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廣播人,寫作者。

要是可以,誰不想歲月靜好

一夜醒來,風雲變色,香港大亂,情勢愈來愈凶險。黑警暴力持續升級,一位女孩被布袋彈當臉打中,毀容瞎眼,地鐵站爆了催淚彈,速龍一面暴打一面把民眾推下太古站高高的手扶梯,在不到一米的近距離朝人群掃射,警察喬裝黑衣抗爭者混進人群滋事,還把削尖的棍子栽贓到青年的背包裡。這些都有影片見證,無可抵賴。

我終於把拖了太久的Bob Dylan歌詩集譯稿全數編校完畢,心中大石放下一半(另一半是還欠一篇導讀)。昨天用玫瑰油雞的滷汁又滷了一批去骨雞腿還滷了蛋,明天帶給朋友聚會試吃。夫人說下次做brownie可以加胡蘿蔔碎試試,我想要調整一下粉料比例。

何嘗不想只把心思拿來研究菜譜,沒事比較一下Abbey Road五十周年各種精裝紀念版的異同,閒來翻翻書架上那些永遠讀不完的書,慢慢整理滿屋子不值錢的CD,找到一張二十年沒聽又捨不得丟的就拿出來放一放。

要是可以,誰不想「現世安穩,歲月靜好」,誰沒事會想研究吸入過期催淚彈對哺乳的影響,或者各種口罩濾毒罐的型號。十幾二十歲的青年,誰想到會在街頭學會用交通錐礦泉水蒸飯蓋十秒鐘撲滅催淚彈的本領。

想像一下警察在捷運東門站裡面放催淚彈,在忠孝復興站一面暴打掃射一面把人群推落長長的手扶梯,年輕人和警察在西門町行人徒步區展開巷戰,電影街瀰漫毒煙。

想像一下黑道在大橋頭站持棍群毆下班回家的民眾和同學,警察在公館天橋朝羅斯福路的人群狂射催淚彈胡椒彈和布袋彈。

然後想像一下深夜總統開電視記者會,譴責群眾抗爭傷害民主精神,支持警察嚴厲執法。市民被抓了幾百個,許多人監禁幾天還見不到律師,動武的警察和黑道都沒事,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

面對今日香港抗爭,明年台灣大選,義憤填膺、氣急敗壞、滿心焦慮,為的不過就是我們的小日子而已。我們並沒有要併吞誰,也不想與誰為敵,只想把自己日子過好。

要實現這卑微的願望,竟亦如此艱難。

想了想現在可以做的事,也只有廣傳香港現況了。同溫層炸裂也只是同溫層,多的是漠不關心的人,或者至今以為香港只有暴徒上街打警察,或者怪罪年輕人不要鬧事就不會挨打。

盡量不要傳那種煽情渲染的配字圖片,我推薦Matters《端傳媒》《立場新聞》,能幫助我們冷靜看清現實。

不對五毛和小粉紅動怒,不口出惡言。人的耐性有限,只能盡量影響那些可能影響的對象。

香港淪落至此,最大的責任者是誰?不言自明。

那個誰,和我島許多人正在巴結、當成靠山的,是同一個對象,並沒有任何不一樣。就是同一個,也就是對付新疆的那一個。你以為那個歸那個,這邊歸這邊,卻沒有這種事。

你對未來的選擇,也會牽連你的長輩和家人。若是情況允許,平靜說出你遇到最壞情況的考慮,不必強迫推銷,他們也可能會跳出來重新思考。公共事務唯有和私人生活相互牽連,才會真的有感。

然後,如何選擇我們的未來,不該是基於仇恨和情緒的動員。

我們還有機會,不能放棄希望。

最後,還是要學西西說一句:天佑我城。

45
45

回應124

只看衍生作品
  • 我不是个反对暴力的人,冲击中联办,立法会,我都不反对。但是在hk airport 发生的针对个人的行为,我真的觉得很过分。

  • 不说太多评论,等到解放军出动摆平一切之后,真相都会被还原成本质,香港问题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的垂死挣扎,就像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说的: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贫富差距需要被整治,更广大的低薪无房年轻人需要被公正安排。

    • 解放军不会出手,解放军是对外的,几个暴徒武警抓人就可以了,可惜的是被煽动的民众,不知道要多久才愿意安宁下来摆脱资本家的脑控建设香港。

    • 有六四的前车之鉴,不会动用解放军。至于武警就不晓得了。

  • 暴徒瘫痪机场,最近的机场暴徒非法拘禁野蛮殴打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不知道各位对新闻自由与和平示威有什么看法。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814/s00001/1565712770941/【逃犯條例-機場集會】攜撐警t恤內地男被綁起圍毆-其後獲護送上救護車送院

  • 你的屁股早已坐在香港机场。为何还在台湾家中发酸?

  • jdk
    關聯了本作品
  • 我很能理解您的感受!

    想像那些在街道上抗爭的青年,他們的這個夏日,本來應該是去打工、旅遊、進修,

    做更多可以實現自我的事。

    最後是在如戰場上的街道度過2019的青春。

    那是要對自己的命運與前途感到多憤怒無助,才會有那麼多人選擇走上街道!

    遠方的島上的我們,看到此情此景,只有警惕再警惕!

    此外也在茶餘飯後的閒聊中,彼此堅定了這一代人守護家園的決心。

    • 这件事最令大陆人民恶心的是,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忽然跳出来一堆人说要引渡大陆就是引渡地狱,中国法不健全是垃圾,要为此奉献青春去抗争。谁看了不生气,我要跳出来说美好的香港是垃圾,让我去香港不如杀了我,您是不是也觉得我是傻逼?将心比心。

    • “忽然跳出来”是因为某些人选择性报道的结果,包括时间和角度。如果您再多去了解一下,这件事从3月就开始酝酿了,当时就开始有人游行抗议。都翻到matters了,不妨看看明报的“反修例风暴专题”,里面有比较详尽的报道。另外如果你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一大堆信息冲击的话,可以看看这篇报道:大陆媒体如何报道香港反修例运动?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0725-mainland-how-mainland-media-cover-extradition-bill-march/

  • 感覺作者君受到了一大波攻擊。為了二十四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出來和諧一波 仇恨何時了.本是同根生 還有 香港獨立一直不是主流

  • 歲月本靜好,奈何港獨鬧;

    如若還矯情,統統來絞刑!

  • 港人最开始发起的反送中,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还在街上不走,最后都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谈也不知道找谁谈。本来是岁月安好的,你们自己作啊!

    • 初衷仍未實現,沒撤回。這不是扣字眼,必須有準確的表述而不是修飾語言一句帶過的。

    • 不是摳字眼,是矯情!

  • 现在matters突然涌入了一大批小粉红。。。。两个星期前还没有呢

  • 這抒情文寫得太做作。香港人硬碰硬上街遊行抗爭,台灣文青 Bob Dylan 配玫瑰油雞在家詠嘆。既然支持香港人,就應該把想法理由有條有理的說清楚講明白。寫篇軟調抒情文,跟香港街上催淚彈的煙幕似乎不怎麼搭。

  • 没错,大家都想岁月静好。

    但当不同人之间的“岁月静好”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您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岁月静好”去成全他人的“岁月静好”还是反之呢?

    身为一介普通且反感近年管制日渐严格的大陆屁民,对地理历史的粗浅了解让我勉强有“祖国主权领土完整与我本人利益一致,是我岁月静好的前提”这种基础认知(当然诸君也可以按自己不能理解他人的方式去理解这是洗脑或是收钱的成果)。以及这点上您批判的对象,利益点和我是一致的。

    公共事務唯有和私人生活相互牽連,才會真的有感。——这句真的特别好,让人很有感触。

    正巧鄙人家族还算繁盛,有远亲定居新疆、西安,有亲人旅居香港,有长辈客死台湾无法返乡。您希望的“岁月静好”和我、和他们希望的会一致吗?


    回到开头的问题:

    当我俩之间的“岁月静好”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您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岁月静好”去成全我的“岁月静好”还是反之呢?

    如果有第三方以我的“岁月静好”为工具去破坏您的“岁月静好”,您做何选择呢?

    如果有第三方以我的“岁月静好”为工具去破坏您的“岁月静好”来实现他的“岁月静好”,您又做何选择呢?

    如果第四方看到这一切,但是隔山观火袖手旁观才是他的“岁月静好”,您会保持冷静不向他传播“我的岁月静好是恶”吗?


    再者,勇者的敌人是恶龙,哈利波特的敌人是伏地魔,复仇者联盟的敌人是灭霸……

    那么我们社会生活中碰到的或是您文中提到的重重矛盾,是简单树立一个一元论的敌人就可以概括掉的吗?

    大家团结起来消灭掉那个唯一仅有的敌人,所有人就都能过上童话一般的幸福生活了吗?

    你我甚至第三四五六N方之间“岁月静好”无法一致的部分就凭空消失了吗?


    在以上所有我们立场不一致的地方,我不会认为我的诉求是不正当的,同理在您的立场上您的诉求也相应是正当的。

    像我这种愚笨的人基本只会认为这种状况是无解了。

    还算庆幸,有的聪明的人看到的解决办法是求同存异,重点在于一同争取大家共同的利益点。我虽然比较笨,也勉强算是借聪明人的眼睛看到一点皮毛。希望您也能高抬贵眼稍做了解。

    最后抄袭一下您的结尾:天佑我们。



    又及,以上不太成熟的想法还有各种表述漏洞欢迎沟通讨论批评指正。

    最最后,最近听到您的节目受益良多,感谢。

    • 受到您评论的启发,我想起了我一直在困惑的问题:为什么很多人要以祖国领土完整作为自己岁月静好的前提条件?简单回答当然是党国教育所为,但这逻辑未免过于粗陋。

    • 为什么很多人要以祖国领土完整作为自己岁月静好的前提条件?

      1. 国家不完整,人民没尊严,民主自由人权更是奢谈。抗日战争时期香港人饿了几年肚子,所以经历过那段屈辱岁月的老人都是很珍惜现在的局面的。去看看叙利亚、阿富汗吧,他们的难民到哪里都受人白眼。如果中国还是清朝,海外华人的地位可能还处在”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状况。
      2. 国家不稳定,财产安全就没有保证,民众生计就要出问题。如果没有大陆在后面撑腰,香港至今不知道被金融大鳄们血洗多少遍了。97年香港金融危机的时候,无数金融人士跳楼自杀。当时大陆简直是守护香港的白衣骑士,在承受巨大经济损失的前提下注入资金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当然这个事情街上游行的青年们是没有经历过的,他们又怎么会感恩,所以也不怪他们。
      3. 南美国家就是反例。看看那些南美国家吧,每隔几年就被金融危机割一轮韭菜,整个国家都在为华尔街打工。少数不愿意屈服的国家就被污名化、制裁、颠覆政权。 (昨天阿根廷的股、债都跌了30%,华尔街秃鹫已经出动。)

      所以你说祖国领土完整、政权稳定强大对岁月静好重不重要吧?

      东西重要不重要,只有失去后才知道,失而复得后才会珍惜。

  • 那個誰,和我島許多人正在巴結、當成靠山的,是同一個對象,並沒有任何不一樣。

    做政治宣传的台湾人 ,夹私货。惟恐天下不乱,民进党企图从中获益。

    祝Veggie English大选输个精光。

  • 我理解您的感受。恐惧,扩大,失去希望……

    然而,不得不承认,逃离一个幻境,会不自觉陷入另一个幻境:Matters、《端傳媒》、《立場新聞》其实只是我们的一个同温层,并不是「中立客观」,甚至《立场新闻》可谓是立场先行、选择性报道、火药味儿十足,咄咄逼人的战力犹如翻版的环球时报。倘若为了内心的舒畅沉迷其中,又何尝不是鸵鸟心态、妄求岁月静好呢?仅举一例,今次警察投掷催泪弹的葵芳站,是一个架空车站,而非地铁站,因而催泪弹烟雾在其中并不会密闭不出,加之示威者大多带有防毒面具,其伤害力其实被夸大了。

    做个不恰当的类比:在战争年代,二战期间,如果只读日本的《读卖新闻》或美国的《纽约时报》,那么看到的将都只对方敌人那凶险残暴的嘴脸。谁是暴徒?敌人是暴徒。

    引用您中文一句「香港淪落至此,最大的責任者是誰?不言自明。」——这个不言自明的答案究竟是什么,不同的人却能给出截然相反的答案(您可以看看评论区的亲建制派留言)——「不言自明」的形容不攻自破。

    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们不该树立敌人。我们没有敌人。

  • 既然谈到了bobdylan,那么一首like a rolling stone送给在座的各位港人,尤其是内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