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

不一樣的角度!關注現實,追究歷史,探尋未來。

自由是价值,也是人格

自由是价值,也是人格;同样,极权是价值,也是人格。

当我们说自由是一种价值的时候,意思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将自由作为他或他们追求的目标,认为自由才能使得他们联结起来得到发展;而当我们说自由是一种人格的时候,意思是自由才能带来快乐。

具有自由人格的人,只有在自由中才能感到快乐,而极权不能给他带来快乐,不论他处于极权体制的哪一层阶梯,最低层也好,最高层也好。虽然我们不能说宋徽宗和明熹宗具有自由的人格,但他们显然在专制的顶点也无法得到什么快乐,所以他们宁肯花更多时间去画画,去做木匠活。

而具有极权人格的人,他在自由中也无法得到快乐。当他与人平等相处时,不受约束或不能强制他人时,他就感受不到快乐。一般而言,具有极权人格的人的快乐来自于对他人行为的操纵,来自于对他人意志的控制,比如,希特勒、斯大林之类,中国的例子就更多了。但也有许多具有极权人格的人乐于接受强有力者的操控,如果失去了强者的操控,他就会感到不安,感到惶恐,他们的快乐来自于强者的赏识与恩赐。

人格心理学认为,人格的形成主要与早期成长环境相关,家庭和学校都是非常重要的影响人格形成的场所。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社会中,我毫不怀疑中国人普遍具有极权人格,因袭相传。今天以服从与灌输作为教育理念的学校也仍然是一个培养极权人格的场所,家庭教育也主要是一个培养极权人格的场所。所以,中国人要普遍地具有自由人格比普遍地具有自由价值更艰难。

确实,我们发现一些具有自由价值观的人却具有极权人格,在认识上与人格上出现背离。这个是解释得通的。自由价值的理念是可以通过认识来获得的,但如果其极权人格已经形成,那么即使他认同与接受了自由价值的理念,他的极权人格也很难转变。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赞同自由价值的人,却做出违背自由价值理念的事。因为在行为上,人格与习惯比观念有更强的支配力。

另外一种情况是具有自由人格的人,却持有极权主义的价值观念。写到这里,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那些多少有些自由人格而拥抱了专制的知识分子,他们错误地认为放弃了自由会有益于国家的强大。历史已经证明,这是错误的,而他们及千千万万地的人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现在,许多没有自由人格的人在社会的巨大变化中感到迷茫,感到失落,感到不安,感到惶恐。他们在心理上自然而然地就渴望有一个强大的力量来改变这一切,重新回到在思想上和行为上绝对服从的时代,而我要说,这是当今中国社会所有动向中最危险的。

2008年3月17日

没有独立之人格,就不要谈爱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