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ʕ •ᴥ•ʔ

切片|存在

(edited)

我們在路上遇見一個人的時候,我們和一個人一起生活的時候,我們在喪禮上相遇的時候,我們看見的都是,一個人的切片。

我們永遠不可能看得見一個人的總和,不管人們是否孤獨。我們經常太過絕對,忘記細細觀察切片上的紋理,人們都經歷了些什麼。

我們總是可惜無法參與一個人的過去或者現在,也許還有未來,可是我們不該這麼想,也許我們可以想的是,每個人有很多很多的瞬間,我們只有自己一個人,我們是一個孤獨的有機體,在世界裡晃悠,我們不能只是個體也不能只是集合。

如果我們可以知道一隻細菌怎麼生活,或許會對我們的「存在」有些幫助。哲學之於世界是一個切片。我們不談哲學、我們不談感情、我們不談生命,我們只談細菌的話,那我們能看得更明白嗎?我想問你這些問題,所以我深吸一口氣,沉入海底,深海之地,無人之境,全是未知,一如廣袤無垠的宇宙,人們不會知道那些地方究竟有些什麼。

我們太過想要到達某些地方,在人類生命經驗之外的事情,在我們活過的時間之外,在昨日凌晨 今日清晨和明日的黃昏,我們不會重來一次,但我們可以相信平行時空裡還是有很多細菌。

如果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細菌,我就會明白卡夫卡的內心宇宙。

浮出海面,我想起了我其實不會游泳,可是我還呼吸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