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なりの怪物くん

不務正業的學渣,世界主義者

一個喪心病狂的遊戲

先聲討一下:開這個征文的這位同學你是魔鬼嗎!竟然兩次敲我要我過來寫,留學只有第一年沒有第二年的我小心臟被戳成篩子了好嗎!!

咳,好了,先寫個簡短的,分享一個留學首月時在【陰險的】ESL老師帶領下,和一屋子來自五洲四洋的同學們做的一個喪心病狂的遊戲。

因為申請時匆匆提交的英語成績不夠好看,我參加的獎學金羨慕非常慷慨地贈送了我為期一個月的Pre-Academic培訓,該培訓由費城某校的English as Second Langue中心承辦,同學們都和我來自同一個項目,其中以阿富汗人居多,人數排名第二的是來自印尼的代表團,至於東亞……只有我一個人,除我外唯一一個東亞臉孔一問居然是個莫斯科妹子……但不管怎樣,對於美國,我們都是“外國人”。

培訓的日程表排得非常細,從上課到美國法律科普講座到社區服務應有盡有,其中有一個下午的日程上赫然寫著“做遊戲”——Exo???這什麼鬼????按照指定時間來到指定地點,發現大家都是一臉狐疑,老師們則一臉賊笑地讓大家每6人圍坐一張桌子,發給每人一張A4紙,上面寫著寥寥幾句但實際略複雜的遊戲規則,【並且註明:禁止拍照,禁止將遊戲具體內容洩露出去,所以此處沒有配圖,我也只能大致描述當時的場面……】A4紙只給我們看了一小會就收上去了,老師們邊收還邊賊笑地說一會大屏幕上會解釋,嗯,確實上去了個老師對紙上內容進行了講解,還貼心地給每桌派來一個老師演示玩法以及極其複雜的計分規則。

下基層演示之後遊戲正式開始,每桌輸掉的人按照逆時針方向被“流放”到下一桌去,以此類推。遊戲過程中禁止任何言語交流。

第一局,大家打得很慢,因為每個人對規則的理解都略有偏差,但總算還是較為相安無事,打打馬虎眼就過去了。

第二局,有新人被從鄰桌流放過來,氣氛變得奇怪,因為ta理解的規則似乎和我們理解的完全不一樣,無奈寡不敵眾,很快被另五個人忽悠過去。

第三局與前一局相比,和諧度略有降低,但總得來說還算順利。

第四局……明顯可以感到世界的和平已經無法維護了,此時桌上有3個土著和3個外來者,外來者來自不同的桌,所以他們之間也沒有共識,每個人都張牙舞爪地想要表達自己對其他人“亂計分”的抗議,但一旦憋不住了試圖發聲爭辯,便會有老師冒出來實施絕對制止。

到第六局,我聽到門口一個老師已經憋笑憋到極限,跟她的同事說:“哦天哪你看他們簡直要殺了對方,每年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環節了!”

又過了幾局,一個老師宣佈現在你們可以出聲說話了,頓時整個大教室沸騰了,我眼見著有人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站起來向ta眼中的“不了解規則者”抒發自己的憤懣,而老師們,也終於……放肆地大笑出聲…………之後費了好大勁才終於穩定下局面,開始解說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到這裡我想大家已經知道了,這些賊笑的老師們,故意給我們很短的時間看一個很籠統的遊戲介紹,並且在每桌演示遊戲時教導的規則細節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也就是說遊戲初始時每桌的人都被灌輸了一整套只在自己這桌流通的規則,尤其是那些與計分和輸贏相關的細節,桌與桌之間甚至可能是完全相反的。

每一個初始桌,都代表著我們各自在其中成長的文化,我們像煨佛跳墻時被浸淫在其中的白菜,吸飽了湯汁,冬菇、海參的氣味對我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但我們不知道的是,其他白菜可能來自一個完全不同的菜譜/菜係,經歷過完全不同的烹飪。如果我們無法發聲,無法溝通,就無法讓對方理解我們為何與他們看起來“不一樣”,並且非常自然地做出讓他們抓狂的舉動。只有通過交流,讓人們發出自己的不同聲音,才有可能共同商討出一套能夠讓所有人至少是勉強接受的遊戲規則,以幫助不同背景的人們互相接納。

(這遊戲我大概要記一輩子,總有一天要舉一反三去“禍害”其他人←。←)

【无奖征文】你的留学第一年长什么样?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