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

不一樣的角度!關注現實,追究歷史,探尋未來。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阶级斗争理论是摧毁宗法家族的利器

马列主义及其阶级斗争理论是外来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相对于近代中国,外来货多了去,除了马列主义外,还有基督教、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等。为何马列主义坐大了,而其他的思想则没有坐大呢?

这个问题,鲁迅的《拿来主义》说得清楚。对外国的东西,认为对自己有用,就拿来,没用,就拒绝。所以,与其说“马列主义”是送来的,还不如说是拿来的。

那么,阶级斗争理论对中国有什么用呢?它最大的用处就是能够彻底地摧毁宗法家族。经过新文化五四运动后,中国的政治领袖和知识精英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中国要强大,必须将个人从宗法家族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投身于国家主义的旗帜之下。

蒋廷黻就在他的《中国近代史大纲》总论中写道:“在列强争雄的生活中,西洋人养成了热烈的爱国心,深刻的民族观念。我们则死守着家族观念和家乡观念。所以在十九世纪初年,西洋的国家虽小,然团结有如铁石之固;我们的国家虽大,然如一盘散沙,毫无力量。”“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能废除我们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能的话,我们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能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孙中山在他的《民权主义》第二讲中也讲道:“在今天,自由这个名词究竟要怎么样应用呢?如果用到个人,就成一片散沙。万不可再用到个人上去,要用到国家上去,个人不可太过自由,国家要得完全自由。到了国家能够行动自由,中国便是强盛的国家。要这样做去,便要大家牺牲自由。”

但在方法上,国民党只是鼓励优秀分子脱离宗法家族的束缚,吸纳优秀分子投身于革命。并没有想到要去摧毁宗法家族,将所有的人都从宗法家族中解放出来,而投身国家主义的旗帜之下。就此而言,共产党认为国民党的领导的革命不彻底也是言之成理的。

但马列的阶级斗争理论则不然。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将“地主阶级”看成是旧中国的“三座大山”之一,是阻碍国家强大和进步的落后势力。就要打倒,就要消灭。而马列主义理论体系中的“地主阶级”正是传统社会中的宗法家族势力。传统社会农村中的乡绅大多有田有产,在家族中德高望重,具有很高的权威,对家族中的成员具有一定的管束力。

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出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儒家的“孝”与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具有非常明显的传承关系。阶级斗争理论正是五四新文化反传统的进一步延伸,由思想宣传转入实际行动,由城市转入农村。阶级斗争理论无疑是一件摧毁宗法家族的利器,所到之处,宗法家族无不纷纷解体。个人不得不完全进入国家主义的权域中和话语中。

因而,正是运用马列的阶级斗争理论才彻底完成了五四新文化提出“摧毁宗法家族”的任务。然而,中国人从宗法家族中解放出来,从父权和夫权中解放出来,得到了自由了吗?没有!反而被比传统社会的皇权更强大的以国家面目出现的强权所控制。

2010年6月7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五四新文化”的实质:瓦解宗法家族,建立国家主义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