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Likecoin验证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当我们失去夜晚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什么?

發布於


1

我生活在南方的一个小城里,和300万人一起。在大多数的夜晚,我只能看到几颗星星。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间,在雁荡山的一个在乡间村庄渡过。一个小村,几十户人家。在夜晚,有着我数不尽的星星。

黑夜之中的点点繁星,对我有什么意义?过去,我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但当我搬到城市里,在城市的灯光下,我感觉到,好像我抛下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些我无法说明白的事物。


2

我所在的城市,正在打造“月光经济”。

媒体上,领导们说,

对城区重点区域内的主要道路、标志性建筑和‘月光经济’重点区域、特色街区集中资源进行美化亮化,打造美丽城市夜景。

这是“美化”后的江心屿。虽然说审美是个人的,我并不想评价这灯光的美丑。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谢灵运笔下“云日相晖映,空水共澄鲜”的江心屿,那个我们想要看到的,诗意的、人文的、历史的、安静的江心屿呢?你给整一堆群魔大战一样的光柱,这算啥呢?

这个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山体实景灯光秀”,投资6亿元,使瓯江两岸“交相辉映,展现梦幻般的美景。”到现在已经”梦幻“了两年。

这个是去年国庆的献礼项目“白鹿洲公园光影秀”。据说“融合温州城市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给市民游客带来”如诗如画的水幕光影体验”。

这个是市区一幢高楼的光幕。

这种把整个城市建筑物表面贴满LED光源,把它变成一个大电视的灯光效果,据说是江西南昌首创,现在中国从一线城市到八线城市,都已发扬光大。现在我们晚上不用再看夜景了,不看城市,不看建筑,我们就看“电视”。哦,我们还看“璀璨的明珠”。

媒体这样报道,

城区夜空,镶嵌颗颗璀璨明珠
龙湾中心区亮化工程南至永定路,北至瓯海大道,西至龙江路,东至龙海路。俯瞰龙湾城市中心区的夜景,宛如一条条彩带上镶嵌着一颗颗璀璨的明珠。

灯,已经从简单的照明功能,成为城市国际化程度、城市活力的标准。让城市亮起来、美起来, 成为执政者孜孜以求的目标。

“一江”“一河”的夜游项目规划,正如温州“月光经济”项目的样板间,是温州作为全面提升中心城区首位度的标志性工程,也是温州“夜游经济”的明星品牌,“夜半游人犹未归”的繁华景象正初显规模。

3

城市夜是亮了,可人们渐渐发现,在城市的上空,再难看到,繁星点点的浩瀚星空;在城市的道路上,再难看到,银色的月光铺满前路的浪漫夜色。

越来越多的市民记不清上一次看到星星是什么时候了。越来越多的孩子不理解,银河是什么河。

星空本是我们在夜晚抬头即可望见的,但现在似乎成了最奢侈的事。

2016年,有人根据卫星成像数据和2万多个地面站点观测数据,制作了一份全球光污染影响评估地图集。数据显示,我国已经有32.5%的人无法看到夜空中闪烁的银河,有11.9%的国民看到的夜空是完全光亮的。

灿烂夺目的星空,是宇宙赠予人类的最美礼物之一,激发了人类无穷的好奇心、想象力和创造力,承载了无数游子心底深处的乡愁。

1800年前,曹操写下“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诗句,至今传诵。

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墓碑上刻着:“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王尔德的雕像基座上,也刻有一句被无数人引用的语录:“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现在,城市的夜空中各种绚丽多彩的灯光交相辉映,我们正在将自己包裹进一片光晕的雾霾中。曹操、康德、王尔德们若生活在今天,不知还会不会由衷赞叹他们头顶的星空?


4

我不是反对月光经济,更不是反对扮靓城市。

但是,发展月光经济,不是野蛮生长。展示城市繁华,也不只有灯光秀一种手段。

城市该怎么亮是个专业活。让城市亮起来,绝不是让城市通体发亮,无论何时何处如同白昼一般,也不是长时间五彩斑斓、绚丽夺目。

城市照明,更需要有规划、规则、边界和法律意识。杭州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在杭州,让城市部分天空暗下来已经以地方法规的方式作出了规定。

2013年杭州就在照明规划中引入了“Dark Sky”黑天空概念,提出要在杭州设立“黑天空保护区”,保护区域不受光污染。

此后,杭州在保护城市“黑天空”方面的意识不断增强,去年2月,更是进一步在照明总规划中明确了“黑天空保护区”的边界和范围。

在保护区内,不设景观灯,路灯等功能照明设施不能有上射光线,以防止光污染对生态环境和星空的影响。

“Dark Sky”概念,不是说让城市退回到黑暗时代,而是尊重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强调城市发展与生态的平衡,提倡精准控光、精准用光,不让不需要的人工光干扰生态,影响城市的永续发展。

继杭州之后,济南的城市照明规划中,也有出现了“暗天空”概念,提出要为城市留一片纯净的“星空”。

台湾南投县合欢山,去年6月通过国际暗天协会申请,认证成为亚洲第二个“暗空公园”,掀起了一波观星热,成为旅游亮点。没有灯光秀,其实也可以搞“月光经济”的。

没有星光滋养的城市,很难让人诗意地栖居。给城市留一片看星星的天空,就是给我们的心灵留一片休憩和反思的空间。

“Dark Sky”的理念是只将光线照在需要的地方。更谨慎的点亮我们的城市,让你可以感到安全,让你可以找到方向,让你可以逃离,但又可以和夜空对话。

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并不是更炫目的灯光,而是清新的空气和灿烂的星空。


5

和我们一起失去夜晚的,还有我们的自然朋友们。

温州要申请吉尼斯纪录的“山体实景灯光秀”,其实杭州20年前就试验过。大概2000年前后,杭州也用无数的LED灯管把整个宝石山照亮。大概一个星期左右,上山游玩的人们发现,树上虫子噼里啪啦往下掉。杭州的案例,让我们知道,这种“烧山”式的照明方式其实有非常严重的生态问题。

但是,杭州之后,这种点亮整个山体的灯光秀在全国大量景区蔓延开来,并且愈演愈烈。

亮了两年的“胜美尖”,现在山上的生态是什么状况,我并不清楚,我想从媒体的报道中发现一些端倪,搜遍了网络,全是对“大建大美”的赞歌,没有半字只词对生态问题的担忧。

针对这个疑问,我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有朋友回复说,“听说菜都长不好了”。


这个问题,其实稍微思考下,就可明白。黑暗,对夜行动物是必须的栖息地。当我们把光线加到环境中,就有可能破坏整个栖息地。这和开着推土机,铲平一切又有什么两样呢?

我们用光线去表达艺术,去庆祝,去致敬,但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鸟儿颤抖着迷失在城市的光芒中。

我们明知照明里存在严重的生态问题,我们为什么可以假装不知道呢?

在开个小饭馆都需要环境评估的今天,投资几千万、几个亿建设的公共项目,却没有生态影响评估,没有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让人忧虑的是,这种对自然的蛮横侵略,正在愈演愈烈,“烧”了山,现在又要“烧”河,草长莺飞,群鸟鸣唱,白鹭翱翔的塘河景色,是历代温州人对江南水乡的群体记忆,在未来,我们恐怕只能到书本中去寻找了。“鸟宿池边树”,会不会成为传说?

杭州城市照明规划编制组负责人、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所所长王小冬说,“杭州引入黑天空概念,就是想把看星星的权利还给孩子们,把安静的夜晚还给鸟儿和动植物。”

尽管我们喜爱明亮,但我们可能也需要黑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