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eee

极权对灵魂的腐蚀

摘自《我们已经融为一体:生活在中国的监视下》

汉娜阿伦特谈到极权时说过极权统治会破坏人的基本性质,特别在中国这非常明显。

基于对金钱和权力的完全崇拜,让人退化到以丛林法则为基础的实用主义,以活着作为生存的唯一价值。

川普竞选以来,在中国的粉丝数量急速增长,对于这些粉丝来说,川普的反共煽动性远没有他颠覆各种形式的政治正确来的重要。他们称赞他对福利政策和移民政策的打击。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卑鄙的白左政策。

一段时间以来,白左这个词在中国网络社区里是一个流行的侮辱性词语。他们看不起这些所谓的西方自由主义者,甚至还专门发明了讽刺性的术语圣母一词,来泛指任何为庇护弱势群体辩护的人。他们视这种人是伪君子和弱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生活负责,这是他们的口头禅。

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中,挪威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在接受调查的中国人中,持有右翼思想,接受社会不平等作为自然秩序并反对对富人征收更高税率的比例远比美国要高,甚至有五分之一的中国人认为国家应该停止财富的再分配。当然这些被调查者的人群分布是不是有准确的代表性令人怀疑,但也片面的体现了部分中国人的观念。

许多中国人不讨厌富人。相反他们讨厌道德。社会达尔文主义自然选择和适者生存的观念早在中国生根发芽。社会达尔文主义和专制政治是自然的同伴。它们忽略权利和资源不平等分配所固有的不公正现象,而赞许保护这些不公正所需要的暴力欺骗和剥削。

我们生活在一个尘埃密布的时代。政治肮脏,经济肮脏,甚至文化都闻起来是臭的,但我们的内心应该也必须是清澈的,如果我们任由专制统治对灵魂的破坏,那将会有两种后果,最主要是对现实的盲目性麻木和对奴役的屈从。

对于处于麻木状态的人来说任何不公正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看到有人遭到殴打,他只会站着看。如果人们抱怨,他所能做的就是嘲笑他们。当有人要自杀时,他会说:“哦,他只想出名。”他默认没有人会为他说话。但如果有人这样做,那么他只会感谢命运说:“嘿,这真运气!”如果有人为他说话而没有成功,那他会假装未卜先知的说:“浪费时间!”如果有人为他说话但被警察抓走,他会笑着说:“麻烦制造者。”

当麻木感达到极限时,这人就开始讨厌一切美好而公正的事物。他认为所有理想主义者都是伪君子,任何主张正义的人都是无耻的机会主义者。道德上的自卑感在世界各地都有。同样在西方国家,研究表明,当一个人在道德上做正确的事时,他们会引起仇恨,而不是同龄人的钦佩。因为他们的举动现露了别人的缺点,并提醒别人可以采用不同的方法。这种情况在所有社会中都可以观察到,但是在极权社会就形成了将普遍怀疑他人动机成为常态的情形。

一百年前,鲁迅写过,由于恐惧或麻木,生活在专制政权下的人很容易成为奴隶。但在今天,大多数人不认为自己是奴隶。从很小的时候起,他们就被教导要忠于集体和国家。他们唯一不需要忠实的只有他们自己。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自然会有意识地选择不思考。因为思考导致理解,而理解只会导致麻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