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

不一樣的角度!關注現實,追究歷史,探尋未來。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美国的奴隶主有自由,而中国的“奴隶主”也没有自由

發布於

在网上看到摩罗的一篇文章,“奴隶主会热衷于建立人人平等的国家吗?”文章言道,“美国主导建国活动的人物,就说起草独立宣言和制定宪法的那帮人吧,绝大多数都是奴隶主。一个奴隶主会热衷于建立人人平等的国家吗?”

他的这个反诘非常无力。事实上,美国现在已经实现了人人平等,而且这一结果更多由白人,也包括一些奴隶主争取而来的。

其实,实现自由平等的关键不在于奴隶有没有自由平等,而在于奴隶主有没有自由和平等。

奴隶肯定是没有自由的,也不可能与奴隶主平等。但如果奴隶主有自由,奴隶主之间有平等,那么,只要奴隶得到解放,自然就能得到自由,能够取得平等的权利。美国的情形正是如此。

而中国的情况则大不一样。不仅奴隶没有自由,连奴隶主也没有自由,奴隶主之间也是不平等的。当然,准确地说,传统中国社会不使用奴隶从事生产,只使用奴仆提供服务。使用奴仆的“奴隶主”包括皇家、官家和大户人家。显然,中国的“奴隶主”,不论是官家,还是大户人家,是没有自由的,他们之间,也是不平等的;就是皇家,皇亲国戚一样也没有自由,皇帝实际上也没有自由。所以,中国社会,既使废除了奴仆制度,废除了人口买卖,一样得到不自由。因为压根中国就没有自由和权利的概念,自由从何而来?

如果说,美国过去的不平等存在于奴隶主与奴隶等关系之间,而中国的不平等则存在于一切社会关系中。前者的不平等存在于“器官”水平上,而后者的不平等则存在于“细胞”水平上。

中国现在也是如此,任何人都没有自由。不仅平民没有自由,官员同样没有自由。中国的官员不享有自由,不向往自由,当然也不可能期望他们愿意平民获得自由。而过去美国的奴隶主享有自由,向往自由,才可能期望他们愿意奴隶也获得自由。

2013年8月19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儒家的自愿奴役:为奴役他人而争受奴役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