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ʕ •ᴥ•ʔ

異托邦

發布於
修訂於

有時候我試著想把生活寫下來,可我不能。有時候我感覺到我的靈魂騰在上空,那是一種感覺,科學無法證明。可你看不見的事,不代表不存在,就像我總能聽到遠方傳來的聲音,而那些並不是話語。我能聽見生活裡的點點滴滴,也能聽見幾百年前詩人的囈語,有時候我想著我不是一個普通人,可我確實只是個人類,如此而已。

傅科在很久以前提出了一個異質空間的概念理論,那時候我其實沒怎麼仔細閱讀,但我總感覺我能明白,後來在一篇藝術相關的報告裡我引用了這個概念,當然我是詳細閱讀過了才使用的。

突然想起有一回凌晨時分,從酒吧回家的路上,我和朋友走在捷運橋下,我忘了是什麼動機促使我拍了一張照片,畫面大抵是如此:麥當勞的紙袋放在公共裝置品上。搭配著閃光燈,按下快門,然後寫下這段話:

「案發現場 彩膠135

詭譎感發生在

滿是碎片

但多重認同是必然的生命裡 沒有辦法停止接受

然後交換血液 新陳代謝出懷疑 在身體裡生產 世界給予你的不ㄧ定是真的 假的會再次成真 就像這段敘述...」

拍的東西和寫的東西都和腦袋一樣,精密卻無從談起,那不是神的領域,而科學也不足以說明。

有一個夢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在一場陌生人的葬禮過後,我會夢見母親拿著強心針使勁的往我心臟刺入,我沒感覺疼痛卻痛苦不已,我沒喊出聲音卻也醒不過來,我咬著牙直到再次睡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