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大罗山秋色

关注Matters有段时间,喜欢这里的讨论氛围,但也没太大热情参与政治讨论,故一直旁观。
看到今天编辑大人推荐的“2019年度问答”话题,有点心动想下水答题,先转一篇微信旧文体验下Matters的发稿体验。O(∩_∩)O

去过无数次大罗山,但从未自龙湾一侧探索过。自去年搬到龙湾居住后,便一直惦记着一探大罗山东线。查了下地图,发现大罗山最负盛名的长坑古道,离我寓所只有几公里。

深秋的一个周末。空气柔软、芬芳、温暖,天空是那种软化了的精美的蓝,令人们乐意长久瞩目。这样的秋天令我们犹如沐浴在绚丽的暮色中。这是一年之中最舒适的时光。受着好天气的诱惑,我忘记了我的工作和我手上所有的活儿,走向户外。

跟着导航,大步流星地走过一段工厂林立的乡间小路,便是天柱景区入口。这里比我想象的要清净,几乎看不到游人,只有几位工人师傅在修建千步梯游道。

在千步梯前,有三匹拉石料的骡子,背着吱吱作响的木枷,它们低着头站在那里,任凭阳光尽情晒在身上,短暂的忘掉劳动的辛苦。

沿着登山步道走不到半小时,便到了一个垭口。几个工人在路边的小卖部歇息。不远处可见天柱寺的琉璃瓦掩映在树林中。天柱寺前的小水库,一潭碧水在大片裸露的河床衬托下,显得特别袖珍。我没多做逗留,直奔长坑古道而去。

一条穿越千年的石阶小道在我眼前伸展。路面由条石磊切而成,走起来很带劲,我的背包随着步履轻摇。我享受着前进中的愉悦,快步走向群山深处。

长坑古道贯穿大罗山东西,一直通到瑞安仙岩。自晋朝以来,便是人们从永强到仙岩和茶山方向探亲访友商贸的重要脚力步道。历经千年沧桑。

我独自徒步行走着。走过一片稀疏的松树林,没多久,便听到了溪流激荡的声音,峰回路转间,如幻灯片一样切换了新的场景,一道山丘中的峡谷呈现在眼前。当我走近时,一群北红尾鸲在溪边的矮树丛中飞起,在空中盘旋,它们鼓翼发出的啸声新奇而悦耳,然后,它们返回树丛,准确无误地落在刚才飞起的树上。

绿叶掩映的溪流发出无数音符构成的乐曲,溪流或慢或快欢乐地冲过白尖草和长满绿苔的石头,在一道道狭窄的石缝中翻腾,一路穿过一个个小小的水潭,打着漩涡,时不时地溅起灰色或白色的浪花,带着欢乐又庄重的音调,让人回想起海洋。

我跳上一块平坦的巨石,拿出背包里的三明治和啤酒,享受我的午餐。然后躺在阳光下,凝视着松树的轻轻摇晃,眺望着远处八分山的山脊线,欣赏着蔚蓝色的天空。有一只如同我一样悠闲的虎鸫,落在我对面的树上,朝我看了看,继而转身,懒洋洋地在碧空中飞向远方。

几支荻花,在中午的阳光下发出隐约的光芒,投射在石壁上的影子清晰而独特,仿佛一件艺术品那样精致,静止的时候就像被画在了石头上,轻轻摇摆的时候就像模特在寻找合适的造型,随风飘舞的时候就像快乐的华尔兹,在布满阳光的岩石上跳上跳下。

深秋的大罗山,风还是柔软的,冬天分明还在路上。我慵懒地躺在秋天明媚的阳光下,直到影子开始变长,才不舍地和溪流作别。

山中无时间。走走停停间,前方出现一条水库的大坝。我想,这应该就是银河水库了。带着小小的期待,调匀气息,加快步伐,一鼓作气登到坝顶。才发现,银河水库正在维修水坝,潭水干涸已久,河床兀自狰狞。

走过银河水库,不远处有一座条石垒砌而成的路亭,半隐在荒草中,两边各刻有楹联,一边的联语是,“畏不能趋,请来小憩;行如恐后,莫作勾留”,还有一副是,“坐片刻无分宾主,谈几句各自东西”。道出了萍踪过客置身路亭片刻的逸致,也刻画了匆匆赶路的急切。亭中立有石碑,书镌“怀严亭”。浏览碑文,大意是:民国初,七甲项氏为方便行人,在长坑处修路行善,未果而卒。其子续建,遂建此亭立碑纪念。

离开银河水库,继续前行,踩着古道的石阶,走入一片竹子的林地,阳光穿过竹林,碎成一地,像水波晃动。台阶上覆盖着去年冬天的落叶,随着脚步沙沙作响,和着溪流的叮咚声和远处林鸟的鸣叫,山谷更显静谧。当我站在那儿凝神倾听时,眼前出现了一幅幅图像,恍如梦境,又好像穿越回少年时生活的雁荡乡间山野。

稍向前行,又是一股潺潺而流的小溪,两岸开满了野菊花。那一簇簇陡然绽放的黄灿灿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直到冬天的到来。这沉郁的色泽给南方的深秋增添了几分真诚。

下一个目标,是百家尖。

百家尖,号称大罗山最有名的山峰。相传永嘉场百户人家为躲避倭寇,逃至此地,在山顶磊石筑寨,由此得名。

百家尖下是百家尖水库,水域面积比下游的银河水库要大上许多,水面泛着微澜,夕阳西照,碧绿的湖面就像披上了一层银绿色的地毯。微风吹过,耳边传来轻柔而深沉的拍岸声,隐隐有些许辽阔的气象。

百家尖孤峰状如三角形,巍然耸立,挺拔陡峭的山峰与水中的倒影,组成了大罗山最曼妙的风景!

我沿着前人踩出的痕迹小心走向水库,在水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不自禁的想起辛弃疾的那句词,“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亦如是”。这首词中,前两句是,“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这情景,和我现在的心境恐怕也是“略相似”。

突然,水库那端闪过一道波纹,随后,水面一阵猛烈的颤动,接下来,水库里有了更大的声响,水面变得沸腾起来,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几十只潜水鸭,在鼓着劲嬉闹。我赶紧掏出手机拍摄,它们开始飞离,由于它们奋起一跃的展翅,刹那间,水花四溅,一片白色,许久之后,水面才平静如初。

那群潜水鸭飞上高空,随后向北飞往百家尖。眼看着它们变成斑点隐没在山色中,渐渐消失时,忽又掉头,直接返回,在水库上方高高盘旋,腹部的羽翼在夕阳下发出洁白的光芒,然后,直接飞向太阳和西方。我站在那里,目送它们消失在群山中。

天色已晚,空中布满玫瑰色的落日余晖,我眺望眼前这座孤峰,暗自后悔,前面耽搁太久,已没有时间登顶百家尖了。

我原路返回,到家时天已经漆黑。那个下午,在这条穿越千年的古道上,我听到了湍湍的激流,并与一只虎鸫相识,然而,最重要的是,我曾观望着一群潜水鸭直上云霄,目送它们飞向远方。

-End-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