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大战蝤蠓

端午节没有回老家,妈妈特地摊了麦油煎送到温州。除了麦油煎,照例还有各色菜肴,其中就有夫人最喜欢的野生蝤蠓。

夫人特别喜欢吃蝤蠓,自诩为蝤蠓烹饪高手。猎杀蝤蠓这事,向来都是她亲历亲为。

只是没有料到,这次竟然遇到强劲的对手。这次的蝤蠓没有捆扎,夫人一手持刀,一首手举着叉子,想要制服它们,让它们乖乖成为盘中美食。

最大的那头蝤蠓特别勇猛,倔强的举着两只大螯,就像是一个横刀立马的将军,威风凛凛,让人不敢轻易靠近。菜刀一旦近身,那两只吓人的大螯便“嗖”的一声主动出击,死死夹住菜刀,发出吱吱吱的摩擦声,这声音简直让人头皮发瘆。

战场从水槽的左侧转移到右侧,再从右侧换到左侧,夫人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得不向我求助。

只见蝤蠓举着两只大螯,就如一只双头猛兽同时张开两只血盆大口,伺机而动,让人望而生畏。老实说,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凶猛的蝤蠓。甚至我拿手机想靠近它拍照,它都挥舞两只长螯,好像是挑衅,也好像是示威。

战斗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最后我也认输放弃,只得把它赶回水桶里养着。

夫人只能先烹制其他几只“善良”的蝤蠓解解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