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7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740 

宜赏月

岛读

「月,阙也。」这是一本近两千年前的文学专著的解释。阙,就是「缺」的意思。那解释使我着迷。曾国藩把自己的住所题作「求阙斋」,求阙?为什么?为什么不求完美?那斋名也使我着迷。「阙」有什么好呢?「阙」简直有点像古中国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渐渐爱上了「阙」的境界。

宜指月

岛读

二十多年前的乡下没有路灯,夜里穿过田野要回到家里,差不多是摸黑的,平常时日,都是借着微明的天光,摸索着回家。偶尔有星星,就亮了很多,感觉到心里也有星星的光明。如果是有月亮的时候,心里就整个沉定下来,丝毫没有了黑夜的恐惧。在南台湾,尤其是夏夜,月亮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能使整条山路都清清楚楚地延展出来。

宜煎茶

岛读

兴亡千古繁华梦, 诗眼卷天涯。孔林乔木, 吴宫蔓草, 楚庙寒鸦。数间茅舍, 藏书万卷, 投老村家。山中何事, 松花酿酒, 春水煎茶。《人月圆·山中书事》- 张可久

宜回忆

岛读

有的人当心里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的时候总爱喝酒,说因此可以忘记他的痛苦。但以他的经验,却不然,他越喝酒,心里越加明白。内心的悲哀不独不能因酒支吾过。而且因为酒的力量把妨碍悲哀之发泄的种种的顾虑全除去了,反显出他真正的姿态来。他到这异乡的上海生活以来,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节了。

宜参禅

岛读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为月忧云;为书忧蠹;为花忧风雨;为才子佳人忧命薄;真是菩萨心肠。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内乃声;方不虚生此耳。

宜无邪

岛读

圣母怀抱小耶酥,决定降临人间并造访一座修道院。神甫们全都非常自豪,他们排起长队,依次走到圣母面前表达他们的崇敬。一位神甫朗读了美妙的诗篇,另一位神甫展示了他为《圣经》绘制的彩色插图,第三位神甫背出了所有圣徒的名字……神甫们如此这般一个接一个地向圣母和小耶酥表达了敬意。

宜希望

岛读

冬天的一个夜晚,天色阴沉,我坐在横须贺发车的上行二等客车的角落里,呆呆地等待开车的笛声。车里的电灯早已亮了,难得的是,车厢里除我以外没有别的乘客。朝窗外一看,今天和往常不同,昏暗的站台上,不见一个送行的人,只有关在笼子里的一只小狗,不时地嗷嗷哀叫几声。

宜恬淡

岛读

烟雨三月中的潮州,是一年最好的去处。撑一把折骨雨伞,仄起脚后跟儿,走在文星路相思树掩映的翠绿里,听淅淅沥沥的雨声,从路旁的相思叶溅落下来。一边是孔庙学宫檐水滴嗒的花窗红墙,一边是宋家园勒石作匾的乌漆大门。幽深幽深的柏油小路,慢慢儿走到尽处,水淋淋中,却赫然一座清新儒雅的大宅枣卓府。

宜变迁

岛读

我总是不能够忘记一座城,我们县里的小小的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它就已经存在。它站在那儿,永远在老地方。墙的颜色褪落得不可辨认,砖块和砖块之间爆开比拇指大的裂缝,莠草从裂缝里透出来,证明它经过了很长的年代,它很古老。但它还是站在那儿,它代表一个权力,它从来不肯倒下。

宜研习

岛读

经常遇到有人提问:文学有什么用?我理解这些提问者,包括一些犹犹豫豫考入文科的学子。他们的潜台词大概是:文学能赚钱吗?能助我买下房子、车子以及名牌手表吗?能让我成为股市大户、炒楼金主以及豪华会所里的VIP吗?我得遗憾地告诉他们:不能。基本上不能——这意思是说除了极少数畅销书,文学自古就是微利甚至无利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