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端午

今天端午节,本准备回雁荡。回家和爸爸妈妈团聚,吃一顿妈妈和姐姐做的大餐,是每个节日的固有模式。

昨晚儿子学校回来,说自己马上要考试了,想留在家里复习,这个端午节就不去雁荡看爷爷奶奶了。夫人当即支持,说,要去雁荡,你自己一个人回去。

除了屈服,我还能怎么样呢。当即打电话给妈妈和姐姐。她们虽然略微失望,但也很支持孩子的想法,说,那就把卖油煎打包送过来给我们吃吧。

哎,只是我有点想念麦油煎的味道了,这是端午的味道,也是童年的味道。

在温州,端午节和清明、中秋、春节一样,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按老传统,这一天晚辈要准备好礼物上门拜望长辈,温州方言叫做“望节”。

端午节,吃喝、穿戴、出行都有很多讲究,有“三日重五,五日年”之说。不过和很多地方一样,温州端午节的主角也是龙舟和粽子。温州谚语有云:

一二三四五,打爻过重五。
未吃重五粽,棉衣慢慢送。
重五大烂,杨梅当饭。

但我老家雁荡是个例外。从有记忆开始,雁荡一带端午过节的习俗就是吃麦油煎。

麦油煎看起来很像一些地方的薄饼,但其实和薄饼有质的区别。我的感受,不同之处就在于麦油煎有独特的仪式感。

端午时间的麦油煎,选用的原料是刚刚收成的新小麦。小时候在农村,习惯自给自足的生活,夏天小麦丰收了,家家户户都会将自家的小麦,磨成面粉,主妇们便用面粉做各种新食。端午节的麦油煎,常常都是农家小麦丰收后的首秀。

新鲜的小麦本就有浓郁的天然清香,加上节日的衬托,端午节的麦油煎便有了别样的味道,在口舌可感的美味中或许还有庆祝丰收的况味。

去年端午节,妈妈做的麦油煎大餐,图片上方的薄饼就是摊好的麦油煎

麦油煎需要先用平底镬将面粉摊成薄饼状。平底镬烧到适宜的温度,在镬内抹一圈猪油,再将和得黏度、湿度与韧度俱佳的生麦糊在镬内快速捈一周,并迅速起出翻转,将反面也烘烤至微黄,一张麦油煎就摊好了。

摊麦油煎,是颇为考验手艺的活计,谁家媳妇摊的麦油煎又薄又韧,在农村也是让人倾羡的资本。从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已经很少有人会摊麦油煎了。再到我们的孩子辈,端午吃麦油煎的习俗估计早就消逝了吧。

对端午大餐来说,摊好麦油煎只是第一道工序,尚需烧制十多种馅。通常选用煎鸡蛋丝、腌菜面,茭白丝、洋葱丝、猪肝猪肉丝等。

吃的时候,取两张麦油煎放在桌上,将喜欢的馅放上去,然后卷成一卷,现吃现包。

麦油煎是记忆最深的家乡味道。

但对孩子来说,节日、乡味,这些我曾经,现在依然很在乎的生活感受,对他来说,已经比不上一场考试,或一盘游戏重要了。

想起我居住的那条街,我就满口生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