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给孩子的信:学校是一个允许犯错的地方

發布於


前天月考后,我听见你在电话中和妈妈讨论试题。

你说,数学卷子,最后一题,你本应该会做的,但是却没有做出来。听得出来,你非常懊悔。

昨天晚上,你和妈妈从学校回来,我看你推门进来,一脸凝重。我打趣说,“怎么啦,是不是语文也考失败了?”

你点点头,像被霜打的茄子,“是呢,这次都考砸了。”

自从升入初中,你开始对自己有所要求,关心自己的成绩,关心学校的排名,你有自己的目标,也愿意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上学期,你如愿考入学校的实验班。你和我说,自己很享受实验班快节奏的学习。

但是,你也为此放弃了很多。这个学期开学初,学校课外社团选课。我问你,准备选什么社团?你淡淡的说,实验班不用参加社团课。

还记得去年国庆长假,我说服你妈妈,挤出两天时间出去露营。你却带齐了作业,说自己要抽空刷题。野外的篝火本是你的最爱,现在,你完全像变了一个人,篝火就在边上,你却一个人拿着电脑在琢磨C++。清晨的营地,再也看不到你探索自然的身影,你早早的躲在安静的角落里刷题。

进入初中后,你就再也没有闲暇、放松的时间了,每一个周末,都被补习和培训挤得满满的。我对你这种状况其实是有点担忧的。但是,我拗不过你妈妈的焦虑,她和很多父母一样,认同一个道理,“其他人都在拼命补习,你不补习,怎么跟得上别人。”这种担心,我虽然不以为然,但显然没办法说服你妈妈。我知道父母意见的分歧,会给你带来困惑。所以,在你学习这个问题上,我现在基本上放手不管。我和你妈妈约定一个原则,一切以尊重你自己的意愿为主。

说实在,我是有点羡慕你现在的状态。爸爸以前可不是一个认真的学生,每次考试,成绩排名,都让我深深挫败,后来便只能在武侠小说里寻找寄托。有那么几年,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不知道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每天过得特别痛苦。

爸爸理解你考试失败的压力。考试失败了,就意味着排名下降,有老师的期盼,同学的比较,也可能意味着你对自己的怀疑,对未来的担忧,我完全理解你的压力。

但实际上,你要明白,排名的下降,并不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实际的坏结果。你不必惧怕父母的指责,同学的轻视,老师也不会因为一次考试结果对你不信任,你无需在失败的阴影里畏缩,也不必要为一次不太满意的考试结果而忧心忡忡。

在你的学习中,一次考试的失败,其实应该感到庆幸。这就相当于战士在战场上排雷,只有排除掉所有的雷区,后面的仗才能放心的打。学习过程中的考试是一样的道理,考高分固然值得高兴,就是考砸了,也不需要太多的灰心。因为,你可以通过失败看到自己的弱点,然后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爱迪生的故事你很熟悉了。爱迪生在研究用什么材料做灯丝的时候,先后做了一千二百多次的试验,每一次实验,他都失败了。他的朋友嘲笑他,劝他说,你都失败了一千二百多次了,注定不可能成功的,还是早点放弃,不用浪费精力了。

爱迪生说,“失败?"他摇着头微笑说:“我什么时候失败过了呢?”

朋友抱起爱迪生厚厚的试验记录簿说:“这上面不是明明白白都记录着你的每一次失败吗?"

爱迪生说,“不,这不是失败。通过这些实验,我已经成功地知道了这一千二百种材料都不能制作灯丝。”

失败和成功并没有绝对的区别,只在于你怎么看待它。在一些人的眼中,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便是失败。但在另一些人眼里,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也是一种成功,它至少是一种证明了一种方法或方式不能通达的成功。

就如爱迪生说的,“失败也是我需要的,它和成功对我一样有价值。只有我知道一切做不好的方法以后,我才知道做好一件工作的方法是什么。”

从失败中寻找成功的途径,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认知。但我还想说,如何对待自己的“失败”,是少年时必须要学会的人生一课。

芬兰人倡议发起过一个有趣的节日,“国际失败日”,每年的10月13日天,芬兰人都会鼓励全世界人民“自曝其短”,将自己失败的经验分享出来,释放内心的压力,从而摆脱对失败的恐惧。

芬兰号称“世界教育第一”,他们对“失败教育”的看法还是值得我们认真审视的。譬如,芬兰的小孩从4、5岁起,就藉由滑雪中学习失败。芬兰人认为滑雪课首先要学的,就是练习跌倒,因为跌倒是最正常的事。所以老师会当着学生的面示范跌倒,然后从雪地爬起,再让学生用自己的方式跌倒。

这样一来,小孩不但知道跌倒后如何快速爬起,更学到了对整个人生而言都非常宝贵的一课——人生就像滑雪,充满意外和挫折,跌倒很正常,只要勇敢地爬起来,就好了


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没有人能够常胜不败,没有人能永远躲开挫折。在少年时学会面对失败,长大后,你才能活得畅快淋漓。

有一年,大散文家沈从文被胡适聘为当时他任校长的中国公学讲师。沈从文当时是小学文化,一身泥土气。但是凭着一手飘逸的散文震惊文坛。他第一次走上讲台的时候,很多人慕名而来听课。面对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这位大作家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他终于开始讲课了,原先准备好要讲授一个课时的内容,被他三下五除二,几分钟就讲完了,离下课时间还早呢!沈从文老老实实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到:“今天是我第一次上课,人很多,我害怕了。”

于是,这老实的、可爱的“坦然面对失败”的态度,引起全场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胡适知道后,对沈从文的坦然与直率十分地佩服!

我们害怕失败,其实是害怕自己被别人轻视。殊不知,失败时,坦然的面对和适当的自嘲,非但不会被人看轻,反而更容易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喜爱。

北京十一中校长李希贵有个观点我很认同,他说,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学校的意义是什么?是一个人可以犯错,但是又不会有严重后果的地方。

我觉得这句话简直说出了教育的真谛。学校就是人生的演练场,让你以学习知识的名义,进行的一场轰轰烈烈的人生预演,或者说是一场形神毕肖的人生模拟游戏。

在这个游戏中,打怪升级可以提升生命值,错误失败可以清零重来。在游戏中,你将获得获取知识的思维方式、与人交往、沟通的技能,学习与人合作、分享的心智模式。

虽说是一场模拟游戏,但是它却以“真”为我们共同抵达的目标;前往目标地的途中,没有谁能够一帆风顺,攻城掠地,千里江陵一日还,更多的是气喘嘘嘘,跌跌撞撞,拔剑四顾心茫然。

孩子,你要明白,等你离开学校时,你就失去参与这个游戏的资格。所以,在学校里,要多尝试,多探索,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刷题目。不要只满足做个乖学生好孩子,成为知识的容器。

去犯一些新的错误,犯一些伟大的错误。犯那些别人之前都没犯过的错误。不要退缩,不要停止,不要担心什么事情都不够好或者不够完美,不管它是学习、考试、还是友谊。

少年时,能有机会多犯一些错误,你对这个世界便会减少一份恐惧。

我喜欢李希贵校长这句话,年轻人是属于去犯错,试错,影响世界的人。也许,之前你的犯错权利被抹杀了。那就还给自己呗。

我说过,爸爸小时候不是一个好学生。童年时胆小慎微,少年时惧怕错误,长大后,面对问题常让我束手无策,感慨知识的不足。后来错犯得多了,渐渐磨厚了脸皮,去掉了胆怯,也增加了自信。

明白学会犯错的价值观后,给我带来了许多体验,面对困难,变得敢想敢做,而不再是缩手缩脚。这些道理呢,我是40岁以后,经历中年危机才弄明白的,希望你比我聪明,早一点儿明白。

活动提案: 一封家书寄浓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