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haru.

ʕ •ᴥ•ʔ

Diphylleia grayi

今天也很愛你。永遠愛你。永遠與一日。謝謝你來過。願安息。想你一切都好。就好。

今天是非常疼痛的一天。想起了很多事情來,但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離開了。今年的冬天很冷,去年也是,但都沒有像那年冬天一樣,因為你們不會回來了。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疼痛究竟會不會也離開。在眼淚掉落的前一刻,我把自己關了起來,在那安靜的五樓裡,我想消失在這個世界裡,休息五分鐘,我就可以再面對一個人,再面對一整個世界。擠出了僅存的勇氣,踏上了餘生的溫柔,我握住自己的雙手,也許有人可以輕拍我的肩,告訴我一聲,沒事了,那麼一切就都會好了。我這樣想著,但是不會有的,因為你們也是這樣孤寂的離開了。時間晃過了半時,卻像半世。我也想要成為那個可以照顧你的人,所以我換上了最穩重的笑顏,邁向你,跟你說再見。我以為冬至過後,人們就能夠和心愛的人團圓,我以為冬至過後,我就可以長大一點。但願望一點也沒實現,也許是因為我忘了吃湯圓。拖著沈重的步伐,開門,輕放鑰匙,燈又壞了,就像我的心。母親來電,幾句問候過後,眼淚像傾盆大雨那樣,沒有了邊際,那場大雨一直下在心裡,沒有停。母親說:你要努力撐過去。我肯定的回答著,我會的,肯定會的吧。只是真的很痛,我感覺到了心口的那把刀,同時也刮著我的每寸肌膚,一瞬,我看見了你們。那不是比喻,是真的地獄,可應該沒有人會知道了。但是你們站在天堂裡。掛上電話,溺在那片海裡。你們都好嗎?晚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