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1 篇作品累積創作 65485 

宜回歸

岛读

現在很流行講愛情經濟學,比如從股票來分析感情,但作為經濟學者,對此我並不以為然。什麽叫愛情?愛情本身就是一種感覺啊,到最後你會發現你愛一個男人是說不出原因的。男人理性,女人感性,這是永遠不可調和的矛盾體。這就是為什麽跟任何人結婚都會有問題——也就是說,你找垃圾股、潛力股、績優股男人都是有風險的。

宜教育

岛读

我常常在想,那樣的想,我們大家是否曾自己問過自己,到底教育的意義是什麽?為什麽我們要上學?為什麽要學這科,那科?為什麽要考這個試,通過那個試?為什麽大家老是在彼此競爭,比賽考試成績,到底在這些過程中,所謂的「教育」的意義為何?它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宜清愁

岛读

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我不敢說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問我的煩憂, 說是遼遠的海的相思。說是寂寞的秋的清愁。《煩憂》-戴望舒

宜审视

岛读

我记忆力很坏,背不出几首完整的古诗,不记得sin、cos有什么用处或者根号五等于几,常常看电影看到快结束时突然想起来看过这个电影,号称某个人是自己的偶像却想不起他的名字,回忆对于我,完全 是蹩脚的侦探遇上了狡猾的罪犯。但我爱写。对于记录生活和世界,我有一 种强迫症式的癖好。

宜赏月

岛读

「月,阙也。」这是一本近两千年前的文学专著的解释。阙,就是「缺」的意思。那解释使我着迷。曾国藩把自己的住所题作「求阙斋」,求阙?为什么?为什么不求完美?那斋名也使我着迷。「阙」有什么好呢?「阙」简直有点像古中国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渐渐爱上了「阙」的境界。

宜指月

岛读

二十多年前的乡下没有路灯,夜里穿过田野要回到家里,差不多是摸黑的,平常时日,都是借着微明的天光,摸索着回家。偶尔有星星,就亮了很多,感觉到心里也有星星的光明。如果是有月亮的时候,心里就整个沉定下来,丝毫没有了黑夜的恐惧。在南台湾,尤其是夏夜,月亮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能使整条山路都清清楚楚地延展出来。

宜煎茶

岛读

兴亡千古繁华梦, 诗眼卷天涯。孔林乔木, 吴宫蔓草, 楚庙寒鸦。数间茅舍, 藏书万卷, 投老村家。山中何事, 松花酿酒, 春水煎茶。《人月圆·山中书事》- 张可久

宜回忆

岛读

有的人当心里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的时候总爱喝酒,说因此可以忘记他的痛苦。但以他的经验,却不然,他越喝酒,心里越加明白。内心的悲哀不独不能因酒支吾过。而且因为酒的力量把妨碍悲哀之发泄的种种的顾虑全除去了,反显出他真正的姿态来。他到这异乡的上海生活以来,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节了。

宜参禅

岛读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为月忧云;为书忧蠹;为花忧风雨;为才子佳人忧命薄;真是菩萨心肠。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内乃声;方不虚生此耳。

宜无邪

岛读

圣母怀抱小耶酥,决定降临人间并造访一座修道院。神甫们全都非常自豪,他们排起长队,依次走到圣母面前表达他们的崇敬。一位神甫朗读了美妙的诗篇,另一位神甫展示了他为《圣经》绘制的彩色插图,第三位神甫背出了所有圣徒的名字……神甫们如此这般一个接一个地向圣母和小耶酥表达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