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非

這裡是我重新出發跟文字再次連結的「情感觀測站」。年少時的我唯一持之以恆的興趣就是寫,不斷的書寫讓我的人生更有意義與價值。如今步入中年,我還是無法放下自己心中那愛寫的狂熱因子,如果可以,我會一直寫到我死的那天為止。

悅讀|《巴別塔之犬》一切都是言語惹的禍!

發布於
巴別塔是否成為人類的言語尺度準則?

年少時我就發現自己有這個毛病:『語言障礙症』,當然,不是很嚴重的那種。可,這樣的症狀也的確為我帶來了不少困擾,我永遠沒法對人說全自己的內心感受,面對面時我總是無法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詞不達意是常有有的事,最尷尬地便是詞窮和跑題了,這可以體現在最近我遲遲不入 Clubhouse 房間開聊的情況(好在昨晚阿線 @Sunline 開的主題房我很感興趣)。

二次看完「巴別塔之犬」後,我更加能體會書中丈夫訓練狗兒遇到挫折的灰心,但卻也不免為狗兒抱屈,也許牠不想要說話啊!就像我也不喜歡說話,雖然我是人。丈夫的深情我能諒解,但男人與女人畢竟天性不同,對人事物的敏銳度、感受度也不盡相同,有時情緒上的處理方式亦頗難令對方苟同,但這不代表他們就不愛對方,只是表達的方式迥異罷了。

有一陣子很不喜歡說話,甚至覺得大家的話都太多了,說得多了,有時就連真話亦成了假;世界太嘈雜,我卻沒有關上耳朵不聽的權利,這不是很可惡!?於是,我學習沉默是金,我的話愈來愈少,但寫出的文字卻愈來愈多了。

我喜歡文字的美好,雖然很多時候我也和書中丈夫一樣喜歡玩文字遊戲,當然我對語言學沒有興趣,只是純粹迷戀文字之美。有時候,我會為自己訂個主題目標,要自己限期內寫出,這時候如果有人在旁作響,我會相當不耐煩沒好氣,好比蕾西生氣丈夫干預他的創作思維與理念,那是一種被侵犯的憤怒。

在我看來本書所要探討的意象十分深沈,期間衍生出來的想法多不可數、見仁見智,每位讀者的感想大多不同,但總偏離不了一種感受─ ─「絕望」,很難以名之的絕望。蕾西不是不幸福,和其他人相比她可說是相當幸福了,但為何她最終的抉擇是這樣,或許前一晚與丈夫的爭吵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她心中這樣的念頭早已形成,在少女時代便已定案了。

只是這個悲劇的因子又是什麼時候再次萌芽的呢?是因為那個名叫「珍妮佛」的女孩帶給蕾西的衝擊嗎?再如何的幸福還是消抹不了蕾西心中深沉的恐懼吧!你不說我不會知道,人與人之間便有無數被摧毀無法上達天聽的巴別塔了,至於蘿麗這隻忠犬,大家就饒了牠吧!

 

        內容簡介

  這隻學說話的狗,將如何說出他們愛情的謎底?一個謎樣的女人、一個思念亡妻的男人、 一段永無法喚回的燦爛時光……全美 650,000人 為它落淚!感動全球 21 國的讀者!

  一個晚秋的黃昏裡,有個女人從蘋果樹上墜落而亡。這死亡到底是意外或自殺?無人知曉。而女人最後以仰躺的姿勢與世界告別之時,心裡到底是懷著絕望,或只是單純想以死來報復別人?也沒有人知道。唯一的目擊者,卻是這個女人心愛的狗「蘿麗」。

  女人的丈夫是個語言學家,因為思念妻子卻無從得知她真正的死因,竟然異想天開打算教蘿麗說話,讓牠說出當天出事的原因。也就在教狗說話的期間,這個男人逐漸開啟了和妻子之間的記憶之盒:從他們第一次為期一週的約會、信守彼此的時刻,而至妻子製做亡者面具、她對於亡靈世界的著迷、接連不斷詭異而殘破的夢境……至此,男人才漸漸拼貼出妻子的樣貌。

  男人最後是否能教會蘿麗說話?這個男人和這隻狗,各自擁有全然不同的世界,將會用何種方式找到他們共通的語言?他們之間那座語言的「巴別塔」是否真能建立起來?這將是作者企圖藉由這部小說給予讀者思考的地方:人都以為和自己最親近的人共有一座巴別塔,以為自己瞭解那個最親近的人,以為彼此說著同樣的語言、心靈一致──然而,這座巴別塔是否真的存在,似乎只有在真相浮現之時才能知道答案。

以上圖文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文by覺非/時隔十多年再次看完巴別塔


↓↓↓如果你喜歡我的創作,請支持我、訂閱我↓↓↓
❤️ 用愛餵養我的創作魂 👉https://liker.land/carrielis/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 新人打卡】關余|我跟我的創作路

Matters 滿月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