己的意,便因為荷爾蒙高漲所以動怒,以為那樣做才叫做自己,才叫做有個性。惹火了父母,朋友,師長,也在所不惜,只因為眼中心中只看見自己想要的。如今,明白,那叫做自私,不叫自我。我想,所謂的自我,是能夠堅持自己的理想與熱忱做著自己一直熱愛的事情,終於自己的想法,但不將其放大至影響旁人。雖然逆著風,還是堅持著自己想要的,然後,一點一點累積,一步一步前進。也許,別人不會明自自己要往何方前進;但是,自己清楚自己的目標就好。在許多眼中,我是那個有個性,任性,自我,叛逆的人。但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雖然也花了自己很久很久的時間才明白。或許,不是叛逆,而是終於自己,但也終於懂得,尊重別人的看法,所以懂得,將自己的乖張的態度收斂,然後,配合演出。

然而,配合演出後呢?久了,會有點膩。因為,彷彿在那些不斷演出的過程之中,看見那個不像自己的自己。該稱之為成長嗎?還是該稱之為演戲?只是,不想造成旁人的困擾,所以,將不是真心的笑掛在臉上;說著讓大家都會笑的事件,或是參與一點都不太想聽的話題,偶爾加點料讓話題更有趣一些。然後,就會在心裡不斷地冒出出走的念頭,如果可以,只想要安靜地在自己想要的空間裡。因為對於週遭和每天重複的生活感到非常地--膩。但,會用著適當的方法,不再像年輕時的叛逆,大聲地表達自己的不滿,或是不顧後果地招惹其他人。然後,悄悄地,回到那個很自我的自己。在覺得安心的空間裡,才能全然地,好好地,安靜,不感到被那股膩,給淹溺。

小時候,曾差點在中正紀念堂的鯉魚池溺水。那種即將失去呼吸的感覺,到現在還留著很深刻的記憶,手不斷揮舞著,拍打著水面,卻怎麼都抓不到任何支撐的點,只能不斷地張口呼吸,卻不斷將池水喝進嘴裡。漸漸地,我開始不太能呼吸,也不太有力氣再拍著水,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哥哥一把將我拉出水池。我因為踩空,又因為青苔,就滑倒以至於跌落水池裡,還好哥哥在不遠處,看見我在水裡,而趕來救我。雖然被父親罵得兇,但,很幸運地,我沒事也安全地只是全身溼透。

有時候生活裡的重複,不時地會提醒自己,那種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覺。怎麼伸手,都抓不到援助的無力感。那種即將要溺在水裡的下墬感。但是,成長的過程裡,伴隨著的不僅只是那無力感;而是更多時候,得要逼著自己學會從水裡走上岸的勇氣,誰都給不了的勇敢,只有自己能夠予,無法外求。不夠勇敢的時候,只能稍微真空一會兒,暫時逃離一會兒,然後,再度拿起那自我,面對那膩歪的生活,努力不自己溺水,奮力地,好好為了自己想要,為了自己會達成的未來,走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