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re

Being on sea, sail; being on land, settle.

右翼加速主義的結局

在經歷了2000年的精神崩潰後,Land離開了英國。在臺灣居住了一段時間後,他選擇來到上海定居。在一篇2004年發表在《上海英文星報》(Shanghai Star)的文章裡,他驚訝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將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結合)政治引擎的巨大威力。他認為,中國對未來的迷戀和高速的發展使其已經成為了一個加速主義社會。Land重新出現公共生活是在2013年,他成為了美國極右翼運動Neoreaction(NRx)的導師。這場運動的成員相信民族國家,民主,和官僚制政府都會被一種專制城市國家所取代(類似新加坡)。Land發表于2013年文章“the Dark Enlightment”成為了Neoreaction運動的綱領。他認為,為了加速到達這樣的政治狀態,加速主義者應該支援特朗普當選或者脫歐這樣的政治事件。從某種角度來說,右翼加速主義成為了矽谷技術主義的一種專制變種。但是它的內核(技術+資本主義)仍然是沒有變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