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冰

文字是落在紙上的生命,所以需要尋找他人陪伴

我們,要不要當陌生人?—《又,吳海英》EP.1-2

人往往越是親近越是無法撕扯內心的脆弱,此時的她只是需要一個陌生人,不用裝瘋賣傻故作堅強,而是可以在他面前恣意大哭、可以不掩飾自己的怯懦的陌生人。

恰巧都在婚禮前被悔婚的男女主角,沒想到竟然被命運如此牽扯啊......

「吳海英」這同名同姓的兩人都跟朴道京有了交集,陰錯陽差讓女主角吳海英被悔婚的歉疚,使得朴道京越發在意起擁有這個他一輩子都不想再提及的名字的女人。

一個寄情工作用冷漠來忘卻情傷,一個用笑容來掩飾悲傷。

大概從小就已經歷過的心境,吳海英倔強地想守住自己僅有的自尊,不是她被拋棄,是她拋棄了別人。

寧願笑罵由人也不甘示弱的倔強,苦笑地望著床前那不停發笑的玩偶,是在嘲笑自己怎能落到這般田地的荒謬吧。

一個人唱著歡樂的獨腳戲,一個人華麗的獨舞著…...當所有角色都已經謝幕,當所有觀眾都已經離席。累了倦了,卻也只能繼續笑著跳著,直到有誰能夠來把那個開關關掉為止。

喜歡她隨著探戈的樂音恣意擺動的姿態,心由不得自己時,總能主宰自己的身軀吧......不能停、不想停,因為只有讓自己不停的轉啊轉,轉到頭昏眼花也好,轉到地老天荒更好,才不會在停止的時間中用淚水來悼念悲慘的自己。

看著吳海英越是用異於平日的開朗活力來掩飾情傷的樣子就越發讓人心疼啊......似乎不這麼瘋癲、不這麼裝作若無其事,下一秒就會忍不住哭出來了。

她承受父母的不諒解,她無視鄰里的訕笑,她故作堅強來武裝自己,用自嘲來阻擋朋友的同情。她,是吳海英。

這是一個充滿人性而且代入感極強的角色,徐玄振把這角色詮釋得極好,前兩集吸引我的完全是女主角那種—— 人前強顏歡笑,人後卻深夜買醉——獨自舔舐傷口的孤獨。

那一幕,當她無視川流的車陣,不疾不徐地踩著高跟鞋停在路中央,拾起朴道京的皮夾,再緩步走向他交還皮夾時說的那一句—— 我,死不了

那眼中是生無可戀的,原來這傷痛比想像中還久還深。

朴道京呆楞地望著向他襲來的身影,那決然不在乎的姿態與神情就此入了他的眼,就這麼牢牢地,恐怕從此再也擺脫不掉了。

當吳海英面無表情地問朴道京:「我們,要不要當陌生人?」

這看似無厘頭的一句話其實埋藏了即將潰堤的情緒,人往往越是親近越是無法撕扯內心的脆弱,此時的她只是需要一個陌生人,不用裝瘋賣傻故作堅強,而是可以在他面前恣意大哭、可以不掩飾自己的怯懦的陌生人。

因為陌生人就是再也見不到的無關緊要的人,即使道出自己不堪也不用覺得丟臉的別人。

看在始作俑者的朴道京眼中想必也是五味雜陳吧。好像把自己的傷痛傳染給了她,這個與前女友擁有相同名字的女人。

越是逃避越是牽扯,越是無視就越是在意。無法忍受看著因為他而把自己逼入絕境的樣子。

不論如何,都要活下來,就算被傷得體無完膚也要活下來,活下來就是贏家。

朴道京有點帶氣地對著吳海英這樣說,這也是他一直以來不停對自己灌輸的意念吧,這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啊。

這齣劇有很精彩的開篇,勝在角色個性的塑造立體,不管是朴道京人前吹毛求疵的挑剔,吳海英開朗笑容背後的深沉情傷,或是朴道京姐姐朴代理的反轉魅力,到打女兒不手軟卻也會脫下衣服挽起袖子與欺負女兒的人拼命的海英媽媽......每個人性化的性格刻劃都突顯了角色的多面性,使這劇充滿了可看性。

期待那個神力破牆後卻看到另一番「美景」在眼前的吳海英會與朴道京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寫於2016/5/11)

圖cr. MOONSO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