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haru.

ʕ •ᴥ•ʔ

兩週年

“If I’m not black enough and if I’m not white enough and if I’m not man enough, then tell me, Tony, what am I ?”

Dr. Shirley在雨中對著Tony大喊,那一刻他是世界最孤獨的人。這是一部獲獎無數的電影,即使如此,依然孤獨。

電影播畢,剛好是2021年的5月17日(凌晨零時),兩年前的今天,我們終於看見了彩虹,凱道上的人們相擁而泣,但我們都知道,這並不是終點,我們仍在路上,我們會看見更多光。

2019年的那天,我來不及寫下些什麼,2020一週年那天,我寫下來這些話。

世界動態日記

「一年前的今天,那天的心情就像在坐雲霄飛車,ㄧ大早翹了早八的課,準備出門上凱道,卻下了個傾盆大雨,情緒受了點影響,到了現場看見滿滿的人潮,還有無比辛苦的工作人員,還有那些來不及就掉落的靈魂們,我很害怕,害怕這次又失敗,害怕又像18年公投一樣,被否定,傷害已經夠多了,不想再有任何一個靈魂因此墜落,那時候的我非常的尖銳,但其實是一碰就碎。

18年的暑假參與了連署的過程,那年冬天卻失敗了,雖然是這條長長的路之中的其中一個失敗,19年的五月,MAYDAY ,得到了某種意義上的救援,這條路無比的漫長,直到現在,這條路無比複雜,直到現在,這條路有很多是我沒能參與的,這條路有很多岔路、很多意外、很多不被理解的,就像我現在所說的這些話語,就像我自己。

我成長於這個時代,臺灣正努力發聲,還有很多問題存在,還有很多不正義需要處理,那些都是那麼的複雜,就像我們每一個生命,而我們都在路上,而我們生與存於這座島嶼。

那時候我是那麼的尖銳,現在我依然固執的想守護這些重要的靈魂,受過很多傷,現在依然不被理解,我只想說,我想成為自己的愛,為自己感受到的那些可愛、那些溫柔以及憤怒去努力,我不是任何一種你認為的性別,也不是你認為的任何一種戀愛方式,我愛大家。

最後雨停了,天空呼應著立法院傳來的消息。

那一天,是很重要的一天,如果來的早一些就好。

我們仍在路上。」

ʕ •ᴥ•ʔ

寫於2020.05.17

一直都不希望種族、性別等等這些「議題」僅僅被當成是「議題」來看待,更希望我們能看見裡面的靈魂。Dr.Shirley在雨中哭喊著的那些話,是他所有的矛盾與尊嚴,是他的愛和痛。然後我想起了法蘭茲·法農的《黑皮膚,白面具》,法農正是那一個不夠白也不夠黑的人。然後是杜博依斯在《黑人的靈魂》裡所提到的「面紗」以及「雙重意識」的概念,我一直沒能真正明白,但後來我懂了,那是永恆的孤獨。

然後我想起了,同年,20歲生日那天,我再度踏上凱道,為了另一個自由。

那一天,這些年我知道人們一直都是如此的孤獨,我們,他們,你們。

我想我會永遠記得20歲的生日,我會永遠記得那一天,我永遠都會為了「自由」,為了「孤獨」而哭泣而努力。

寫於2021.05.17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