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

你会不会让你的敌人定义你是谁?

【私聊信箱】家人/爱人说怎么能不爱国,我该如何表明立场?

在疫情面前,朋友圈几乎“万众一心”了起来。连微信群都变得容易“同仇敌忾”,迅速的增加起群友,一个好友问:“等疫情过去,再拨回香港问题,这个群里,尤其是新加入的朋友,能够如此一致吗?”

不过在这个大背景下,原来仍然有一些不一致暴露出来,前两天被朋友L私信:跟爱人政见不合怎么办?

我倒是有些惊讶的。这个时间点,以为不再有大的分歧。结果,分歧最终还是来自于“外部势力”,为了华尔街日报的那篇东亚病夫,朋友跟爱人吵了起来。(对该文的一种解释,可戳方可成老师的文章)

L的爱人K觉得民族感情受到了伤害,L觉得自己并不因此而生气,吊诡的是,竟然是因此生气的K指责并不生气的L偏激。什么时候,缺乏感情波动也成了偏激的一种表现了?

WSJ近日引起争议的文章标题

想起曾经Matters上也有人发过因自己的暗恋对象转发了护旗手而苦恼的帖子,更多人在反送中运动中面临与家人、爱人在观念沟通的无能为力。所以,这篇就想结合我和L的聊天,谈谈到底这种情况该怎么对话?

最重要的一点(对我来说,是起点、内容也是目标):要让对方理解,有人可能不爱国,而我恰好是这个人。

一、关于到底可不可以不爱国?

是不是可能,哪怕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有人不爱国呢?比如在文革中被迫害的人,他还得对平反感恩戴德,接着爱国?解放后回国却遭迫害的巫宁坤,在平反之后遇到自己的学弟李政道,当年自己毅然从美国回国投身社会主义建设,正是李政道为他收拾行李并送行。

多年后再次重逢,他这样写下自己见到对方的感悟:“我很快就意识到,我们俩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留在美国,能够获得成就和荣誉,过着安定富裕的生活。我回到祖国,历尽劫难和凌辱,好不容易才苟活到“改正”的今天。他在“美帝国主义的堡垒”安居乐业,回到共产中国荣膺“爱国主义者”的桂冠,受到最高级党政领导的接见和宴请,作为国宾出入有专用“红旗”大轿车代步。我响应号召回到祖国,却被划为人民公敌,受尽无产阶级专政下劳动改造和牛棚的煎熬,几乎成为饿莩葬身一抔黄土。即便在我们交谈时,我的肋条还隐隐作痛,由于在来饭店的公车上受到“红色恐怖”一代的小青年臂肘的推撞。我脑子里突发奇想,如果在旧金山那个七月的下午,是我送他上船回中国,结果会怎样?也许我会坐在他的椅子上,他坐在我的椅子上?哦,不,我当场决定,我决不会用一辈子“接受再教育”的苦杯换取无产阶级专政头目的敬酒。

跟巫宁坤老先生这样际遇的人谈所有人必须爱国,说这是不容质疑的良知、道德,不仅是无知,而且傲慢、愚蠢,甚至毫无人性。保留一点人性,你就能瞥见国家以外的东西。

二、有什么可以扭转你对祖国“母亲”的感情?

听起来似乎祖国母亲、motherland,是不容掺杂半点不敬的名词,谁不爱自己的父母呢?即使对国家毫无好感的人,往往也对自己的家人充满感情,分离主义者、地方保护主义者,越是趋向个体,越是可能贴近对各自家人的感情。

家人就值得、必须义无反顾的爱吗?过去豆瓣有个非常著名的小组叫“父母皆祸害”。(有兴趣的可以看这篇:“父母皆祸害”小组10年考)我想从小组名字就可以告诉我们,敬而远之——有些父母并不配父母之名。

截图出自纪录片《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中式学校》

更何况,自去年6月反送中运动以来,为了迎合小粉红的低智并将饭圈对idol的爱慕投射到爱国情愫中,更是将祖国母亲进行与偶像哥哥的融合——“阿中哥哥”这个雌雄同体,母子乱伦的合体,难道还不能直接的告诉你其实“祖国”可以不是一个母亲吗?

既然可男可女、可妈可仔,自然也可以什么都不是。像泥塑一样,随意捏出一个哥哥的形象,也当然可以随意的捏碎你原本牢固的母亲形象。

三、离开这个国家的人还必须爱国吗?

L跟我所,几乎无法撼动对方对于爱国的“想象”,爱国是底线、是原则。

于是,我问,那出国、移民的人呢?答:那不一样,爱国和移民不冲突:P

这我就不明白了,一个人都离开这个国家、不愿意做这个国家的国民,为什么与爱国不冲突呢?简直是弃国之人;那些赴美生子的,剥夺自己孩子坚持做中国人的权利,不让孩子选择成为一个堂堂正正中国人,按照爱国是原则、是底线、一刻也不能分离来看,岂不是人伦尽丧?

除非,他们真的如下图这样想的?

觉得政府不够好就去加入他,改变他的经典改写

在国外的街头贴“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法拉利们,他们是爱国的吗?如果爱,那他们为什么不回国呢?如果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就是爱国者,那么那些表达支持的国际友人都是爱(中)国者?

四、在爱国的这场PUA中,要允许有人跳车

当美国的报纸冒犯华人,我也看到在美国的华人同学在朋友圈号召大家联署向白宫试压,如果WSJ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哪怕是无心的)向他冒犯到的人道歉,那么这场行动自然是合理、有意义的。但是,被冒犯到的人也同样应当允许有人觉得无所谓,总不能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觉得受到的侮辱,还得打醒周围的人说”你们都受辱了“,强迫共情?

在这场PUA之中,我不仅得爱国还得对”侮辱“现象做出反应,我得明白自己必须依附在国家的巨大阴影下才能够苟活,不仅我个人,而且我的整个家庭也一定是”有国才有家“——”学会给男人做饭、嫁个好人家、给人生孩子,才是实现女人生命价值的全部——没有家庭你连个完整的女人都不是。”

你说有人在家做饭、包所有家务好不好?你说多生孩子对家族、国家好不好?PUA的巨大诱惑就在于,可以通过不断且轻易的创造出新的意义,就可以榨干另一个人、家庭的价值。在这列PUA的列车上,跳车的人可能也会摔的遍体鳞伤,但是我们要允许有人跳车,更要因此给他们鼓励和支持。

更何况,作为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如果中国还是)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最终国家这个形态会消失,如果这样,那我们的原则、底线成了什么?——这原则和底线难道不是PUA强加上来的吗?

五、关于政府与国家的区别

其实,本文更多的关注于沟通,试图先从几个简单的角度切入“不爱国”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并没有从严格的理论出发,例如从什么是国家、国家和人民的关系等方面入手,毕竟我觉得对没有这方面基础的家人来说,这些术语、概念都太遥远,他们会觉得你的说理不切实际,甚至没有回答“爱国是本能”——本能,而不是书本的堆砌——这时候教育灌输的论点就会倒置。通常我会说“爱国”是教育灌输的结果,然而如果说过多理论的内容,也许反而会使“不爱国”或“爱国是教育灌输/构建”显得非常的灌输和构建。

即使这样,政府与国家的区别却还会绕不开的话题,我爱这土地、爱这文字、爱这山川河流、爱这历史甚至爱这里的美食,就代表我要一并忍受这个政府吗?批评政府变成批评国家,不同的政见变成不爱国……幸而,这个在反送中运动中被大陆不断强化的认识,最近显露出松动的痕迹,有人开始质问:“明朝灭亡的时候,那些起义的人是不爱国的吗?”

L对我说:”我对家乡的感情,其实是对人的感情,是人类对自己成长经历的那些事的情感牵绊和回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说我对这里是有感情的;但是上面的这一套机器是另一个东西,我不会把这个机器当成妈妈,也不会给机器过生日“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用他的湖南普通话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他们成立了新的政府,而“中国”早就存在千年,他们能取代中华民国,却无法取代广义上的中国,于是摇身一变发明了“新中国”。

对一个政权的批评、反对,甚至是不是通过和平演变进行改变,以及制度选择的争论、变革方法的问题,这一切都跟爱不爱这个国家无关。

否则,上面这个视频里的这些人是爱国的吗?

六、我允许你爱国,你允许我不爱,行不行?

其实对家人、爱人有时候直接用”情感绑架“会方便的多,难道要强迫我爱国吗?接受我、接受有人不爱国,还是继续坚持爱国是本能、是原则、是底线,那就等于是否定我了。

即使,我是一个神经病、偏执狂、反社会人格,我只要没有出去为祸人间——开枪狂扫电影院或开飞机撞向大楼,难道只因为我心里不愿意爱国,就要被肉身消灭吗?本能、原则、底线,这种表述恰恰反人类的杜绝了任何反对的可能性,”狠斗私字一闪念“。

所以我们才应当接受、允许有不爱国的人存在,这种可能性。

我们可以看到在全世界,几乎所有地方爱国都是主流,但这不代表不爱国就应当被不容于世。

李文亮医生死的时候,大家是怎么刷屏的?”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那好,我允许你爱国,你允许我不爱国,行吗?

写完想起来情人节快到了,谨以此祝各位感情顺利吧!

高墙下,暗恋对象转发了“我是14亿护旗手之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