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西|JC

跳舞的人,煮咖啡的人。相信每個平凡的你我,都值得被看見。

儒家,儒枷|一九八四的盛夏與晚秋

發布於
當論語不斷被翻改,當孔子都忘了自己是誰...。一落寫好的紙被翻折、丟進火裡,火燒掉老者安之、燒掉朋友信之、再燒掉少者,最後懷之兩個字在他瞳孔裡熄滅。
題目:一九八四的盛夏與晚秋
類型:穿越
場景:一九八四的東亞國
嵌入論語金句: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槍聲響起時,仲尼沒有一絲動搖,群鳥振翅飛過,他想起了那天那人說的話,像預言一樣重重在腦海裡敲響。



他緩緩地走下太平梯,風吹得很緊,吹得他頭痛,然後他想啊這不只是頭痛,是裡頭起了風暴整個置換過了一樣。

出了太平梯是公園,溜滑梯上斜掛著一塊長布條,夜太黑看不清寫什麼。一陣風捲起滿天蒼綠,一張印著男人臉的紙落在他腳前,撿起來細看,破損得很嚴重,依稀看得出老大哥幾個字。


「嘿!放下那個!」一個年輕小伙子朝他跑來,邊著急地比劃著。仲尼愣著,沒有動作。

「你是外地人吧?」小伙子一把抽走了紙丟回地上,「這樣人高馬大的,沒準子彈一下命就沒了。」

「這是什麼地方?」仲尼問。畢竟除了這個問題他想不出其他更合適的問句。


小伙子皺著臉吸著鼻子,打量了他一會,忽然咯咯笑了起來:「打扮成你這樣的我看不是壞人,頂多是個瘋子。」他聳了聳肩,說這裡是東亞國的小島,但不久前還是大洋國屬地。

「就那個,之前有點三不管地帶吧,大洋國離得太遠管不著我們,所以也沒電屏什麼的,頂多到處貼些海報」他朝地上的男人臉比了一下,「但最近回歸了日子變得有些難過,行為審查也多了起來,所以你最好別隨便從地上撿東西。」

仲尼每個字都聽得懂,但也都不懂,他想他的腦袋也許置換得不完全。



他後來知道了,東亞國正和大洋國戰爭,老大哥是大洋國的頭,拿著他的海報是行動罪,思想公安看見了可以直接開槍壓制的。但才不久前東亞國和大洋國是盟友,島是那時候回歸的。而幫了他的小伙子叫李恩,家裡是辦報的。

「如果風把紙吹進我手裡,難道也開槍?」

「是呀,那是風知道你思想有問題。」


那天晚上在報社李恩絮絮叨叨講了這些日子島上的變化,也問起仲尼是哪裡人,仲尼說想不起來,李恩也不以為意。


東亞國領導的黨,信奉的是真儒教。

「有真就有假,知道吧?過去都是假的,昨天也是假的,黨說的儒學才是真的,喔不對──是儒教。」李恩抽出一本紅色冊子,封面金亮亮閃著「真儒學典」四個字。

「每月都在改版,每週都在擴充,每天都要背,照三餐背,一次背不過就要送思想學校。來來回回也沒人記得以前的儒學是什麼了,連上個月的都不記得,舊版都得繳回銷毀的。」


仲尼翻開真儒學典,密密麻麻的字爬進眼裡──

「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有恥且格。」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每句都摳摟摳摟敲著他腦袋深處,像小石子丟進深井裡,濺起聽不見的水花。水花中依稀聽見李恩說這時代,明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那天夜裡仲尼做了夢。

夢裡他曾為小吏,而後聚學,由齊至魯,輾轉流離,只為了一個夢...即便他明白這夢道阻且長...。


驚醒,他朝外奔去,他明白了自己為何來此,他要看一看這夢成了什麼樣


人群奔走、推擠,男男女女表情盡是驚恐與憤怒,年輕學生咆哮著,亮著徽章的公安張著盾牌將不管是誰都給推倒,推出一條路,大步走來。

李恩看見了他,沒等他開口就抓緊他,聲音裡滿是焦急:「我在圖上看過你,我家還有本論語,我知道你,我相信你,我知道這很荒唐,但亂世裡能有什麼不荒唐...你能不能把論語再寫下來...」

他鬆手,昂然向前走去,公安給李恩,和一個比他大的男人掛上了手銬,載走了。


「這是犯了什麼罪?」

「誰知道,這是唱個歌就犯罪的年代喲。這報明天最後一期了可得買起來,進了思想學校出來可就不一樣了。」


人們的耳語鑽進仲尼耳裡,他想著李恩昨天說的話、今天說的話,和他的夢,逐漸明白了這是個怎樣的時代。


再善再美的思想,也不過是黨的武器。

公園溜滑梯上斜挎著的布條,「朝聞黨,夕死可矣」,紅底白字亮晃晃的,扎得他刺痛起來。




仲尼拼命地寫。

「你能不能再把論語寫下來...」

他不知道論語這個詞,但他就是明白李恩的意思。




被上銬的那一天,仲尼記得一落寫好的紙被翻折、丟進火裡,火燒掉老者安之、燒掉朋友信之、再燒掉少者,最後懷之兩個字在他瞳孔裡熄滅。



離開牆面潔白無瑕的思想學校後三個月,仲尼在天臺上等待,李恩在最右邊數來第一張椅子,他在第三張。


槍聲響起時,仲尼沒有一絲動搖,群鳥振翅飛過滿城楓紅,他想起了那天那人說的話──

「期未必佳,慎之。」那人載著他叩問儒學所往,讓他從馬車上下來,指著通往未知的入口時說的。


他也想起了那個夢,那個道阻且長的夢。

「假的。」他安心地微笑起來,夢是假的,黨是真的,他學會了,可不能忘記。


槍口移向了他前頭,他閉上眼,開始背誦:

「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有恥且格。」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完)



稍微整理一下兩句翻改的原句與解釋:


「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有恥且格。」

原句: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孔子說:「以政令來管理,以刑法來約束,百姓雖不敢犯罪,但不以犯罪為恥;以道德來引導,以禮法來約束,百姓不僅遵紀守法,而且引以為榮。」

翻改縮略了一部份,意思應該很清楚。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這則原句就是長這樣,那麼有意思在哪呢?在標點符號。

誤用的解釋是老百姓不需要讓他們知道那麼多,使喚他們做事就好了。

但實際上斷句應該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群衆贊同的,就要執行;群衆不理解的,就要向群衆解釋清楚。」




馬特市的社區活動很多很有意思,而「儒家,儒枷」又是其中特別特別出彩的。這個主題不只涵蓋了個人思想的回望,還能把歷史人文的關懷都納入。雖然和論語並不熟悉,我還是不自量力地嘗試了。


能討論儒家、思考儒家,根本奠基於自由,若失卻自由,學說與思想化作天羅地網無邊際地席捲來時,那才是真正的儒枷...


當然,我寫得不好,希望沒同時得罪了兩部經典。穿越本身就是暴力,因此只能暴力的開展和書寫,加上不希望篇幅拉得太長,許多不周全之處非常抱歉,論語的刪改未盡之處,就請視為黨無視於美的暴力吧。

謝謝Iris舉辦這麼棒的活動,也讓我扎實地把論語複習了一輪(略讀,精讀可能還得再找時間了),一九八四也重讀了一回,讀書真的是非常愉快幸福的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儒家·儒枷(Confucius or Confused(ion))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