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

不一樣的角度!關注現實,追究歷史,探尋未來。

毛左对差异具有天然的恐惧

毛左的心理成因确实非常复杂,令人困惑。

我们可以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来,也就是受虐心理对毛左的领袖崇拜予以解释。但我感觉这尚不足以完全解释毛左的心理动因。应该有这方面的专门研究。西方国家就有对法西斯心理起源的专门研究。我这里简单地说说。

除了受虐心理外,我以为对差异的恐惧可能是毛左另一个重要的心理动因。当然,这也是与领袖崇拜密切相关的。

这一点在毛左的言行上得到清楚而明确的表现。毛左几乎天然地仇视一切差异,对差异怀有强烈地、深切和持久的恐惧。他们的所有言行都表明他们试图消灭一切差异,包括思想上的、行为上的和表征上的差异。毛左既害怕自己与集体不同,总是抹去自己的个性,将自己融入集体之中;同时也害怕别人与集体不同,总是置之死地而后快。一旦出现游离于集体之外的异类,便会引起他们心理上的巨大惶恐。他们会视其为对于他们的否定和挑战。他们只有在融入无差别的集体之中,和没有了与众不同的异类,才会得到安全感。毛左最理想的社会,就是所有人都一模一样,在伟大领袖的指挥下步调一致地统一行动。他们希望大家吃一样的、穿一样的、住一样的、想一样的,做一样的。

而右右与毛左完全相反。右右最不能容忍的事就是没有差异化,没有个性,统一、一致和单调。右右喜欢多种多样、复杂的事物,

毛左和右右的不同偏好显然会产生诸多不同的影响。比如说,右右就比毛左认识水平高、因为毛左喜欢简单;而右右喜欢复杂。毛左喜欢计划经济、因为这最简单也最容易导致消费趋同;右右喜欢市场经济,因为只有市场经济才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在审美上,毛左喜欢集体操练的宏大场面,非常粗鄙;而右右喜爱能安抚和升华心灵的艺术。等等;

总之,毛左更多地是人格问题,而不是认识问题。绝大多数毛左都了解毛给中国人甚至给他自己及家庭带来了灾难,但他们仍然无怨无悔地崇拜毛,将毛视为伟人。因此,想转化一个毛左是非常非常难的,我对此深有体会和充满了无力感。

2015年12月27日

自居作用:蒋粉与毛左都需要一个强大的偶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