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读

极简主义,每日好文!

宜教育

我常常在想,那樣的想,我們大家是否曾自己問過自己,到底教育的意義是什麽?為什麽我們要上學?為什麽要學這科,那科?為什麽要考這個試,通過那個試?為什麽大家老是在彼此競爭,比賽考試成績,到底在這些過程中,所謂的「教育」的意義為何?它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教育」這件事的意義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它不僅對學生來說很重要;對家長、教師等等;其實只要還是愛我們所有的人都很重要!為什麽我們要拼命地去尋找一切途徑接受教育?教育是否等於就是通過檢定考試並求得一職?或者教育的功能是要在年青時代就學會去了解人生整個的過程?我們去找到一份工作或一項職業用來謀生是必要的,但這可就是一切的一切?我們受教育的目的就僅僅為此而已嗎?當然不是吧,人生不等於職業。人生遠比職業的追求寬廣、高貴得多!人生是一項奇跡。在人生中我們以人的身份在運轉。如果我們人一生下來僅僅就是為了求得好的職業,好

的地位,那麽我們會失去人生中很重要甚且是最重要的東西,變成每天只為考試而準備的人了。這樣,我們便會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那麽,花開有什麽意義?鳥鳴有什麽意義?藍天、星星都不存在了嗎?人生有這些東西,而且也含有貧窮和富有的心酸與歡樂、窮與富的戰爭、種族與種族、國家與國家的沖突。人生也會有發呆、冥想、沈思的時刻,也有對宗教信仰的追求,更有心靈上很纖細、微妙的種種——嫉妒、欣羨、野心、熱情、恐懼、成就與焦慮等等。但我們往往對以上這些經歷的過程與感受的了解僅一點點而已。我們通過了考試,結了婚,生小孩,然後就愈來愈像部機器。可是我們的焦慮、恐懼、驚慌一如往昔。所以說諸位,難道教育不應該是要來幫忙我們與年輕人了解人生整個的過程嗎?還是要讓我們在以上這些例行的公事私事之中逐漸雕萎?你想一想你該不該問自己一下這樣的問題?也許,你已有好的職業,有地位,婚姻富有,但是你是否也逐漸提不起勁,也漸漸支離破碎,變得魯鈍、疲倦?


教育的正確功能就是要涵養我們以得到智慧,以解答上述全部的問題。那智慧是什麽?它是能自在自由地思考,沒有公式,也沒有疑懼地去思考的狀態與能力。智慧使你因此能發覺到什麽是「真實」的,什麽是「對」的。但你如果處於恐懼的狀態之中,你就無法拾得智慧。無論是什麽樣的野心——精神的或世俗的地位的野心,一樣都同時滋養了焦急、不安與恐懼之心。也因此,人一有了野心就不能思慮精純,簡單而且直截了當。


一個人在年輕時代必須要能在一個無懼的環境中成長。這十分地重要!我們大部分人在漸漸老大時,變得驚懼,不安,連活著這件事本身都會怕—— 怕失去職務,怕傳統的壓力,怕鄰居的耳語,還有怕死!只要有驚怕,就不會有智慧。在一個無懼的環境中,有自由的氣氛,我們就不會只是做我們想做的事,而會去嘗試了解整個過活的過程。生命,人生本身是很美的,它絕對不是我們塑造的那些醜惡的東西!只有當我們起而反抗那些醜惡的東西——組織化的宗教團體、傳統、目前腐化的社會時,我們才可能發覺什麽是「真實的」,才可能懂得「發覺」這二個字的意義!真正的教育是要使我們能「發覺」而非「模仿」不是嗎?一個人向社會妥協是很容易的。聽從父母,教師的話很容易不是嗎?聽話,聽命令,他律的,可以活得很安全,方便,但這哪裏是「活著」!這人不是「在活著」,因為他茍活在「恐懼」之中,害怕破敗、死亡,失去已擁有的。但

人活著,最要緊的是去決定什麽是真的,而唯有處在自由狀態之中人纔能有連續的內在革命。但事實上任何人或社會從未鼓勵你這樣子去內省,因為這樣你會成為一個危險的人物——一個相對於虛假的人﹝或人群﹞的危險人物!所以他們只要你會模仿便罷了,但這就是學習嗎?這就是教育嗎?模仿地學習無疑地使你墮入已存在的,被政治人物操縱的戰爭與對立之中。連宗教與宗教之間,精神導師之間也不例外。世界因此被既有的矛盾與利益繼續扭曲,被玩政治的人操控。宗族與宗族之間的爭鬥不斷。國與國間,人與人間,甚至愈來愈殘忍無情,我們所看到的世界與上一代毫無兩樣!


因此我們看,教育的意義不應就是要幫助你的內心能察知自我,能在內心深刻地做心理革命。唯有透過不斷的內心革命才能發覺什麽是「真實」的,而不是馬馬虎虎的隨波逐流。只有當你不斷的自我反省發問,才能不斷地學習,找到實真、神、愛。而在恐懼之中,你不會、不敢、不能、也不懂得詢問自己,你不會、不知、也不能觀察。你不能、不會、也不懂得傾聽!故爾教育之根本功能應是要叫人去破除內心的、外在的恐懼是不?恐懼使人無法思考,恐懼使人無法體察人與人間之關系,恐懼使人不能「有愛」!


《教育是為了什麽》-克裏希那穆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宜审视

宜清愁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