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4548 

闫丽梦谎言的扩散

desire

9月15日,在报告发表后的第二天,闫丽梦获得了她迄今最大的舞台:与塔克·卡尔森一起在福克斯新闻上亮相。卡尔森这档热门节目经常成为颇有影响力的右翼传声筒。卡尔森问闫丽梦认为中国官员是有意释放病毒还是在无意中释放了病毒。闫丽梦毫不犹豫地做出回答。

闫丽梦的演变过程

desire

闫丽梦联系的那名YouTube主持人叫王定刚(音),他与郭文贵关系密切,似乎是第一个传播与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有关的谣言的人。郭文贵旗下的一个网站放大了亨特·拜登与一个虐待儿童的阴谋有关的毫无根据的传言。

从速度的剃刀到修格斯

desire

对技术加速的仰慕,并不是从今天的左翼加速主义开始的,实际上从二十世纪初以来,由于机器大工业的进步,由于电力革命和传播技术的发展,在资本主义内部诞生了一批拥抱速度,试图与加速的技术和生产保持节奏上的一致,从而实现一个从未存在(甚至从未被设想过)的未来。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机器论片段”的当代价值

desire

加速主义是左翼在反抗资本主义失败之后妥协的产物,主张在现有制度的制约下提高技术和社会发展的速度,以便超越资本主义。加速主义以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中的"机器论片段"为依据"挑战"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并为超越资本主义寻求合法性论证。

日本新首相欲加速推进政务数字化

desire

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召开内阁会议,要求各部门群策群力,年底前为筹办“数字局”制定政策大纲,以便明年在国会加速主义推进政务数字化。日本经济新闻社报道,菅义伟希望“数字局”招揽公私领域高端人才,“加速主义引领整个社会的数字化进程”。前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6日就任首相,接替因健康原因辞职的安倍晋三。

速度与信仰

desire

除了加速带来的各种失调外,加速主义的趋势当然还形成了一种对于速度本身的追求和信仰。今天各种抱怨“内卷”的都市人,或多或少也都处在收入和职级可以平缓上升的可能之中。这若在格尔茨的“农业内卷”中,已然是可以让人高枕无忧的生活轨迹。但在今天GDP增速,商品房价格增速,股票价格增速,他人财富增速的整体加速主义环境中。

速度、情绪模式

desire

们今天与事件接触的情绪模式,已经彻底发生了差异。这当然同样会发生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如过去两位知识分子在报纸笔战,双方你来我往,写作斟酌,往往以至少半月为单位计算,如此长时间当然情绪高峰过去,人们容易就事论事。而今天在微博的争论以分钟记,如果回复晚了还会被认为是怯懦气短,双方自然更容易擦枪走火。

“信息孤岛”现象进一步加速西方国家社会民意的撕裂

desire

疫情限制了人们的物理距离,但却加速主义拉近了彼此的精神距离,互联网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与此同时,真假难辨的各种信息也在社交平台上加速蔓延。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反而加速出现越来越多学者称之为“信息孤岛”的现象。互联网的普及和大数据的应用,加速让人变得越来越透明,个人的信息选择偏好最后也成了信息的一部分。

一种新马克思主义的思考

desire

在新兴的马克思主义加速主义(或左翼加速主义)看来,这种试图逃避技术进步和生产加速的知识分子,实际上只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即技术加速=资本主义。阿列克斯·威廉姆斯(Alex Williams)和尼克·斯尔尼塞克(Nick Srnicek)的《加速主义政治宣言》就...

右翼加速主義的結局

desire

在經歷了2000年的精神崩潰後,Land離開了英國。在臺灣居住了一段時間後,他選擇來到上海定居。在一篇2004年發表在《上海英文星報》(Shanghai Star)的文章裡,他驚訝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將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結合)政治引擎的巨大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